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十四章 預謀

    于是,這位新登位的皇太后,便趁著先帝,先后百日的孝期,在自己的宮里吃起了長齋。(wwW.k6uK.coM)

    皇太后今年雖然還不到五十,可是這段時間以來,她又要應心先帝后的喪事,還要操心長子的皇帝寶座。

    小一個月勞累下來,可真是看著形容憔悴了不少,本應當趁著眼下的和緩時刻,好好的進補調理才對,怎么還能茹素不沾葷腥呢?

    但皇太后這次是安了心的,她任由齊玄禛哥三,怎么輪番的勸解,都是咬緊牙關,斷然不改初衷。

    母子間僵持了五六天,兄弟三人到底是晚輩,眼見著拗不過去,也就只能由著她了。

    這也是沒辦法啊,誰讓這位,她是十足十的親娘呢?

    從皇上,到兩位王爺,對皇太后都是真心的敬愛,又怎么可能做出什么違逆的事情呢?

    也只能是心里怨念著,眼睜睜的瞧著親娘吃素了。

    后來還是齊玄輝帶的頭,每日至少陪著太后她老人家,用上一頓飯。

    有個兒子陪在身邊說話,解悶,皇太后用飯,都要比自己一個人時,用的香甜。

    甭管桌子上只有素菜,只要能讓皇太后多吃點,齊玄輝覺得也是好的。

    因此也就這么堅持下來了,有時候是來皇太后宮里用午飯,有時候會是晚飯,要是實在忙的很了,齊玄輝甚至會去混頓夜宵。

    反正他手里,有皇太后賜下的金牌令箭,晚上照樣可以在宮闈間行走,壓根不用擔心晚上太晚,回不了自己宮中休憩。

    齊玄輝是個聰明的。他在拿到金牌令箭的時候,就已經覺得大大的不妥。

    可這是皇太后賜給他的特權,也是老人家的一片愛子之心,他絕不會高高敬著,紋絲不碰,那樣的話,也辜負了皇太后的愛護之意。

    所以他偶爾也會用。但也只限于偶爾。絕對不會過了界,讓人拿了這個去說嘴生事。

    可別怪齊玄輝想的太多,顧慮太多。也不嫌這樣活著累的慌。

    誰讓皇家的是非多?誰讓他這個新進的王爺,忒招人妒恨?

    現在諾大的皇宮空蕩蕩的,從晉王府舊邸搬過來的妃子們,實在是極少。

    但就算是少。那也是有的,齊玄輝這個小叔子。怎么可能不避諱這些?

    若真是有心人,掐著這點,來給他扣屎盆子,不管皇上相信與否。只被人這般議論,齊玄輝也覺得惡心的很呢。

    多疑他現在在皇宮里,住的是一點都不自在。感覺那里都不舒服,不暢快。

    所以齊玄輝今日還有一個念頭。想要達成現實,他正是為了此事,才在御書房叨饒了這么久。

    就是在等齊玄禮過來,好來給他搭梯子,遞繩子的。

    齊玄輝眼瞧著身邊坐的安穩的睿王爺,端著玉碗,毫不客氣的吃上了酥酪。

    便笑著打趣到:“九哥,是不是你府里的廚子不行?弟弟我怎么覺著,你在圣上這里,是特別的能吃?”

    “好像不管圣上用的什么,你都會說好吃,就沒有個你不喜歡的!

    齊玄禮聞言手下一頓,想了想,“這死小子,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了?”

    “這般的給我遞話頭,可不又是想讓我幫襯他么?”

    他無奈的在心里捶了齊玄輝幾拳狠得,口中卻是恍然大悟般的接了句,“哎呀,十三弟你不說,為兄還不覺得有什么!

    “你一說出來,還真是哈?為兄總覺著自己府里的飯菜,吃著沒圣上這里的香!

    “原本還想著母后那里能更好些,誰知道她卻是吃起了齋,真不知道你天天這樣陪著她吃,是怎么熬下來的!

    齊玄輝彎著眼睛笑了笑,“我是怕母后寂寞,其實每次我都先吃個半飽才過去的,要不然,一天兩天的還行,日子久了還真是受不住!

    說到這里,他的風眼里,明顯的漏出了幾分揶揄之色,含笑添了句,“怎么?九哥你每次都是不墊吧點,就去陪母后用齋的么?”

    此言一出,不但是殿中的宮女,太監們,低頭忍笑,就連文華帝也是彎起了唇角。

    “啪!饼R玄禮登時就不愛了。

    他將手中雕功精致的玉碗,順手放在小方桌上,瞪著眼睛,指著齊玄輝恨聲道:“狡猾啊,你個臭小子實在是太狡猾了!”

    “明明是你耍心眼,居然還敢笑話我這個實誠人,看我不去跟母后告狀才怪!”

    “別啊,九哥!饼R玄輝有點慌神,扭臉求道:“弟弟這是和你親,所以才不相瞞,你要是告訴母后知曉,那可就沒意思了啊!

    他們兄弟倆坐在寬大的椅子上耍寶,齊玄禛笑過之后,便不再受他們倆的影響,已經開始低頭,認真的看奏折了。

    以前在晉王府,他們三個就經常如此相處,時間久了,他辦正事的時候,要是沒聽到兩個弟弟的呱噪聲,反而還有點不習慣。

    齊玄禛唇邊含著極淡的一抹輕笑,手上的朱砂筆絲毫不慢,耳邊就聽到齊玄禮得理不饒人的說道:“哈哈,想讓哥哥我幫你隱瞞,可以啊,就看你小子,給什么好處了!

    齊玄輝見齊玄禮這般上道,順著他的話風,就把梯子給搭好了,不由在心里高高豎起一個大拇指,大贊自家九哥太懂他的心思。

    所以說這兄弟間感情好,就是有默契。

    你看看,自打齊玄禮進來,齊玄輝不但說,絲毫小動作都沒有,甚至就連個有深意的眼神,都沒給齊玄禮半個。

    但是偏偏齊玄禮就知道該怎么說,該怎么隨著自家弟弟的話題走下去。

    “嗯,這樣吧,既然九哥你府里沒有好廚子,弟弟就把我的廚子送到你府中!

    “讓他好好伺候你的飲食。如何?”齊玄輝心中歡快,就連素來嚴峻的眉梢,都微微的挑起,頗有些神采飛揚的說道。

    “我說,你好好的,卻要送我個廚子,是幾個意思?齊玄禮心里納悶的不行。面上高興的點頭。答應的極為爽快,“好啊,你宮里那個廚子。做的飯菜很是和我的胃口!

    “當初因你傷重,為兄陪著你住了三個月,好家伙,等回府才發覺。居然是長胖了好些,可惜現在又給瘦回去了。你說遭心不遭心?”

    齊玄禛這會恰好批完一本奏章,好整以暇的插了句,“你把你的廚子給了老九,那你宮里怎么辦?還是說。讓朕從御膳房,再調一個好的給你那祥亥宮?”

    齊玄輝笑著擺了擺手,“不用圣上賜御廚。臣弟也跟著我那個廚子,一起去九哥府上住著。不就齊活了?”

    “噗哧!饼R玄禮正喝茶呢,一口就噴了出來,“這個臭小子,原來打的是這個主意!”

    “哈哈,終于也是知道出宮千般好,宮里萬般煩了吧?”

    齊玄禮抬手接過宮女奉上的帕子,擦了擦嘴,先拱手向齊玄禛告罪,“臣弟失禮,還請圣上擔待!

    他剛才的舉動,可大可小,要是有人給他扣上頂駕前失儀的大帽子,那就不能善了。

    就算齊玄禛再寵他,礙著規矩禮儀,這幾十個板子,是免不了要挨的。

    齊玄禛當下就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還好這會沒人在跟前,要是有個御史擱這里杵著,那你明兒個早朝就等著被參吧!”

    “都多大個人了,還跟個小孩子似得,那那都是漏洞,別人隨便撿,都還有的剩!”

    “不是當哥哥的說你,你也應該多跟小十三學學了,少讓朕給你收拾幾回殘局,可讓人省省心吧!

    齊玄禮被他訓斥也不以為許,反而笑的越發燦爛,看的文華帝越發心里發堵,無奈的問了句,

    “說吧,笑什么呢?連茶都來不及咽下去了?”

    齊玄禮得了圣諭,馬上就指著齊玄輝說道,“圣上的小十三猴精猴精的,他這是在宮里呆不住了,可又不敢直接跟您說,是以拿臣弟當跳板呢!

    “他這又是送廚子,又要跟著廚子來臣弟府中,根本就是他為自己出宮找的借口,還是個很蹩腳的借口!

    “哈哈,笑死人了,從來都是奴才跟著主子走,他倒好,主子跟著奴才跑,小十三,你是想成為京城茶余飯后的談資嗎?”

    齊玄禛也被齊玄輝的曲線救國,居然是繞了這么一個巨大圈子,給結結實實的逗笑了。

    “唉,兩個弟弟,沒一個省心的,不是這個出狀況,就是那個折騰人!蔽娜A帝在心里感嘆了兩句,頗為無奈的,瞧著才被自己當作榜樣夸過的齊玄輝,問他道:“怎么就這么急著出宮了?”

    “朕已經給工部下了旨意,讓他們先緊著你們倆的王府修建,想來最遲不到一年,王府就能落成,你也就能出宮去了,且靜心等著便是!

    齊玄輝聞言,立即站起身,拱手言道:“圣上,臣弟現如今也不小了,總是被關在宮中,也十分的無聊!

    “臣弟是真心想搬出宮去,去和九哥一起住,至多他成親的時候,臣弟再搬回來也就是了,絕對不會給九哥添麻煩的!

    “就請圣上看在母后和九哥的份上,答應了臣弟吧!

    齊玄禛聞言微微有些閃神,“什么叫年紀不小了,又怎么連母后都拉出來了?十三弟怕是為了避嫌才是真吧?”

    文華帝自打坐到他夢想的皇帝寶座后,真的還沒有松口氣呢。

    除了要送親老子進皇陵安葬,怎么安撫群臣,保證平穩的過度,也是重中之重。

    他可真沒時間,想到后宮的瑣碎事情上去。

    這會被齊玄輝這么隱晦的一暗示,齊玄禛這才想到,現在已經不是先帝在位的時候了。

    現在的皇上和皇子們,那可是兄弟關系,齊玄禛的兒子可還小著呢,這叔嫂之間,可不是更需要避諱么?

    看起來,也是得將宮中年長的皇子,早些放出去了。

    “可是這皇子出宮立府,就得要現銀子,若只是九弟和十三弟也倒罷了,再要是多上數位皇弟,財政上恐怕是支持不下來吧?”齊玄禛想到這里,也不得不承認,任你想的再怎么周全,但真實的現實,卻是最大的攔路猛虎啊。

    就在齊玄禛為錢頭疼,想將此事往后壓一壓的時候。

    腦海里,突然就閃出崔婉云那風華絕代。有楚楚動人的絕妙身姿來。

    想來這后宮的女子,都是顏色上佳之人,以后后宮少不了的,還要充盈。

    面對一個個的傾城絕色,難保沒有人那不顧人倫的畜生,生出別樣心思來。

    若真是明知道有問題,卻不去管,往后真出了這等丑事,丟人的還不是他這位堂堂的大靖朝皇帝嗎?

    “看起來,朕這后宮,是必須要清一清才成了!

    看著齊玄禛呡著的唇角,毅然決然的眼神,齊玄輝知道,自己的提醒已經起了作用。

    接下來,自己這個做弟弟的,自然要為圣上分憂解難了。

    他微蹙著眉頭,問文華帝道:“圣上這般神色,可是心里有什么不虞之事?”

    齊玄禛素來知道這個十三弟,是個有腦子的,也不隱瞞自己的為難,很是躊躇的言道:“你都想要遷出宮去了,那別的皇子怕也是不愿被關在重重深宮之中!

    “朕畢竟只是兄長,不是先帝,也不好硬壓著他們,不讓他們如意吧?”

    齊玄禮也是頜首附和,“是啊,要是十三弟都出宮了,他們還留在宮里做什么?都出去了,圣上也能清靜省心些!

    他這會也想明白了,為啥齊玄輝會想要出宮,面上看著,是憧憬宮外的自由生活,可是這內里的牽連,那真是多了去了。

    齊玄禛神色肅穆,呡嘴沉默不言,明明是什么都沒說,可又讓人覺得,就他這副欲言又止的糾結模樣,已經把什么都說完了。

    齊玄輝等的就是這會,主動詢問道:“圣上這樣猶豫不決,不能立下決斷,莫非是擔憂戶部沒銀子?一下子無法遷出那么多的皇兄,皇弟?”

    齊玄禛晦暗不明的眼中,瞬間閃過一抹不易看到的亮光,他知道,既然齊玄輝能這樣直白的問了出來,就一定是有主意了。

    “十三弟有什么好辦法?不妨直說!(未完待續)

    ps:看了文,覺得還行的大大們,來點支持,求各種支持,求正版閱讀~~~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