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483章殺人的劍!

    行走在街道之上,接下來的路途上惡心的肉團再也沒有出現過,我猜測應該躲起來,我松了一口氣,一定是城主下了命令,所以才沒有肉團敢出來騷擾我,這樣也好,避免了不少的麻煩。(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對于城主我心中也是暗暗的感激,雖然鐘離到了最后醒悟了,但是這不能彌補他所犯下的罪過,如果城主的經歷發生在我的身上,我絕對做不到他哪樣大度,不僅僅會憎恨鐘離,恐怕也會仇恨整個鐘馗門。

    現在他不僅沒有對我有任何的仇恨,反而告訴我不傳之符所在的位置,這樣的人難道還值得尊敬嗎?

    腳下的街道似乎沒有盡頭一般,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的時間竟然還沒有城主府的所在,雖然這座城池很大,但是也沒有這么大吧?一條直直的街道不知道通往了何處,我所在的位置竟然看不到街道的盡頭,可以想想這條街道的長度是多么的令人吃驚。

    街道兩旁的房屋排列的十分整齊,就仿佛曾經規劃過一般,隨著筆直的街道也勾勒出來了一條直線,整齊有序的場景讓我驚嘆不已,雖然現在城池已經衰敗了,但是可以想象出來當初的繁榮,當初的祥和。

    強忍著內心中的疑惑,我邁步繼續前進,這一次明顯的加快了速度,因為在街道上浪費的時間太多了,我擔心不傳之符要是落在了旁人的手上就麻煩了,所以必須抓緊時間,避免最糟糕的局面出現。

    又走了一會,街道兩旁的房屋太奇怪了,幾乎每間房屋的外表都是一摸一樣的,仔細的觀察竟然找不到絲毫的差別,看到這一幕心中只是稍微的驚奇而已,并沒有太過于在意,可是走著走著,我終于意識到了不對勁。

    就算是城池中的房屋規劃的好,表面上一模一樣,但是地面上的細節怎么可能是一樣的,比如一間房屋前的地面上長著一顆不知名的小草,但是其他的房屋門前長得竟然也有一模一樣的小草。

    城中的人絕對不可能這么的無聊到在自家的門前種上一顆小草,當然這么大的城池出現一兩個怪人絕對不奇怪,但是整座城池的人難道都是這樣嗎?想到這里我輕輕的搖搖頭,世界上怎么會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我強忍著內心中的疑惑,現在不是弄清楚疑惑的時候,最關鍵的是盡快的得到不傳之符,省的夜長夢多。

    又走了一會,漸漸的視線的遠方出現了一座高大的建筑,坐立在街道的正中央的位置,那里應該是街道的盡頭同樣也是城主府的所在,有了這個發現我心中激動不已,趕忙加快了步伐。

    望著在視線中越來越清晰的城主府我激動的情緒再也控制不住了,使勁的握了握拳頭,興奮的說“我終于找到城主府了,該死的真他娘的不容易啊。”;浪費了不少的時間,也不知道不傳之符暴露沒有。

    越接近城主府不傳之符的氣息濃烈到了一個極點,不是聚集在一點,而是覆蓋了整座城主府,這樣也給我造成了不小的麻煩,如果不傳之符的氣息聚集到一點的話,我能夠輕易辨別不傳之符在城主府的具體位置,這樣可以節省不少的麻煩。

    當然我也不敢奢望這么多,畢竟能夠成功的到達城主府我都已經知足了,以后的事情也只能靠自己的,城主府中現在恐怕有我不少的對手,當然我還是希望不傳之符并沒有被其他人發現,這個時候弱小的我并沒有可以解決任何麻煩的能力。

    許久后……

    我站在城主府的門口,望著氣勢恢宏的建筑我的心澎湃不已,匾額上的三個大字讓我更加的興奮,城主府,不傳之符就在其中,想到這一點得到不傳之符的沖動更加強烈了,下一刻走向了城主府。

    右腳邁過門檻,左腳正要抬起的時候,忽然,一聲尖銳的聲音仿佛一根根針般狠狠扎在我的耳膜上,一瞬間疼痛讓我額頭上的冷汗嘩嘩往下流,捂住耳朵,雖然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本能的反應快速的退到了街道之上。

    尖銳的聲音猶如附骨之疽般根本了出來,我的臉色大變,光光聲音對我的傷寒是難以想象的,一瞬間耳朵都懵了,竟然什么也聽不見了,但是耳朵依舊是疼痛難忍,由此可見尖銳的聲音是何等的恐怖。

    這到底是什么聲音?

    為什么會有如此恐怖的聲音,簡直比惡魔叫聲還要可怕百倍。

    一瞬間,我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踉蹌的移動著步伐,尖銳的聲音仿佛是無孔不入般,毫無阻擋的鉆入了我的耳朵中,每一次的入侵都能帶來陣陣難以忍受的痛苦,漸漸的,可怕的聲波攻擊影響到了大腦。

    意識開始變得模糊了起來,眼前的世界仿佛是灰蒙蒙的一片,任何的一切都顯得霧蒙蒙的,我明白這是昏迷的征兆,然而在這個危機的時刻我除了能夠無力的閃躲外,沒有任何反擊的機會。

    和以往的敵人不一樣,這一次是詭異的敵人,使用了聲波攻擊,我從來都沒有見過的攻擊方式,令人防不勝防,即使提前了知曉了敵人的攻擊方式又怎么樣,聲音是無處不在的,再加上此刻恐怖的穿刺性,即使我捂住的耳朵也無法抵抗聲波的傷害。

    艱難的閃躲持續了短短的一分鐘,聲波所帶來的傷害太恐怖的,迷迷糊糊中我無力的坐在了地上,雙眼沉重,大腦仿佛針扎般陣陣的刺痛,似乎是失去了作用,我的身體中明明有力氣,有大量的真元,但是卻失去了行動的能力。

    身體就好像被強烈的電流擊中了一般,陣陣麻痹的感覺或許是讓我失去行動能力的真正元兇,只不過現在這一切都不重要了,因為我馬上快要死了,現在我失去了行動的能力,詭異的敵人完全可以輕松的殺死我。

    而我卻沒有任何反抗的機會,身體麻痹無力,中樞神經仿佛被聲波摧毀了一般,控制行動的能力同時也被摧毀了,這個時候我徹底的絕望,不過心中還是非常的不甘心,因為我馬上就要找到不傳之符了,只差最后一步。

    忽然,手中好像少了什么東西,就當我疑惑不解的時候從眼前閃過了一道長長猶如閃電般的光芒,太明亮了,即使模糊的視線下也能夠清晰的捕捉到,這道光芒好熟悉啊,好像在什么地方曾經見過……

    等等,是那把詭異的劍!

    它怎么會突然動了起來,難道暗中有人操縱嗎?

    想到這里,我的身上冒出了冷汗了,以前詭異的劍幸虧沒有任何的異動,要不然我恐怕早就死在毫無防備之下了,可是它現在突然動了到底是什么原因,難道是為了抵抗聲波的入侵嗎?

    這個時候,我也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猜測了,當時我覺得詭異的劍中可能隱藏著一個大秘密,實際上我根本不懂怎么操控它,更加不知道那一次的襲擊到底是怎么回事,因為太快了,如果不是大師及時的出現,恐怕我早已經變成一具冰冷的尸體了。

    當然我最希望詭異的劍能夠幫我阻擋聲波,畢竟到已經到達了不傳之符藏身的地點,馬上就要得到這道夢寐以求的符咒了,現在突然出現了意外我的心中絕對會不甘心的,就算是死也要在得到符咒以后死,這樣自己也沒有遺憾了。

    啊!

    該死的!

    心中狠狠的罵了一句,我痛苦的抱著腦袋剩下的想要罵的話也說不出來了,一陣陣鉆心的疼痛傳入了腦海中,大腦竟然出現了短時間的昏厥,幸虧短瞬間后整個人恢復了正常,尖銳的聲音也消失了,這個時候我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心有余悸的喘著粗氣,剛才距離死亡是那么的接近,昏厥很有可能演變成死亡,幸虧我不是一個短命的人,在死亡的邊緣終于停住了,要是再一步的話,死亡降臨將無法抗拒。

    過了一會,強悍的身體在這個時候起到了作用,僅僅一小會的時間我的身體,精神上都恢復了正常,雖然還不是最佳的狀態,但是也比時刻處在昏迷的邊緣強上太多了,最主要的是視線恢復了清明,眼前所發生的一切能夠清晰的捕捉到。

    一道白光在空中不住的盤旋著,在虛空中做著高難度的動作,然而白光每一次的移動竟然都伴隨著陣陣兵器的交鳴聲,清脆的聲音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白光是詭異的劍這一點我是知道的,但是閃現在虛空中竟然出現了兵器交鳴聲,這一點太不尋常了。

    要知道空氣是有形的,清脆的兵器的交鳴聲,只有兩把兵器的碰撞才會產生的聲音,然而現在空氣中只有一把詭異的劍,并沒有第二把劍,這怎么發生碰撞,還怎么產生清脆的聲音?

    等等,虛空中有一股可怕的氣息在快速的移動著,不斷的變幻著位置,讓人摸不透他下一刻要出現的位置。

    然而我的臉卻凝重了起來,這股氣息每次出現的位置都和詭異的劍有關系,在聯想到清脆的交鳴聲,我竟然得出了一個吃驚的結論,虛空中隱藏著一把會隱形的劍,此刻正在和詭異的劍纏斗著!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