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723章 蕭子雄之死

    聽到蕭子雄的話,陳軒非但沒有退出去,反而嘴角勾起一個戲謔的弧度。(www.vzwzdv.live)

    “你以為我真的在乎司化鴻女兒的性命嗎?”

    “倒是你,司羽藍對你來說,非常重要吧?”

    “你要是帶一個植物人或者一個腦死亡的司羽藍回去見你師父,會是什么后果?”

    蕭子雄被陳軒說得面色一變。

    他確實得考慮殺了司羽藍的后果。

    就算不殺司羽藍,只是讓司羽藍變成植物人,他師父也絕對會重重的懲罰他。

    想到焦大師那些折磨人的邪惡法術,蕭子雄不寒而栗。

    只是他不能對司羽藍發動幻術,那就無法用司羽藍來威脅陳軒,一下進入了兩難的境地。

    趁蕭子雄分神,陳軒驟然間移動身形,形如鬼魅般來到蕭子雄的面前,一只手扼住蕭子雄的喉嚨。

    陳軒這一扼,讓蕭子雄全身都變得綿軟無力。

    抓住司羽藍胳膊的那只手也只能松開。

    “現在輪到你做選擇了。”

    陳軒嘴角依然勾著戲謔的笑意。

    “死,或者解開司羽藍的幻術。”

    看著陳軒的臉龐,蕭子雄只感覺這個年輕人如同地獄出來的惡魔一般。

    地下負4層被布置成無間地獄的樣子,這種環境最適合焦大師的修行法門。

    但蕭子雄此刻覺得,比起他的師父,陳軒更適合待在這個“無間地獄”。

    “求你饒我一命,無論你要什么,我都能給你!”傲慢的蕭子雄,終于被嚇得服軟求饒。

    陳軒搖了搖頭。

    “你只有兩個選擇,看樣子你想選第一個。”

    “不!我不想死!”蕭子雄驚慌失措的叫道,“我這就解開司羽藍的幻術,請你先放開我。”

    陳軒依言松開扼住蕭子雄喉嚨的手。

    只見蕭子雄轉向司羽藍,和司羽藍四目相對,旋即他的眼神慢慢變成漩渦的形狀,然后口中念念有詞,似乎在念解開幻術的咒語。

    陳軒并不擔心蕭子雄敢耍詐。

    因為他看得出來,此人非常怕死。

    幾秒之后,司羽藍的雙目漸漸變得清明起來。

    果然恢復神智了。

    但司羽藍恢復神智僅僅一秒之后,就兩眼一黑,往床上倒去。

    陳軒當即皺起了眉頭。

    蕭子雄連忙解釋道:“司羽藍沒事,只是中幻術太久,精神消耗嚴重,睡一覺就沒事了。”

    陳軒走過去探查一下司羽藍的脈搏,這才放下心來。

    而蕭子雄細心的注意到陳軒的動作,他沒想到陳軒還懂醫術。

    “現在可以放我走了嗎?”

    “帶我去找你師父。”陳軒語氣冷漠的命令道。

    這一次,蕭子雄卻是沒有答應,他苦著臉道:“我師父要是知道我沒辦成事,還帶你去見他,到時候他肯定一道法術把我給滅了!”

    “那你是想給你師父滅了,還是想現在就死?”

    陳軒冷酷如冰的話語,讓蕭子雄如同置身冰天雪地。

    “我、我這就帶你去找我師父!”說著,他轉身往門外走去,但是眼角余光卻在注意陳軒的動作。

    陳軒抱起兩個女孩,就要往門外走。

    沒想到這時變故陡生,蕭子雄眼中突然浮現陰厲之色,緊接著他無聲念誦法訣,一秒后,整個身體突然發出淡淡黃光!

    “嗯?”陳軒雙眉一凝,急往后退。

    轟然一聲,一道黃光向他沖擊過來!

    陳軒無法運轉無上仙氣護體,只能將兩個女孩往床上一拋,然后舉起雙臂一擋。

    這一擋,他感覺雙臂火辣辣的疼。

    好在他的身體經過無上仙氣淬煉,擋得住蕭子雄的突然爆發。

    “哈哈哈哈!這可是我師父留給我的護身符,你中了我護身符的靈氣爆發,不死也得重傷!看你還怎么追得上我!”蕭子雄的聲音并不是從門口傳來的,他說這句話時,已經跑出幾十米。

    本來他很不舍得使用焦大師的護身符,但為了對付陳軒,不得不消耗掉這張護身符,割肉保命。

    而且就算他認為護身符靈氣爆發可以重傷陳軒,也不敢停留下來查看陳軒情況,而是有多快跑多快。

    只是蕭子雄怎么也沒想到,陳軒非但沒受重傷,甚至連輕傷都沒有,只是受到靈氣沖擊的皮膚有些許疼痛感罷了。

    “哼,還想跑?”

    陳軒冷哼一聲,追擊出去。

    至于司羽藍和另一個女孩,他并不擔心。

    這里除了蕭子雄之外,他再也感應不到其他人的磁場,因此兩個女孩都很安全。

    蕭子雄往只有他知道的路線逃跑,很快跑出負4層,就要上來地面。

    但就在他踏上最后一級階梯,上來地面的那一刻,他徹底呆住了。

    陳軒就在他面前,冷冷的看著他。

    “你中了我師父的護身符靈氣爆發,居然沒事?”蕭子雄一臉的無法置信。

    “還要逃嗎?”陳軒冷然反問道。

    蕭子雄已經近乎絕望了,但他突然間一只手伸入衣兜,然后有恃無恐的叫囂道:“讓你見識一下什么是真正的法器!”

    聽到蕭子雄這句話,陳軒雙眸猛然爆發出強烈的殺氣!

    如果蕭子雄真的還帶有法器,讓他拿出來的話就棘手了!

    因為沒有無上仙氣的陳軒,要對付法器是非常麻煩的。

    未等蕭子雄祭出法器,陳軒立刻飛起一腳,踢中蕭子雄的小腹,將他踢得橫飛出去。

    蕭子雄摔在地上,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他忍痛咒罵一句道:“嗎的,這都騙不過你!”

    陳軒一聽,便知道蕭子雄說要讓他見識法器,原來只是虛張聲勢。

    而他為保險起見,這一腳踢得非常重,蕭子雄已經沒有多少時間可活了。

    “說出你師父的下落,我就能保住你的命。”陳軒不緊不慢的走到蕭子雄面前,正要逼問,卻發現蕭子雄突然兩眼一瞪,瞬間氣息斷絕。

    這個怕死的家伙,居然自殺了!

    其實蕭子雄衡量得很清楚,他橫豎都是一死,為什么還要在臨時前背叛師父?

    陳軒沉吟一秒,轉身走回銀宵大廈。

    焦大師明顯是他幫姬無雙化劫的一個關鍵人物,但現在只能靠他自己去找了。

    ……

    另一邊,司化鴻帶著大隊人馬重新殺回負4層,和聶天、石豐匯合,將負4層的大廳機關和鏡子迷宮破壞得一干二凈。

    在龐大的人數面前,蕭子雄的鏡子迷宮布置得再精奇,都無濟于事。

    破壞迷宮后,眾人穿過走廊,終于在一個房間里找到昏迷的司羽藍。wavv

    看到女兒沒事,司化鴻心中懸著的大石頭也放了下來。

    只是房間里除了司羽藍和另一個同樣昏迷的女孩之外,沒有其他人,更找不到蕭子雄的人影,這讓司化鴻、聶天和石豐難以理解。

    如果蕭子雄逃跑,為什么不帶走兩個女孩?

    就在這時,外面跑進來一名手下對司化鴻匯報道:“司爺,蕭子雄死了!尸體在一樓正在維修的安全通道口附近!”

    “蕭子雄死了?”

    司化鴻詫異之下,抱起女兒,往房間外走去。

    “上去看看!”

    帶著濃濃的疑惑,聶天、石豐兩人不由得對視了一眼,然后石豐抱起另一個女孩,跟著司化鴻走出房間。

    這兩大高手都很好奇,蕭子雄在自己的地盤內神出鬼沒,各種邪門手段層出不窮,而且本身武力也很強,誰能輕易殺掉他?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