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八百七十五章 巴拿拿的獨立

    開個小范圍的茶話會有利于幫助曹珊了解公司的近況,雖然楚垣夕打算明年讓巴拿拿獨立出去,這次曹珊來也是為了聊這事的,但是加深一下了解仍然有助于曹珊的工作。(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否則可能巴人擁有某一項資源,但不知道曹珊需要,而曹珊又不知道公司有這個資源,那樣容易鬧笑話。

    結果茶話會后曹珊被楚垣夕單獨留下,聽完他的設想,沒有按照楚垣夕的劇本“臨表涕零”激動的說不出話來,反而瞪圓了還算美麗的眼睛“什么?你不要我們了?”

    楚垣夕心說幸虧您用的是“我們”不是“我”,不然容易讓人誤會啊!

    “這個不叫不要好不好,你可以理解為轉成孵化模式,就跟楊健綱那樣,你明白嗎?楊健綱現在多爽啊?”

    曹珊呵呵冷笑“他爽什么啊?我上次看見他,頭發還挺濃密的,這才多久啊?斑禿都出來了。他是爽到斑禿的嗎?”

    楚垣夕面色一囧,因為斑禿這個玩意它不好遮蓋。你要說陳闊那種禿法吧,其實很好解決,抖音上都出了爆火的短視頻了,往光溜溜的頭皮上貼一塊假發,然后直接對著假發一通洗剪吹,別人根本看不出來是假的。但是斑禿之后總不能把頭發全剃光,那就因噎廢食了,也沒法只補一小塊,那玩意也沒法貼啊。

    所以這些天楊健綱腦袋上都帶著姜味兒,大家理智的都裝看不見,但有些人就心有戚戚焉。楚垣夕生怕自己也掉頭發,安慰自己楊健綱是年齡到了,老大哥級別的總是要掉的,但是這些天也查了不少資料,唯一的結論是,用姜擦根本沒用。

    只聽曹珊說“而且巴拿拿品牌獨立對這個公司有什么好的啊?以前不需要授權費的今后交不交?”

    “以前的i都不用交,巴人的占股包含了現有的品牌授權費,以后有新i了再說。”

    “那股權呢?你把公司獨立出去了占股變不變?不變跟不獨立有什么區別?”

    “哎呀,您可是學金融的高材生,這都不懂嗎?”楚垣夕相信曹珊自己想也能想明白,可能是太突然了轉不過來,那就說清楚好了。

    “首先是為什么要獨立?獨立之后巴拿拿這個牌子可以從巴人的小圈子里跳出去了。以前你搞任何商業行為,都只限于巴人的框架,你不能去接別人的i到巴拿拿這個品牌上,對吧?只能接巴人的。但是現在可以了,你想怎么搞就怎么搞。過去你必須首先考慮總公司,現在你只考慮你自己的公司怎么劃算怎么來。

    其次以前你的經營也受限制,你搞服裝可以,搞鞋帽行嗎?其實也是行的,但是要考慮有錢沒錢。這種項目的啟動,資金需求和資源的需求都很大,資源其實也能換算成錢。現在你也得考慮錢,但是沒錢了你可以對外融資,過去不行,過去受巴人的限制,巴人讓你融你才能融,而且巴人還不能丟失絕對控股權,現在這個限制沒有了。

    最后是股權,你獨立出去的時候各方股權占比當然是不會變的,只是巴人自己取消了某些對巴拿拿的限制。但是你可以融資啊,你可以簽對賭啊,你可以搞激勵啊,這些還用我教你嗎?過去這些都是不存在的,也不是不存在,而是我讓你搞你才能搞。今后是只要符合公司法,符合全體股東的利益,別搞掏空公司的事情,別搞小金庫,你都可以搞。”

    曹珊心說其實關于公司獨立,我唯一清楚的事情就是——你丫不能再搞利益輸送了!你還有臉提掏空公司?你知道當初我特么為了養這些冗余的店員我有多難嗎?旁邊的商家,甚至自己員工看我都像看撒比一樣啊!你知道那五個土豪股東問我財務問題的時候我特么多狼狽嗎?他們怎么不去問你啊?

    時至今日很多當初她手下的手下,小弟的小弟,都已經是小康那邊的重要基層骨干了,店長副店長好幾個,她還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嗎?其實過去也明白,只是看破不說破,今天一聽說品牌獨立公司獨立,前塵往事一下子全都涌上心頭。

    不過隨著楚垣夕的解說,曹珊當然能夠明白對她個人來說這是多么大的紅利,她從職業經理人變成董事長了。雖然暫時從股權結構上來說巴人集團仍然有權任命新的董事長,但是如無意外肯定是她,不然楚垣夕干嘛不直接換個經理呢?

    “但是,你為啥要這么干啊?巴拿拿獨立了對巴人集團有什么好處嗎?”曹珊說著自己都樂了,心說我糾結這個干什么啊?楚垣夕突然良心發現了不行嗎?

    結果楚垣夕非常鄭重的說“你可以理解為以前是計劃經濟,以后是市場經濟,我相信搞改革開放肯定比不搞強。”

    “說實話。”

    “實話就是巴人集團太強大了,已經不需要抓著巴拿拿不放了,該放手就放手啊哈哈哈!”

    曹珊一扭臉“這還像話。”

    楚垣夕呵呵一笑,想起剛看過的幾條新聞,“不過啊,雖然我放手了但是還是想嘮叨兩句。”

    “你要外行指導內行?”

    “不是,是你這牌子不論怎么獨立,在用戶那邊還是代表巴人集團啊,還是在使用巴人的i啊,我肯定得托付幾句對吧?不可能完全不管。”

    “我知道,哎呀,我還能做損壞名聲的事嗎?”曹珊說著心想我要真做了你肯定是立刻就換董事長啊!

    “這可不一定,可能你沒想,但是實際運營形成了不好的效果呢,這可說不定啊。”楚垣夕把手機遞給曹珊,上面是某乎上邊關于漢服的吐糟。“巴拿拿的品牌戰略,其實在我看來和漢服很類似,但是千萬別搞出漢服的鄙視鏈生態來,我就擔心這個。”

    手機里是某乎上的《是什么原因導致漢服難以流行》,曹珊撲哧一下樂了,她可是搞s搞到武林盟主級別的,說到漢服的鄙視鏈那沒人比她更懂了。她看了看標題就把手機還給楚垣夕“其實這個鄙視鏈挺好的啊,大家都鄙視山寨不是非常好的事情嗎?”

    “好個毛啊,漢服圈里這些人簡直是莫名其妙的清高,特別愛搞歧視鏈,不懂尊重撕逼成風,我圈外人看著都覺得別扭。搞成這樣絕對沒前途的,也就是畫個小圈子自high,雖然咱也是自建品牌但是——”

    “行你別說了我都懂。”曹珊翻了個大白眼,因為楚垣夕沒聽出她是開玩笑的。“其實我遇到穿漢服的一般都趕緊躲遠點,不是因為不喜歡,我自己也穿。”

    “那是因為什么啊?”

    “因為我總忍不住指出別人哪穿錯了或者哪件是山的啊。你要知道百度漢服吧里幾乎沒有沒被我批斗過的人,雖然我也經常被人批斗啊哈哈哈哈——”曹珊囂張的大笑,“不過你放心好了,咱們跟那些漢服品牌的運營路線不一樣,咱們是開實體店的,今后要往名牌的方向走,往主流的方向走,到時候山寨咱們的不知道有多少,誰鄙視的過來啊?”

    在楚垣夕和曹珊溝通的時候,楊健綱已經回到樓下巔峰視效。茶話會是種務虛會,回到自己公司就得務實了。

    實際上他有點灰心,因為楚垣夕在拉新上的這個細分,其實像窗戶紙一樣,一點明誰都能明白,但是事先他居然沒想過這個問題。不但是他,巔峰視效新配置的運營團隊也沒想到,之前熱乎朝天的討論都是討論怎么做增長,根本沒細化到做哪類用戶的增長應該對應哪類素材以及拉新手段的不同。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陸羽也沒想到。

    問題是這個問題根本不應該人家想啊!歸根結底就是一件事,自己公司充斥著產品基因,缺乏運營基因,因此對運營上的事情不敏感。不敏感的結果就是踩坑,這次有楚垣夕在百忙之中抽出一丁點時間關(fu)注(yan)自己一下結果就發現了這個問題,下次呢?這么下去肯定掉進各種坑里啊。

    所以,以前楚垣夕讓他把時間從產品抽出來還可以說是建議,現在已經是迫在眉睫的了。楊健綱往常遇上務虛會可爽了,肯定要嗶嗶一大通,鉻硬完了這個鉻硬那個,今天就沒怎么說話,因為一直在思考一個簡單的問題。

    那就是,自己不擅長運營是明擺著的,現在到底是自己削減用在其他地方的時間,用來提升自己運營方面的能力,還是對外招聘,用高薪和期權招運營達人?

    之所以會出現這種問題,是因為巔峰視效的體量不夠大,8億的估值,05才400萬而已。但公司因為是孵化出來的,結構上跟巴人跟小康都不能比,留給員工的股票池非常小,拿出05期權招人已經相當奢侈,暴露出來的話公司里很多骨干老人可能會產生不平衡。

    這要是現金還是很有吸引力的,但是期權這玩意,在創業公司待過的都知道怎么回事,像巴人集團這樣能夠很快通過期權拿到錢的是極少數,對真正的強者是缺乏吸引力的。巔峰視效也就是已經融到一億了,還好點,那些只拿到天使輪幾百一千萬的公司,遇到這種情況只能對付。

    這也是草根創業從小公司起步經常遇到的問題,只有發展起來熬出頭了才有足夠的體量釋放吸引力,當然那個時候反而是公司不肯隨意許諾期權了,這種矛盾永遠存在。

    這也是楊健綱一直沒有下決心不惜代價招人的原因,公司的部門是補充起來了,結構也是齊備的,算是小麻雀的五臟,但是能發揮多大作用,他現在完全不敢保證。

    此時此刻,他忽然想到當初楚垣夕埋汰他的時候所說的話,讓他從招聘開始提升自己。

    不過在發出新的招聘需求之前,他決定做另一件事——親自制作招募ugc用戶的視頻內容,親自上陣親自出鏡,拍訪談視頻!

    “這是為啥啊?”陳闊聽說之后都驚呆了,左看右看,楊健綱真是望之不似人君,“老楊,不是我說你,你出鏡之前先把頭發弄弄?”

    “我現在這樣最合適,不用弄。”楊健綱以從所未有的信心說“如果有個平行世界,巔峰視效這家公司是別人做出來的,而且我還在干游戲策劃,還在一家像鵬飛科技那么傻逼的公司,巔峰視效就是我最需要的,這是個能夠改變自身命運的孔徑。所以這個產品,我帶入一下兩年以前的我,覺得激動不激動是很關鍵的。到了今天,僅就產品而言,我十分確信它是有價值的,一定會有和我一樣的人產生共鳴,要的就是這種感覺。”

    所以這個訪談很快就安排上了,燈光、舞臺、化妝等等攝制條件巴人那邊全都是現成的,采訪的記者由陳闊假扮。楚垣夕知道之后極為意外,因為這可以算是運營領域楊健綱第一次主動做點什么,還這么勇敢,不容易啊!

    因此他偷偷跑到攝制現場去看了看,發現一問一答還挺專業的,似乎彩排過的樣子。視頻最終呈現出來是要分成多段的,但是采訪一次完成。

    陳闊“是什么原因使得您產生了這樣的想法去創業,做這么一個平臺呢?”

    楊健綱“其實是一個游戲,《魔獸爭霸3》。其實玻璃渣的游戲從《星際爭霸》開始就有編輯器,相當于玩家引擎,讓玩家自己diy游戲,而且可以改變游戲類型,這個太神奇了。當時玩《星際》的時候,居然可以提取游戲里的元素做成rg游戲。后來《魔獸》的引擎更厲害,催生出一大批3c的玩法,以及最重要的,《刀塔》。”

    陳闊“看來您當年也沒少做地圖啊,不過這跟動畫有關系么?”

    楊健綱赧然一笑“當時我想的是怎么能夠通過這個賺點錢。”

    陳闊“好像現在給《魔獸》做地圖也能賺錢了?還能像網游一樣賣皮膚賣寵物賣裝備?”

    楊健綱“對,而且還不少賺,充錢就能變強,當時要是也有現在的地圖環境我可能就沒想法了。我一直都是搞游戲的,這種游戲引擎開發的難度對我來說不敢想,玻璃渣也不是一次完善到現在的程度。

    我這個人想象力豐富,不然也當不了游戲策劃。所以當時我就萌生了想法,能不能有一個簡單點的引擎,不是游戲也可以,能讓我通過想象力diy賺點錢的?關鍵是不求人,一個人一臺電腦就能把這事給辦了,不用搭團隊,不用找場地器材什么的。”

    陳闊“不過現在游戲diy引擎似乎國內也已經有了?”

    楊健綱“對對對,太了不起了。一個是代碼乾坤,一個是迷你世界。代碼乾坤跟我們走的是差不多的路,迷你世界柔和一些,類似《魔獸3》那種,讓玩家在游戲內部diy地圖,然后被別人下載。”

    陳闊“還是說說您家吧,于是您就選定了動畫片是嗎?那巔峰視效現在也開始上線了,您的打算是?”

    楊健綱“啊,特簡單,先找跟我一樣的人。”

    陳闊“您是什么樣的人啊?”

    楊健綱“應該說找跟我一年半以前一樣的人,懷才不遇的人,哈哈哈哈哈——”

    楚垣夕感覺這個沙雕的笑聲很有魔性,應該做成鬼畜。

    只聽楊健綱笑過之后接著說“我們這個平臺第一步是需要內容,官方會持續制作一批,但是主要還是需要用戶自己做,做完之后在平臺上變現。等到內容比較充分了再大規模的導流拉新,讓做動畫的人能越賺越多。”

    陳闊“您確定您這樣的動畫能賺到錢?”

    楊健綱非常得意的說“能,肯定能。做到《動物公司》這個質量肯定能,前段時間迪士尼的高管看了我們《動物公司》的動畫,二話不說跑到我老東家那,把i給買走了。”

    陳闊“還有這種好事?”

    楊健綱“可惜就是這個i我們只有改編權,一毛錢的好處費都沒有,都被老東家賺走了……”

    他裝腔作勢一番,然后回歸嚴肅“用戶具體怎么賺錢其實我們已經準備好了,第一,真正高質量的作品,我們平臺會采購。第二我們和優土有合作,能夠推送到優土進行曝光并且賺錢。第三我們平臺會定期組織一些比賽和活動。第四我們有創作者扶持計劃,簽約就有保底。最后是訂閱分紅,不過現在人還少,等過幾個月我們開始大規模拉新做增長,到時候優秀的作品肯定是大賺的。”

    陳闊“拉新,需要錢吧?您們有這么多錢么?我看到公開信心公司似乎只融了一個億,還要做那么多創作者扶持、采購等等,夠用嗎?”

    楊健綱“這方面我倒是從來都沒擔心過。巔峰視效畢竟是巴人集團的子公司,傳播絕對沒問題。我怕的是我們引擎做的不好,不易用,讓用戶不滿意。”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