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27. 查看卷宗(求點推收)

    現在78號牢房里的每個人每頓飯之后,都翹首以盼凌云鵬給他們帶來一些額外的美食,自打凌云鵬有了吃小灶的待遇之后,78號里的每個人也都跟著沾光,凌云鵬吃肉,他們喝肉湯。(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今天照例,他們靜靜地等候著凌云鵬給他們送來美味佳肴。

    “你猜,今天凌哥會給我們帶什么菜過來?”阿輝躺在床上想象著:“我猜是糖醋小排!

    “我猜是紅燒童子雞!逼吒缃硬缯f道。

    “我想大概是干煎帶魚!瘪R彪也加入進來。

    “你們啊,別瞎想八想了,有什么吃什么!辟R八爺呵呵一笑:“我真想嘗一口冰糖肘子!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乘著想象的翅膀,盡情地遨游在美味佳肴的天地間。

    很快,凌云鵬回來了,但大家等了許久也沒見凌云鵬從褲兜里掏出手絹包。

    “凌哥,今天沒帶菜回來?”阿輝忍不住問了一句。

    “真不好意思,今天吃的都是湯湯水水的菜,什么雞蛋羹,豆腐腦,榨菜蛋花湯,我沒法帶過來!绷柙迄i面帶歉意地望著室友們。

    大家剛才還情緒高漲,一個個在畫餅充饑,望梅止渴,現在不免有些失望,感覺一下子從山巔掉落到了谷底。

    “沒關系,小凌啊,你已經很照顧我們了,我們挺知足的,你來了之后,我們伙食改善了不少!辟R八爺沖凌云鵬笑了笑。

    “是啊是啊,我們已經很知足了!逼吒缫埠魬艘痪。

    “有機會我一定給大家帶好吃的來!绷柙迄i笑著安慰了大家一句。

    “沒關系的,凌哥,只要你吃飽了,我聞聞你打飽嗝的味道也很過癮了!

    阿輝的話讓大家忍俊不已。

    過了半小時之后,凌云鵬提出要洗個澡。

    老王有些納悶了:“小凌啊,你昨天不是剛洗過澡,怎么今天又要洗了?典獄長都沒你洗得這么勤!

    “這里床鋪上不干凈,我懷疑有臭蟲咬我,我一想到這臭蟲,渾身就不自在!绷柙迄i邊說邊渾身撓癢癢。

    老王苦笑了一聲:“到底是少爺,細皮嫩肉的,唉,不是我說你啊,小凌,這種地方哪是你這種少爺能住的?現在知道這滋味了吧,當初何必跟你舅舅慪氣,你說是吧?“

    “嗯!傲柙迄i點點頭。

    “好吧,跟我走吧!

    于是老王便帶凌云鵬去了典獄長辦公室洗澡。

    此時典獄長已經下班了,凌云鵬昨日在這里已經得知典獄長的老母親病了,這些天要提早下班。辦公室的門已經鎖了,但老王有備用鑰匙,因為典獄長吩咐老王,他不在的時候可別忘了喂鳥,所以也給老王配了把辦公室的鑰匙。

    老王用鑰匙打開典獄長辦公室的門,然后把凌云鵬專用的一套洗澡用品交給他:“小凌啊,你去洗吧,我就在這里等你!

    “好的!绷柙迄i笑了笑,走進浴室,打開水龍頭。

    老王就坐在沙發上等候著凌云鵬。

    “老王,你在這兒呢,你的監區有人在鬧事,我正到處找你呢!绷Ω缧募被鹆堑刈吡诉^來。

    “啊,有這事?到底是哪個王八蛋在挑事?”老王一聽,連忙走到門口。

    “是36號牢房的傅星瀚和他同牢房的蔣二喜,為了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鬧得不可開交,還差點動手了!绷Ω缫贿吇卮,一邊朝辦公室內張望了一下,隨口問道:典獄長下班了?”

    “是啊,典獄長的老娘病了,典獄長這些天都提前下班了,阿力,這事就不用驚動典獄長了,我跟你過去看看吧。你先去,我馬上就來!崩贤跖掳⒘ο虻洫z長報告此事,自己監管的牢房要是出事了,被訓斥是最輕的,搞不好還要扣薪水呢,所以這事可不能讓典獄長知道。

    “小凌啊,你洗吧,洗好了別亂走啊,我先把門關上啊!崩贤蹩戳丝丛∈依锏牧柙迄i,嘀咕了一句:“怎么趕一塊兒了!

    老王掏出鑰匙,把辦公室的門反鎖上。

    凌云鵬在浴室里放水,他已經聽到了外面的對話,看來傅星瀚正在按照他的計劃有條不紊地進行著。

    老王一走,凌云鵬立刻從浴室里出來,隨后走到文件柜前,他要尋找傅星瀚和徐小輝的檔案資料,畢竟他所選中的人,他的家庭成員,社會關系都必須了如指掌,否則會帶來隱患。

    凌云鵬翻看了幾份案卷袋,發現案卷是按照入獄時間排列的,最早入獄的在最下方,最新入獄的在最上端,很快,他就找到了傅星瀚和徐小輝的檔案資料。

    傅星瀚和凌云鵬是圣約翰學校的同學,但兩人不同屆,凌云鵬比傅星瀚高一屆,兩人的關系說不上很鐵,只不過在演藝社他們經常碰面,排演節目,所以凌云鵬對傅星瀚的底細并非十分清楚,尤其是他的家庭情況。

    他翻看傅星瀚的檔案資料:傅星瀚,男,27歲,上海青浦人氏,父親傅祖榮,小學教員,母親毛桂平,家庭婦女,妹妹傅雪蓮,中學生,該犯于6月8日被法租界巡捕于富康大廈抓獲,經審訊,該案犯交代,其在近三年內以談情說愛為名,已陸續騙取十二位租界里的女性的錢財,累計金額達到八萬美元,涉及中,美,英,日,法,俄等多國女性,國際影響極其惡劣。經法院核準,判處該犯有期徒刑十年。

    凌云鵬快速瀏覽其中相關內容:據案犯陳述,該案犯的父親早在兩年前就與案犯脫離了父子關系,因而該案犯判決時未有家屬到場。

    案卷后面還附了一張剪報,是當年傅星瀚的父親傅祖榮與兒子脫離父子關系的報紙上的聲明。

    凌云鵬心里有底了,隨后他又翻看阿輝的檔案,阿輝的檔案很簡單,寥寥數字而已:徐小輝,男,19歲,孤兒,因屢次偷盜而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

    這個與當初阿輝所講的自己的身世基本吻合?磥頍o論是傅星瀚還是阿輝,他們沒有什么家庭負累,基本上屬于孤家寡人,而這對于凌云鵬而言,是件好事。

    凌云鵬把案卷重新放回原位,忽然想到了什么,便來到典獄長的辦公桌旁,辦公桌的抽屜沒鎖,凌云鵬拉開抽屜,尋找著什么東西,但沒找到。他把抽屜關上,環顧四周,目光停留在了保險柜上,發現保險柜的鎖孔上居然還插著鑰匙,心頭一喜,連忙便走了過去。

    “憨大,憨大!

    這空曠的屋子里忽然傳來這聲音,著實嚇了凌云鵬一跳,他回頭一看,原來是只鸚鵡在說話,便走過去,學著鸚鵡的聲音:“憨大,憨大!

    “金條,金條!

    “哇,你可真聰明,你怎么知道我在找金條?”凌云鵬很是驚訝,這只鸚鵡竟然已經洞穿了他的心思。

    “保險箱,保險箱!睂殞毨^續叫喳喳。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