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397. 飛來橫財

    金翊軒接過這只小塑料盒,捏在手里,朝馬國興點了點頭:“老馬,辛苦了,代我向蜂鳥問好。(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嗯,好的,我會的,好了,老金,你忙吧,我走了!瘪R國興說完,便轉身離開了,他知道自己的傳遞任務完成了,該走了。

    等馬國興離開之后,金翊軒打開塑料盒,從里面取出一張紙條,他打開一看,是張白紙,正反面都是空白一片。他馬上清楚了,這是一份密寫情報。

    金翊軒聞了聞小紙條,沒有檸檬香味,那么這份情報不是用檸檬水寫的,他斷定是用米湯水寫的,于是他打開書桌,從里面取出一瓶碘酒和一包棉簽,將棉簽蘸著碘酒在白紙上進行顯色,很快一行字呈現在金翊軒的眼前。

    “派克街大三元賭場58號儲物柜!

    金翊軒默念了一遍,隨后看了看那把鑰匙:“信鴿要傳遞給我什么呢?”

    金翊軒拿出打火機,將紙條點燃,放入煙缸里,隨后把鑰匙放進自己的貼身衣袋,戴上禮帽,穿上外套,拎著公文包走了出去。

    金翊軒叫了一輛黃包車,吩咐了車夫一句:“派克街大三元賭場!

    車夫將金翊軒拉到了大三元賭場門口,金翊軒付了車錢之后,款步走進賭場,他朝四周望了望,隨后徑直走到儲物室,在58號儲物柜前停了下來,見周圍沒人,便從貼身衣袋里掏出鑰匙,打開更衣箱,發現里面有一個首飾盒。

    金翊軒看見首飾盒上有一把插著小鑰匙的掛鎖,隨后輕輕打開掛鎖,微微打開一條縫,里面竟然金光燦燦,金翊軒定睛一瞧,首飾盒里全是金條。

    俗話說財不露白,金翊軒趕緊將首飾盒蓋上,上鎖,拔下小鑰匙,然后從更衣箱里將首飾盒拿了出來,放進自己隨身攜帶的公文包內,而那把58號儲物柜的鑰匙則掛在箱子上,隨即走出儲物室,離開賭場。

    金翊軒趕緊叫了一輛黃包車返回圣母院路。

    回到金順貿易行后,金翊軒朝陳伯打了個招呼,便急匆匆地走進自己的辦公室,然后將房門反鎖上,將首飾盒從公文包里取出,用小鑰匙打開首飾盒之后,把這些金條一根根取了出來,數了數,一共是三十根金條。

    金翊軒望著桌上這些金條,心里暗忖道:一根金條大約四十塊銀元,三十根金條將近一千二百多銀元,約合五百美元,這可是一筆不小的財富,信鴿怎么會有這么一大筆巨款呢?但不管怎樣,我地下黨組織能得到這么一大筆活動經費,可以解決不少問題。

    沒想到這個信鴿居然還是個財神爺,第一次給他們送去了金礦藏寶圖,第二次索性送來了三十根金條。

    金翊軒的貿易行現在的生意情況不咸不淡,比原先的如意軒飯莊生意差遠了,原先的如意軒飯莊在康鈞儒的指導下,生意做得風生水起,來往賓客絡繹不絕,真金白銀還真沒少賺,不僅讓他手下的八位行動隊員衣食無憂,而且還成為了組織的錢袋子,他的如意軒和康鈞儒的宏利商行已然成為我黨經費的一個重要來源地。

    但三年前,因叛徒出賣,上海地下黨組織遭到了滅頂之災,他的如意軒遭到重創,飯莊里的行動隊員幾乎全軍覆沒,他也是死里逃生,而宏利商行也被政府查封了,康鈞儒則不知去向。

    幸好他還保留了一部電臺,直接跟中央領導取得了聯系,中央立即啟動預案,將與康鈞儒有聯系的上下關系全部切斷,而后任命金翊軒取代康鈞儒為上海地下組織負責人,并讓他迅速轉移。

    金翊軒不相信康鈞儒背叛了組織,背叛了革命,所以他打算轉移到圣母院路27號這幢兩層小樓,這個地點曾經是康鈞儒告訴他的備用地點,而且是康鈞儒考察了好幾個地點之后定奪下來的,這個地方不顯眼,而且視野開闊,能及時預警,更重要的是康鈞儒已經將這個地方改造過了,還設置了密室和密道,底樓的密道與下水道相通,可以通過下水道迅速撤離。

    金翊軒就在這兒附近觀察了一段時間之后,并未發現有任何可疑人員在這周圍逗留,所以他確認這個地點還是安全的,也說明康鈞儒并未背叛組織,于是,他把地下組織的聯絡總部就設在此處,然后將其他一些行動隊員整合起來。沒多久,中央又新設了一個交通站,并且通過電臺告訴了金翊軒聯絡方式,這次梁軍長就是通過交通站前來上海就醫的。有些情報就是通過這個交通站轉送到蘇北根據地的。

    而地下組織的資金原本是通過韓牧師的卿恩堂進行傳遞的,康鈞儒出事之后,韓牧師也暫時回美國去了,所以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金翊軒得不到組織下撥的活動經費,他便開辦了金順貿易行,進行一些商業活動,這既是一種掩護,也是為了解決燃眉之急。

    好在金翊軒先前在康鈞儒那里學到了一些生意經,所以這個貿易行生意還能維持得下去,原本如意軒飯莊的生意紅紅火火,但現在他也不能拋頭露面,重操舊業,以免被敵人卯上,所以只能悄悄地做一些五金,肥皂,洋火,布匹等小打小鬧的小生意。因而生意有時很是寡淡。

    過了一段時間之后,康鈞儒的事情似乎風頭過了,又恢復了風平浪靜的狀態,于是乎韓牧師又回來了,金翊軒得到通知后便與韓牧師聯系上了,組織上還是通過卿恩堂將資金下撥給上海地下組織。但現在鬼子不停地在根據地進行掃蕩,而且還常常通過發行假的邊區貨幣來搞亂我根據地的金融經濟,致使根據地經濟情況并不容樂觀,因而下撥給各地下組織的經費也很有限,盡管如此,金翊軒也必須繼續苦撐著,盡自己最大力量來完成組織上交予的任務。

    如今面前堆放著三十根閃閃發光的金條,這么一大筆錢款就在金翊軒面前,然而面對這筆飛來橫財,卻讓金翊軒有一種如夢似幻般的不真實感。

    金翊軒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哇,還真疼,這一切都是真的。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