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686. 父子情深

    “康爸,別太傷感了,你還有我呢!”凌云鵬連忙勸慰康鈞儒。(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康鈞儒點了點頭“對,我還有你呢!云麟啊,你可要多加小心啊!康爸還指望你為我養老送終呢!”

    凌云鵬破涕為笑“康爸,我知道我身上未盡的責任,我一定會小心的。你也得多保重,將來讓我在你身邊,為你端茶倒水,盡一份為人子的孝心。”

    “哎,我等著,我一定等著。”康鈞儒拉著凌云鵬的手,輕輕地拍打著“我還想等著看到你結婚生子,我能在晚年享受著兒孫繞膝的天倫之樂呢!云麟啊,告訴康爸,有沒有遇到你喜歡的女孩子啊?“

    云麟羞澀地笑了笑,隨后認真地說道“康爸,我以前不是跟您說過,一日不把日本人趕出中國去,我一日不娶妻生子。“

    “云麟啊,愛情是可遇不可求的,若是碰到鐘意的女孩子,可別錯失了,康爸可不希望你跟康爸一樣,打一輩子光棍,抗戰和結婚并不矛盾,親情和愛情都是難能可貴的,要珍惜,一旦錯過了,也許一輩子都彌補不了。“康鈞儒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母,當初為了革命理想,與封建家庭決裂,與父母親朋斷絕了往來,如今卻常在夢里夢見父母蒼老的面容。

    “康爸,那你自己呢,你比我更需要有個人來照顧你。“

    康鈞儒笑了笑“云麟,還不瞞你說,組織上還真是照顧我,給我派了個女報務員,說是讓我倆假扮夫妻。“

    “哦?是嗎?組織上想得還真周到,康爸,我看你不如就假戲真做吧,身邊有個伴,不會太寂寞。“

    “泓玉是來配合我的工作的,她是我們自己培養的優秀報務員,業務很過硬,覺悟也很高,是一個不錯的助手,生活上她也很照顧我,只是……只是我們是不可能假戲真做的。“

    “為什么呢?康爸?“

    “她太年輕了,我一問她的歲數,比你還小兩歲,我都可以當她父親了,我怎能有這種非分之想,所以我就認泓玉當義女了。“康鈞儒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凌云鵬不由得為康爸感到惋惜“康爸,那你有沒有遇到歲數相當,自己心怡的女人吶,有的話,就娶了她吧!“

    “康爸這輩子就愛過一個女人,可惜她紅顏薄命,年紀輕輕就走了,康爸這輩子不打算再娶了,何況我現在是個殘廢,何必給別人添麻煩呢?“

    “康爸,你何必這么苦著自己呢?“凌云鵬心疼康鈞儒這些年來一直孑然一身。

    “好了,不談我了,云麟啊,倒是你自己,不要錯失了好女孩子。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你也老大不小了,該考慮一下自己的個人問題了。“

    “等抗戰結束吧,康爸,到時,我一定帶著她來看你。“

    “好,好,我得準備份大禮給我未來的兒媳婦。“

    凌云鵬不好意思地笑了。

    忽然,凌云鵬想到了什么,神情嚴肅起來“哦,對了,康爸,你知不知道,你今天處境很危險,軍統廣州站的人打算在榮華樓行刺你。”

    “從你的反常舉止中我已經覺察出來了,今天榮華樓里有埋伏,不過像這種刺殺,我已經經歷了許多次了,見怪不怪了。”康鈞儒倒是顯得很是平靜“去年我就遇到了不止三次,在南京,在武漢,在上海都有人想要我的命,不過老天佑我,每次我都能化險為夷。”

    “康爸,你這樣太危險了。”凌云鵬一聽,對康鈞儒的處境甚是擔心。

    康鈞儒拍了拍凌云鵬的肩膀,笑著說道“沒事,你別擔心,你康爸是見過大風大浪的。”

    “哎,云麟,我們父子倆快四年沒見了,你現在情況怎么樣啊?是不是已經離開了部隊了?”

    “康爸,我現在是軍統人員,一年多前,局座成立了一支妙影別動隊,由我負責,隸屬軍統上海站,上海站的站長趙錦文就是我在軍校里的老師,他對我倒是挺照顧的,這一年里我們這支別動隊也完成了不少艱巨的任務,不過,我始終沒有忘記我是信鴿,我記得當初你告訴我,我的這個代號是青鸞親自給我起的,說這只信鴿不僅僅是用來傳遞情報,信息的,他必定是一只有信仰的鴿子,無論何時何地,他都不會忘記回家的路。所以,我始終沒有忘記我的信仰,我的初心,只要一有機會,我都會將一些物資,情報傳遞給上海地下黨組織,我雖然沒有跟金叔叔見過面,他也不知道我就是信鴿,但他知道信鴿的存在。”

    “云麟啊,你干的不錯,你這一身的本事也算是有了用武之地了,康爸為你驕傲,你父母地下有知,也該欣慰了。”康鈞儒疼愛地拍了拍凌云鵬的肩膀。

    “康爸,你還不知道吧,我找到妹妹云鳳了。”

    “哦?你已經找到云鳳啦?”

    “我們在云霧山上巧遇,后來我才認出她就是云鳳,我帶她去了爹娘的墳冢,拜祭了爹娘。”

    “哦,這么巧,你和云鳳居然在云霧山上邂逅,這冥冥之中還真是天意。”

    “其實,云鳳就是金叔叔的養女,云鳳那年走失了之后,在火車站被金叔叔發現了,后來金叔叔就把云鳳帶在身邊,視如己出,如今云鳳也是我們組織中的一員了。”

    “老金還真是用心良苦。”康鈞儒沒想到云鳳就是金翊軒的養女,而老金沒有向組織交代此事,其實他也向老金隱瞞了云麟之事,說到底,他們都想讓彭若飛的遺孤能有一個更好的生活環境,親手撫養這兩個可憐的孩子長大,以告慰彭若飛夫婦在天之靈。

    “云麟,來,跟康爸聊聊你的那些經歷吧!”康鈞儒讓凌云鵬坐在他身邊,疼愛地摸了摸他的頭。

    于是,凌云鵬便向康鈞儒細述起他這些年來的經歷,聽得康鈞儒不時為凌云鵬的這些生死經歷而捏了把汗,同時也為凌云鵬的智勇雙全而拍手稱贊。

    “云麟,那這次你們怎么會來廣州的呢?”康鈞儒知道凌云鵬出現在廣州絕非偶然,他一定是肩負使命而來的。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