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691. 速查鼴鼠

    凌云鵬被這份兄弟情義深深地感動了,一時語塞,緊緊地握住三位的手。(www.vzwzdv.live)

    “我已經把底都透給你們了,不過龍仔他們的情況,大家還需保密!绷柙迄i特地囑咐了一句。

    “老大,這你放心,我們又不傻,這點我們心里還是有數的,爛在肚子里也不會說的!卑⑤x拍著胸脯說道。

    “好了,睡覺吧!沒幾個小時天就亮了!绷柙迄i說完,把燈一關。

    大家迅速上床睡覺。

    躺在床上,凌云鵬心情卻久久難以平靜,與康爸的意外相逢讓他獲知了康爸的真實身份,由此終于解開了縈繞他多年的困惑,他的康爸沒有叛變,沒有逃避,盡管康爸已不復當年的瀟灑俊逸,如今的他年邁而身殘,但凌云鵬覺得康爸的形象更偉岸了,康爸選擇了一條更艱險的路,這條路荊棘密布,到處是明槍暗箭,稍有不慎就會萬劫不復,而更讓人欽佩的是,康爸將承受著被誤解,被唾罵,甚至是被刺殺的危險,卻還是一如既往,默默無聞,寂寂無名地為我黨奉獻著自己的一切,無怨無悔。

    而傅星瀚,秦守義,阿輝對他的忠心不二的生死相隨也同樣令他感動,想當初,他把秦守義從絞刑架上救下時,將傅星瀚和阿輝從監獄里救出后,臨時拼湊成了這支別動隊,并未對他們寄予厚望,只是想利用他們所身懷的絕技來助他一臂之力,當初他們之間只不過是一種利用與被利用的關系,甚至曾被趙錦文視為烏合之眾。

    然而正是當初的這些烏合之眾,卻總是能迸發出人意料的許多金點子,讓這支妙影別動隊變成了一把尖刀,直插敵人的要害,令敵人聞風喪膽,因而也深得局座和委座的信任和贊許,成為軍統內的一支骨干力量。

    人非草木,在一次又一次的執行任務的過程中,在一個又一個的生死攸關之時,凌云鵬與這些當初的莽漢,騙子,小偷都建立了深厚的兄弟之情,正是這種情感驅使,讓他們之間團結一致,同仇敵愾,盡管有時他們之間也會因為個性差異,觀念不同而磕磕碰碰,爭爭吵吵,但是,一旦大敵當前之時,他們會立刻摒棄前嫌,生死相依。真所謂兄弟齊心,其利斷金。

    同時這些人也被凌云鵬高尚的人格魅力所折服,所以死心塌地地追隨凌云鵬。

    他們早已不是當初純粹的利己主義者,而是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了一名愛國者,一名愿意為了他人而甘愿犧牲的戰士,凌云鵬為此生能結識這些人而深感榮幸。

    當蘇惠民收到凌云鵬夜半發來的急電,讓他們迅速查找一個叫龔培元的鼴鼠時,不禁意識到情況的緊迫性,趕緊將局座從被窩里叫醒。

    局座一聽是妙玉的來電,趕緊從被窩里爬起來,匆匆來到了電訊處。

    “怎么,惠民,妙玉又來電了?”

    蘇惠民點點頭,將電文稿交給局座:“局座,這次妙玉是用獵狗的電臺發來的電報,他讓我們速查一個叫龔培元的人,這人大約四十七八歲,身高一米七五左右,當年從上海淞滬警備司令部西撤時來重慶的,這人極有可能是汪偽政府安插在重慶的鼴鼠!

    “當年從淞滬警備司令部來的,我馬上組織人手查檔案,看看能不能找到這個人!

    自從上次接到凌云鵬的電報之后,得知軍統內部有可能潛伏著日本人的鼴鼠,局座就派重慶站的曲志勇進行內部甄別,這幾天正在緊鑼密鼓地進行內部核查。

    如今凌云鵬又來電報,告知他鼴鼠有可能就是這個叫龔培元的人,這就大大縮小了甄別范圍,于是局座連忙把機要處處長找來。

    “你馬上組織人手,連夜將當年上海淞滬警備司令部西撤時的人員檔案找出來,看看里面有沒有一個叫龔培元的人!本肿R上交代機要處的任處長督辦此事。

    “是!比翁庨L領命而去。

    很快,任處長兩手空空地跑到局座面前:“局座,我們查過了,當年從淞滬警備司令部西撤的人員檔案里沒有發現龔培元的檔案!

    “沒有?”局座一聽,臉一沉:“怎么會沒有?”

    “真的沒有,我們已經查了三遍了!

    “那這個龔培元上哪兒去了?”

    “報告局座,我記得當初淞滬警備司令部的人員中有部分人員跑到南京那兒去了,包括他們的司令唐崇信,委座為了穩定軍心,當時嘉獎了部分人員,但后來各軍事單位人員調整,有些人則編入了前線作戰部隊,這個龔培元會不會也在其中?”

    “查,趕快查,一定要查到他的下落!

    “好,我這就去!比翁庨L轉身跑了出去。

    過了三個多小時,任處長手里拿了一張紙來到了局座面前:“局座,找到了,不過我是在陣亡的軍官名冊里找到的!

    “他在陣亡名單里?”局座驚訝地望著任處長。

    “是的,我先去查了各部隊現役軍官登記冊,但里面沒有龔培元的檔案資料,于是我便讓手底下的人在陣亡的軍官名冊里進行查找,總算是功夫不負有心人,找到了這個龔培元的檔案!

    局座拿過來一看:“怎么這上面沒有貼照片?”

    “報告局座,當時很多機構西撤到重慶,檔案資料很多都不齊全,有些是重新增補的,因為工作量實在太大,所以有的檔案上沒有照片留底!

    局座無奈地嘆了口氣,然后仔細看了看這個龔培元的資料:“光緒二十一年生人,山東菏澤人氏,高小文化,父母早亡,與兄長一起被寄養在上海的叔叔家,年少時在鐵匠鋪當學徒,后被招募當了巡捕房的巡捕,曾調任監獄龍華督辦公署駐滬軍法處,后成為淞滬警備司令部審訊處情報科科長,因在犯人越獄過程中處置不當而被撤職查辦,入獄一年,出獄后任淞滬警備司令部審訊處處長一職。民國二十六年十一月淞滬警備司令部西撤后,任湯恩伯的第二十軍團十三軍第四師第三團團副,后在武漢會戰中英勇殉國!

    局座皺了皺眉頭:“難道是妙玉搞錯了?”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