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036章 前倨后恭,好寶貝

    戰船緩緩靠岸,真臘人壓根就不敢靠近。(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去個人,告訴他們咱們的身份,另外告訴他們,咱們是來貿易的。”

    此刻的大宋不抑商,也不覺得經商是羞恥見不得人的事兒,所以王馳很是自然的說出了目的。

    戰船靠岸,有人上岸去尋真臘人。

    那些真臘水軍被拉上來不少,但大多都沒了呼吸。僥幸逃生的都坐在甲板上發呆,覺得這一天真的是真臘水軍的黑暗日。

    “這……”

    將領被救醒了,看著死傷大半的麾下,不禁淚水漣漣。

    “有人來了。”

    真臘終于來人了,雙方一照面,王馳就問道:“為何襲擊大宋商船?”

    來人是真臘官員,他看了一眼那些凄凄慘慘的真臘戰船,納悶的道:“這個……沒人下令啊!”

    王馳冷笑道:“眾目睽睽之下,還能狡辯?”

    隨即那些逃跑的真臘人都回來了,七嘴八舌的把先前的情況說了。

    “此事……我們會給個交代。”

    真臘人的效率很快,他們從那些水軍將士里拉出了幾個將領,就在邊上的一間木屋里用刑拷打。

    慘叫聲沒多久就結束了。

    “那是奸細!”

    將領被拉了過來,官員怒道:“為何要攻擊大宋水軍?”

    老子說的是攻擊大宋商船,你說水軍,這是看不起某嗎?

    王馳冷冰冰的道:“你確定是水軍。”

    攻擊商船的責任小一些,攻擊戰船……尼瑪……

    官員看看碼頭邊那些殘敗的真臘小戰船,再看看大宋的戰船,頓時就抑郁了。

    艸尼瑪,那么小的船竟然去主動進攻,你是蠢貨嗎?

    這一刻官員把那個將領恨到了骨子里。

    官員看了王馳一眼,說道:“此事國主會給交代,要不你們去祿兀……”

    真臘國都叫做祿兀,離此有些距離,王馳卻不準備去拜見,說道:“大宋是來貿易的,可方便嗎?”

    那真臘官員猶豫了一下,王馳就知道有貓膩,他淡淡的道:“若是不肯,某馬上離去。”

    官員看了看岸邊的大宋戰船,強笑道:“愿意的,愿意的。”

    王馳想起了一段話,據說是沈安說的。

    這個世間就是一個叢林,諸國就是野獸,大家為了食物而搏殺。要想震懾對手,唯有刀槍。若是不能,那么就再加上火藥罐和火油彈……

    如今大宋戰船靠在碼頭上,邊上的真臘小船顯得格外的小巧可笑。

    這便是大宋水軍帶來的威懾力,真臘哪怕忌憚大宋,可也不敢拒絕貿易。

    但大宋帶來的是貨物交易,若干年后,有些強盜會帶來令人發狂的毒藥,強行用戰船打開別國的國門,要求貿易。

    “把貨物搬上來!”

    真臘盛產象牙、各種香料,以及翠毛生絲。

    隨后的幾天,真臘商人蜂擁而至,運來了巨量的貨物來交換。

    “香料都要。”

    “翠毛要,生絲也要,綿布?不要。”

    大宋商人拿出了自己的貨物,真臘人見了兩眼放光,有人說道:“以前都是大食人來賣,宋人也大規模出海了,算是好事吧,至少價錢比大食人便宜了些。”

    “只是為何不要綿布?”

    真臘商人拉了不少綿布來,以往這可是最受歡迎的東西。

    李萍看了一眼,皺眉道:“大宋的棉布比這好多了,干嘛還辛辛苦苦的帶回去?而且價錢還貴,某是瘋了才買。”

    “大宋的綿布?”

    真臘人不解,以往大食人路過真臘去大宋時,總是會采買許多綿布,可如今大宋商人卻不要,這是啥意思?

    “大宋有棉布,比你們這個好。”

    李萍一句話讓真臘人欲哭無淚。

    合著咱們的好東西竟然不值錢了?

    這個有些丟人啊!

    過了幾日,真臘國主竟然來了,王馳趕緊出迎。

    兩匹馬拉著馬車緩緩而來,真臘國主下了馬車,王馳上前拱手:“大宋水軍指揮使王馳,見過國主。”

    通譯說了,國主看了那些戰船一眼,說道:“大宋出海為何?”

    “貿易。”王馳回答的滴水不漏:“陛下令我等出海,第一是貿易,第二是和海外諸國溝通。”

    真臘在前唐時遣使進貢,大宋立國百年,卻不見動靜,可見對大宋并不感興趣。

    國主點點頭,走向了那些貨物。

    “這是碟子?”

    他拿起一個碟子,搖頭道:“不好。”

    稍后他走到了李萍的貨物前,拿起一把涼傘,又搖頭道:“不好。”

    李萍覺得有些氣,就打開一壇好酒,說道:“這個可好?”

    這個是沈安改進后的美酒,真臘人都在咽口水,只有國主依舊冷靜,他皺眉道:“和真臘的美酒比起來,還是不好。”

    這是來挑刺的?

    李萍看向了王馳。

    若是商人,他剛才就能破口大罵,要對方拿出貨物來對比,否則就別嗶嗶。

    王馳走了過去,問道:“國主以為什么好?”

    國主看了他一眼,說道:“這些東西真臘都有,大宋……據聞大宋富饒,可今日見了也不過是如此,讓人失望。”

    真臘沒有向大宋臣服的計劃,卻忌憚大宋資助占城,所以國主就挑釁了一下,想看看王馳的反應。

    王馳有些糾結。

    這是真臘,算是海外不小的國家。

    而且真臘邊上就是占城,很是緊要。

    除非朝中決定把真臘當做是敵人,否則王馳沒法下手。

    那怎么才能打真臘國主的臉呢?

    很頭痛啊!

    那些大食人帶著貨物往來于大宋和海外諸國,他們并無威脅,所以海外諸國對他們很是歡迎。

    若說大食商人是商人,那么由戰船保護的大宋商人就難說了。

    王馳想到了一個東西,他馬上就想抽自己一巴掌。

    臨出發前,蘇晏給了一個檀木大箱子,說是沈安給的,讓他帶著出海,若是遇到豪奢的地方就拿出來賣。

    他一路上殫思竭慮,卻忘記了此事。

    那是沈安的東西,想來能震住國主吧。

    “國主稍待。”

    王馳帶著人上了船,國主看著他的背影,眼神復雜。

    真臘和占城看似關系不錯,可國主卻知道這種關系不長久。一旦打破了這種關系,兩個相鄰的國家就會展開大戰。

    大戰的話……真臘如何?

    國主自信真臘必勝。

    可若是大宋相助占城呢?

    真臘已經許久都沒有去了解大宋的情況了,在國主看來,宋、遼、西夏之間的矛盾和真臘半文錢的關系都沒有。

    就算是誰牛筆哄哄的統一了中原,要想打真臘的話,他們還得先擊敗交趾……

    交趾那邊可是瘴癘遍地,誰愿意去?

    所以國主覺得真臘的敵人只能是占城或是交趾,可沒想到大宋水軍竟然出海了。

    他招招手,官員們都過來了。

    “宋人這些年如何了?”

    真臘地處中南,近些年很是太平,日子極為舒坦。

    “宋人……前幾年有大食商人說宋人還是那樣,很是懦弱。”

    “那個什么西夏是他們的叛逆,可宋人卻打不過叛逆……”

    “是啊!真是弱小的宋人。”

    “……”

    國主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們,淡淡的道:“如此,咱們就做生意,別的……難道還怕他們打上岸來?上岸了可沒他們的好處。”

    “是。”

    你水軍牛筆有毛用,難道你還能把戰船開上岸來?

    這時一個官員說道:“那個誰……就是給國主趕馬車的那個車夫,他不是從交趾逃過來的權貴嗎?上次臣聽到他說宋人這幾年怎么了……”

    “叫來問問。”

    一個車夫,哪有資格和國主說話。

    稍后一個矮瘦的男子被帶了過來。

    國主都不樂意問他,邊上有官員問道:“宋人最近幾年如何?”

    “宋人?”

    這男子眨了一下眼睛,說道:“厲害,真是厲害!”

    嗯?

    國主皺眉道:“危言聳聽就打殺了你!”

    男子怕了,跪下道:“小人保證句句是實。”

    “說吧。”

    國主負手背身站著,海風陣陣,只覺得飄飄欲仙,爽歪歪。

    “宋人這幾年極為厲害,李日尊派遣了精銳去伏擊他們,結果被擊敗,全軍覆沒,還被筑了京觀……”

    “京觀是什么?”

    “京觀就是……就是把尸骸堆積成山。”

    一股寒意讓國主抖動了一下,他覺得自己怕是有些輕視了宋人。

    這個交趾人來歷也不差,原先是權貴,結果因為站錯了隊,被李日尊厭棄,并派人去處置他。這人得了消息就一路奔逃,最終逃到了這里,因為身份的原因,被國主收留。

    “那西夏人呢?”

    大食人不是說西夏人打的宋人叫爹爹嗎?

    男子搖頭道:“西夏人幾次被宋人擊敗,他們的國主都被打怕了。”

    啥?

    國主又哆嗦了一下,轉身過來,不顧面子追問道:“那遼人呢?”

    遼人該能收拾宋人了吧?

    據大食人說,從宋人建國開始到現在,遼人就是他們最恐懼的對手,至今已有百年了。

    “遼人……也失敗了,被擊敗了幾次。咱們的使者去了汴梁,說是遼人如今都老實了不少,可見被宋人擊敗了是真的。”

    臥槽!

    這是怯弱的宋人?

    這特么分明就是彪悍的大宋啊!

    想到自己的水軍被宋人輕松擊潰,國主就覺得腿有些軟。

    這個……

    “剛才……剛才我可有失態的地方?”

    臣子們也被嚇壞了,心想剛才咱們可是冷淡的很,要是宋人記仇,說不定真的……

    “若是宋人因此恨上了咱們,不說遠征咱們,就算是多送些兵器給占城人,這……”

    這個就要翻船了啊!

    國主面色發白,就抬頭看著戰船那邊。

    我錯了啊!

    如果上天再給他一次機會,他一定會對王馳親切有加。

    王馳帶著一個檀木箱子來了,看似很小心翼翼的模樣。

    箱子很大,大抵有一人多長。

    “快去幫忙!”

    國主一聲厲喝,官員們蜂擁而上,人人搭把手,把王馳都擠到了邊上去。

    王馳有些懵,心想這些真臘人怎么就那么親熱了呢?

    近前后,王馳說道:“這東西乃是寶貝,某也沒見過。”

    國主親切的道:“是,大宋出來的寶貝可不少,我可就等著開開眼界了。”

    王馳打開了箱子,里面竟然是用棉布一層層的包裹著,打開后,還有棉花纏繞。

    王馳揭開了最后的布,陽光照射下來,一縷亮光就反射了出來。

    陽光很好。

    可陽光卻不如這道光來得驚艷。

    這個……寶貝啊!

    國主本是想彌補自己先前的錯失,可在看到這光亮后,不禁喊道:“好寶貝!”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來,連王馳都呆住了。

    臥槽~!

    這究竟是什么寶貝?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