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789 不如意事

    胡威與張松弗將海嶺庇護所“裝修”完畢,取出了大部分巖石,留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洞窟,權當做房屋。(www.vzwzdv.live)

    幾人將東西統統搬進了海嶺庇護所,將洞窟中擺放好床鋪、桌椅之后,在峽谷居所中,留下了一堆不準備帶走的家具,便開始了搬家的旅途。

    江曉明確表示,通往上層道路的傳送門,距離峽谷居所大概有半個多月的路程,所以,在海嶺庇護所中,眾人儲存了大量的肉干和水資源,也都做好了心理準備,便立刻上路了。

    由江曉、胡威和張松弗幻化的三只烏鴉,在天空中肆意的飛行,蒼藍陪伴著圓圓,帶著竹熊,在海嶺庇護所中耐心的等待著。

    走走停停,17天后,江曉終于找到了通往上層維度的方位,帶領著兩只烏鴉,一頭扎進了漆黑而巨大的隧道之中。

    在江曉的帶領下,眾人輕車熟路,一路向下飛去,有驚無險的找到了那開放的圣墟。

    “啞~”江曉一聲嘶鳴。

    按照約定,身后的一只烏鴉揚起了腦袋,面前突兀的出現了一座深藍色的空間大門。

    江曉和胡威迅速飛了進去,張松弗也適時的關閉空間大門,振翅而飛,在下方白鬼們的嘶吼聲中,一頭扎進了那層層重疊的空間大門之中。

    唰......

    “啞!啞!”數聲嘶鳴,漆黑的烏鴉直沖天際,然而眼前的一幕,對于張松弗來說,卻是太過熟悉了一些。

    依舊是一片白雪皚皚的林海雪原,與他來時的地方,沒有半點不同之處。

    隨著空間大門開啟,江曉等人立刻飛了出來。

    一只烏鴉迅速幻化,變成了江曉的模樣,手里還拿著一張紙質地圖。

    “這里依舊是雪原。”胡威開口說道,身旁,那抱著圓圓的蒼藍,四處的打量著這里,想要找到一些蛛絲馬跡,證明自己已經離開了那地獄。

    江曉一邊看著地圖,一邊說道:“異球和地球一樣,都是有一年四季的,現在已經是冬季了。”

    說著,江曉示意了一下胡威夫婦,道:“你們帶著孩子,進入海嶺庇護所,外面很危險,我和張松弗尋找白樺林即可。”

    蒼藍道:“讓老胡留下來跟你們一起吧,沒事的。”

    說著,蒼藍帶著圓圓轉身走進了海嶺庇護所。

    胡威笑了笑,道:“那里面又沒什么危險,沒事的。”

    “不。”江曉搖頭道,“我們的目標越小越好,人越少越好,張松弗必須跟著我走,是因為他隨身帶著海嶺庇護所,如果擁有庇護所星技的是我,我會把你們統統扔進去。”

    “放心吧,老胡。”張松弗一巴掌拍在胡威的肩膀上,道,“聽從我們隊長的命令!執行!”

    胡威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走進了海嶺庇護所,身后,傳來了江曉的聲音:“別忘了研究那本《農作物栽培技術大全》。”

    胡威:“......”

    張松弗哈哈大笑著,關閉空間大門。

    江曉拿著北江省地形圖,轉頭看向了張松弗,道:“變成烏鴉,體型稍微大一些,我能坐著的那種。”

    張松弗:???

    江曉指了指地圖,道:“我給你指路。”

    張松弗:“......”

    毒奶坐烏鴉!

    自此,除了白山雪羽和深海巨鯨之外,江曉又有了第三只坐騎:影鴉!

    天空中,一只巨型烏鴉翱翔在天際,上面坐著一個青年,瞇著眼睛,掩著口鼻,低頭看著手中的地圖......

    根據山川與河流的分布,一人一鴉很快就找到了所處的具體位置,一路向正南方飛行,短短兩天的時間,便來到了北江省與中吉省的邊界線。

    比較好的一點是,北江省這邊,天空中的飛禽異獸還是比較少的,這要是去了大蒙省,江曉等人怕是要有去無回了。

    “完美,就是這個巨大的湖!往東飛,我們走上面那條河流支線。”江曉一手按著影鴉的腦袋,一手給張松弗指引著方向。

    “啞!!!”張松弗扭頭就是一啄。

    江曉:“......”

    下一刻,江曉幻化成鴉,迅速向前方飛去。

    “啞~”身后,張松弗的叫聲嘶啞,但是沒有剛才那般激烈了。

    20分鐘后,江曉的身子迅速下墜,收起了翅膀,朝著下方“刺”去。

    身后,那巨型烏鴉緊緊跟著,兩人一路下墜,貼著陡峭的懸崖飛行了好久,直接飛入了山谷之底。

    進入山谷之中,江曉終于展開了翅膀,繼續向東飛行,兩只烏鴉一前一后,飛了好一陣,終于看到了那片白樺林!

    此時的白樺林,已經再沒有任何葉子了,它們光禿禿的佇立在一片銀裝素裹之中,美不勝收。

    “兄弟!這是墓地?”身后突然傳來了張松弗的一聲輕呼。

    顯然,兩只烏鴉正飛過那片屬于白樺林部落的墓地,這樣的建筑,讓張松弗吃驚不已。

    小小的烏鴉扭頭望去,卻是看到張松弗已經變成了人,并且按照前沖的慣性,在空中下墜著,說完這句話之后,張松弗再次化身烏鴉,振翅飛了上來。

    小伙子,玩的挺花哨啊?

    “啞~”江曉叫了一聲,你能聽懂什么意思算我輸!

    張松弗:“啞!”

    江曉:“啞~”

    兩人正在靈魂交流之中,嗖!

    江曉的身子猛地一歪,一支箭矢擦著他的翅膀飛了過去,帶著一道長長的紫色線條,斜著飛向了天際。

    張松弗急忙展開雙翅,瘋狂的撲閃著,在空中來了一個急停剎車。

    在遠處,在那空無一人的白樺林邊緣,突兀的出現了一排野人女弓。

    巨大的白樺樹木是她們最好的掩體,掩蓋了她們那巨大的身形。

    看到兩只烏鴉停了下來,不斷下落,一個巨大的野人女弓走了出來,一手搭在了身旁士兵的弓箭上,示意她停止進攻。

    “是我,夏武茶,別射了。”其中一只烏鴉幻化成人,從半空中落了下來,濺起了層層積雪。

    “你是...你是......江教頭?”巨大的女弓首領明顯愣了一下,銳利的眼眸緊緊地盯著江曉,與此同時,她身后的數名女弓,紛紛竊竊私語了起來。

    “啊,是啊,我把面具摘了。”江曉笑著擺了擺手,走了過去。

    夏武茶披著厚厚的猿鬼皮毛制成的大衣,威武極了,邁步走到了江曉面前,她將弓箭負在背后,半跪下身子,巨大的手掌按住了江曉的肩膀,低頭俯視著他,左左右右的打量著。

    確定了江曉的身份之后,夏武茶忍不住開口道:“你...你好丑啊。”

    江曉:???

    在這野人部落之中,掌握語言藝術的野人還是比較少的,絕大多數野人都是直來直去的風格。

    只見夏武茶一臉的難受,道:“你把面具戴上吧,那樣顯得威風一些,你用這張臉去見你的士兵,威信會遭受打擊。”

    江曉氣得肝有點疼。

    每個種族的審美是不一樣的。

    在這百余名女弓之中,江曉能看得過去的,也就十來個,夏武茶勉強算是一個。

    然而對于野人一族來說,夏武茶這樣相對“眉清目秀”的面龐,符合江曉審美的面龐,卻是在野人群體中較為丑陋的一類。

    那些皮膚如黑炭、肌肉如鋼筋,長得猶如野獸般兇悍、豹頭環眼、獅鼻闊口的,才是英俊瀟灑的野人。

    李逵那種形象,除了體型差一些,其樣貌在野人一族中,絕對會受到極大的追捧。

    江曉:“我下了多大的決心,才把面具摘掉,準備以真面目示人,結果你碰到我的第一句話,就是讓我把面具戴上?”

    “啞~啞~啞~”身后不遠處,張松弗幻化的烏鴉,仰躺在了雪地里,那姿態應該是在笑,而且還是打滾笑。

    夏武茶不好意思的搖了搖頭,背后扎的臟辮,猶如拖布成精一般,來回搖晃著:“抱歉,先生,我沒有照顧你的情感。

    從小到大,很多人都說我丑陋,等我當上了女弓隊長之后,這樣的聲音就沒有了。

    以你在白樺林部落的威信,沒有人會當面說你丑陋的。”

    江曉:“......”

    夏武茶示意著身后雪地里打滾的烏鴉,道:“它是什么東西。”

    江曉道:“我的戰友,我和你們說過,我要帶幾名武藝高強的人來,指導你們的各項技藝。”

    夏武茶不屑的說道:“在這個世界上,還有比你武藝更加高強的人類嗎?”

    江曉頗以為然的點了點頭,道:“這話說得我愛聽,走吧,帶路,回家。”

    雪地里,烏鴉幻化成人,帶著白鬼頭盔,面容英武,一雙虎目炯炯有神。

    夏武茶上下打量了張松弗一眼,道:“你們人類男性都這么陰柔嗎?”

    剛剛還嘲笑江曉的張松弗,頓時沒了脾氣。

    野人大佬,在線修正審美觀,惹不起、惹不起......

    夏武茶繼續詢問道:“只有這一個人類嗎?”

    “還有幾個,一會兒給你引薦。”江曉笑著說道,“對了,小重陽怎么樣了?最近有沒有惹禍?”

    話音剛落,夏武茶那巨大的面龐微微一僵。

    江曉微微皺眉,道:“怎么了?”

    夏武茶站起身子,轉身邁開腳步,道:“我們回去吧。”

    江曉快步上前,一腳踢在夏武茶的腳踝上,道:“裝聽不見呢?下來說話!”

    夏武茶無奈的停下腳步,轉過身,巨大的身體再次半跪了下來,低頭看著江曉,道:“小重陽不在部落里。”

    江曉心中一緊:“嗯?她在哪?”

    夏武茶面色有些難看,道:“七天前,她離開了部落,應該是在夜晚走的,第二天,我們在演武場訓練的時候,發現她沒來,再去她的家中找她,她已經不見了。”

    江曉:!!!

    夏武茶歉意的說道:“抱歉,教頭,我們已經找了她7天了,沒有任何蹤跡。”

    江曉的聲音帶著一絲顫抖:“這里下過幾場雪了?”

    夏武茶疑惑的看著江曉,道:“只下了一場雪,7天前下的,持續了好幾天,雪很大,你看這白樺林,積雪很厚。”

    江曉閉上了眼睛,垂下頭,深深的嘆了口氣。

    我們不是拉鉤了么?說好了三場雪之前。

    我來了,按照約定的那樣。

    你怎么離開了,你...去了哪?

    夏武茶看著江曉的模樣,輕聲道:“在小重陽的家里,我們找到了很多雕刻出來的小石板頭像,都是你圈圈面具的形狀,我們認為,也許......她是去找你了。”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