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350章 五天

    洪澤是個天才。(www.vzwzdv.live)

    沒人比洪妍更能確定這一點。

    也因此,洪妍相信洪澤的判斷。

    洪澤認為這張專輯不該要銷量,那就不要,讓洪澤放手去做。

    這也是洪妍一直以來帶藝人的狀態,充分相信藝人的水平。

    在洪妍看來,藝人能從那么多人中脫穎而出成為藝人,本身就有過硬的素質,值得相信。

    可洪妍一直也忽略了一件事,藝人能脫穎而出,很可能僅僅是長得好看,沒什么腦子,也沒什么素質。

    所以,洪妍帶藝人的水準,一直被懷疑。

    只有天才適合洪妍,稍微水準差一點的,就會被她帶溝里去,主要是藝人自己跑溝里去了,洪妍救不回來。

    其實,要洪澤說,洪妍最適合干的,是助理,并不是經紀人。

    業務能力著實有點差,但當助理的話,絕對是個很好的助理。

    只不過,這話,洪澤可很少跟洪妍提起。

    之前還有可能,自打出道后,就沒再提過,特別是洪妍嫁給戴強后,洪澤一直都很尊重洪妍。

    本來洪妍還要求洪澤對外喊她“姐”,但在這之后就沒提過,而洪澤也一直都是很尊重的喊“媽”。

    這是母子二人的默契。

    洪澤也知道,自己有任性的權利,因為洪妍會充分信任他。

    特別是現在處在特殊時期的洪澤。

    有名氣,有作品,因為高考沉寂一下,冒出幾首作品來,好就更好,哪怕是不好,也有高考結束后補救的機會。

    年輕人,不怕錯。

    年輕人,怕的是不信任。

    洪澤跟洪妍談過后,又繼續弄音樂。

    十月底與十一月初的一段時間,洪澤在補習班、家、飛揚三個地方來回跑。

    成績也很顯著。

    對導演的考試內容熟記在心,對于電影的知識了解的越來越多,再看一部電影時,不光是能看到淺顯的劇情和臺詞表演,還能看到深層次的導演藝術。

    也就洪澤要忙著去錄歌,沒很充分的時間來刷片,不然肯定每天刷一部電影,去看看那些大導演的導演藝術。

    專輯錄制方面進行的也很順利。

    在飛揚錄制的歌曲中,龍拳錄制完成,娘子也錄制完成,剛剛做出來伴奏的晴天被洪澤一遍唱過,只剩下一首簡單愛還沒唱。

    快樂崇拜還得等邰穎,先停滯在一邊。

    自己在家錄的,除了已經錄制出來的兩首外,不分手的戀愛和嘆服也已經錄制完畢,多余的解釋試唱過幾遍,也即將結束。

    專輯錄制的順利情況,讓段安國都驚訝不已,仿佛洪澤突然開竅了一樣。

    對此,洪澤給的解釋是:“這些歌曲更適合我唱,節奏快,轉音多,要求的音準卻不那么嚴格,甚至用一些技術手段,都根本聽不出來。”

    “有些地方還是能聽出來。”段安國敏銳的耳朵到底還是分辨了出來。

    洪澤表示無所謂,除了段安國這種成天跟音樂打交道的人,普通聽眾幾個能聽出來的?

    不考慮銷量是不考慮銷量的,但又不是不考慮大眾。

    好聽才是第一要務。

    十一月十五號。

    洪澤正在藝興上課的時候,接到了陳云生打來的電話,跟鐘瑾比了一下手勢,就快步出去接電話。

    “陳導,我洪澤,什么事?”洪澤問。

    陳云生問道:“沒影響你吧?”

    “沒有,沒有,您先說。”洪澤道。

    陳云生道:“是這樣的,你下周末有空嗎?”

    洪澤沒第一時間回答,而是道:“陳導,您先說什么事。”

    陳云生道:“啊,是咱們的天下無賊已經過審,要開始宣傳了,第一波的宣傳,就是你跟家豪的同名主打歌,咱們放出去,但同時也得上幾個節目打一打名氣。光是家豪自己的話,有點力度不夠,我意思是,你們兩個一起去參加個什么節目,對吧?”

    “陳導,我這邊正準備藝考呢,整個宣傳期間,我能給您抽出五天的時間來,您給我安排我就聽著,行吧?”洪澤跟陳云生討價還價。

    按說,洪澤是有義務跟著一起宣傳的。

    有全國各地的路演,也有見面會什么的。

    但洪澤情況特殊,肯定不可能全部參加。

    “沒問題,第一天就是下周日的一場演出,你比較熟悉的場地,歌唱山河的特別節目,你去參加一下。之后呢,會有一個采訪節目,京城衛視的,也參加一下。電影上映前,就這么點事,不難吧?”陳云生道。

    洪澤道:“那行,就周六一天是吧?我答應了。”

    “好,具體的地址,我回頭發給你。”陳云生道。

    “好,陳導再見。”洪澤道。

    掛斷電話,洪澤回了教室繼續聽課。

    鐘瑾還在講陳云生的另一部電影,而洪澤卻剛剛跟陳云生通完電話,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就仿佛教科書里的人走了出來,很奇妙。

    下課后,洪澤跟鐘瑾道:“鐘老師,下周六能不能不要安排課?我要去京城參加一個活動,周日可以正常上課的。”

    “好啊,本來下周日給你們休息的,那就調換到周六吧。”鐘瑾道,“一天夠不夠?要不要多給你一天?”

    “不用不用,一天就夠了。”洪澤說道。

    “好。”鐘瑾點頭。

    鐘瑾出去后,王曉雪問洪澤:“洪澤,什么活動啊?”

    “哦,歌唱山河的演出,得過去一趟,到底是我出道的地方,得給面子。”洪澤說道。

    王曉雪恍然,沒再繼續追問。

    洪澤也沒講太細。

    當天,晚上。

    洪澤回到家之后,洪妍問洪澤道:“歌唱山河給你發了邀約,請你去唱天下無賊,你去嗎?”

    “去,是天下無賊宣傳的第一彈,這個得去。陳云生今天上午親自給我打了電話,我給他說,整個宣傳期,能抽出五天來,他同意了。”洪澤說道。

    “五天比較合適,預告片還沒出來,但肯定是瞄準了賀歲檔,到時候幾乎是你藝考的時間了,能抽出的時間比較少。”洪妍道。

    “我也這么覺得,太少了不合適,太多了影響我,五天比較合適。”洪澤道。

    “那你可得小心了,肯定會被用在刀刃上。”洪妍道。

    “我又不是主演,我怕什么。”洪澤無所謂道。

    “你是編劇。”洪妍一針見血的指出。

    洪澤啞口無言,還真是,如果以編劇和演員的雙重身份來算,還真得小心。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