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0319章 雞湯灌的有營養

    “不換了,就他,我相信你場子里不會再有比他更出色的拳手了。(m.k6uk.com手機閱讀)”

    劉懷東風輕云淡的一個回答,換來的卻是陸高戲謔不屑的笑容,接下來陸高也沒有再說什么,反正他也不是真心想勸劉懷東換人的。

    既然劉懷東執意要用一個半死不活的東南亞人來參加下一場競賽,這不就是要把十億白送給自己嘍?

    陸高自出道以來,唯獨奉行的原則就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眼看著十億巨款這么大塊蛋糕被劉懷東擺在面前,他又怎么會有不一口咬下去的道理?

    “呵呵,那就祝你好運吧。”陸高相當不走心的送了劉懷東一個祝福,旋即又走到一個手下面前低聲吩咐道:“下一場讓黑熊王上,給他注射一劑‘七號’。”

    “七號?可是老板,我們的七號還在試驗階段啊,搞不好會出事的!”那個手下聽到這個名字后,不由得大吃一驚。

    陸高頓時眉頭一挑,頗為不耐的開口,“媽的讓你去你就去,出事關你什么事?再他媽廢話,下場老子就把你塞進八角籠里!”

    那個可憐的手下聽到這話,再也不敢多嘴了,只得悻悻然縮了縮脖子,趕緊轉身跑去辦他們總經理交代的事情。

    在那個家伙屁顛屁顛離開后,劉懷東用復雜的目光看了陸高一眼,盡管剛才陸高跟手下說話的聲音很低,但已經被百草經和諸多天材地寶強化過身體機能的劉懷東,聽到那微不可查的聲音也并不難。

    然而雖然聽到了,劉懷東也沒說什么,只是表情平淡的從身上掏出一副銀針。

    “你真的是醫生?”王怡然看到那副明顯被使用過很多次的銀針,俏臉上不禁流露出了滿滿的詫異和震驚。

    “嗯哼。”

    “你是中醫?”看到劉懷東用某種特殊的手法去搭上那個東南亞人的脈門,王怡然再次大感新奇的問道。

    “雖然我大學專業學的是西醫,不過是的……我是中醫。”

    回答王怡然又一個問題的同時,劉懷東也是雙手各自捻起三根銀針,然后出手迅疾的扎在東南亞人身上的六大要穴上,并以不同的手法,嫻熟的捻動著針尾。

    看到他的手法,王怡然不禁微微張開櫻桃小嘴,無聲的念叨了句什么后,突然驚喜交加的問了句,“誰教你的醫術?”

    正在施針的劉懷東突然抬起頭來,表情怪異的打量著王怡然那吹彈可破的俏臉。

    “寶貝兒,你怎么突然化身十萬個為什么了?這有點不符合你高冷女神的形象哦。”

    王怡然愣了半晌,這才反應過來的俏臉一紅,雙手環胸假意嗔怒道:“哼,不想說就不說,好像誰稀罕知道似的……”

    對于這個才認識不到一天的女人的嬌憨姿態,劉懷東非但并不覺得奇怪,反倒是有種頗為親切的感覺。

    當下他也沒說什么,只是抓緊時間繼續往東南亞人身上下著銀針。

    只見劉懷東第十針下去時,原本已經失去意識的東南亞人,竟是本能的皺皺眉頭

    發出一聲悶哼,同時手指也是象征性的抽搐了幾下。

    少數正在盯著這邊情況的賭客們,看到這一幕后都是同時眼前一亮。

    對于這些細節,劉懷東倒是不管不顧,只是忙著繼續他的工作,第十一針、第十二針……

    足足一百零八根密密麻麻的金仙返命針落在那個東南亞人身上后,只見前一刻還生死不知的東南亞人,竟然噌的一下睜開眼睛,直接從桌上坐起身來!

    “我靠!”

    “詐尸啊我去!”

    圍在賭桌附近的人,看到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一時間都是有些接受不了,就好像眼前上演的事實在挑戰他們的世界觀似的。

    唯獨王怡然,似乎看出了什么門道般,詫異的捂著小嘴,睜大的眸子里同樣滿是震驚。

    “喂,你們有沒有發現,他身上的傷好像沒有了……”

    “咦,剛才那兩條胳膊還都是腫的,什么時候消腫的?”

    “我靠,這特么是變魔術么?大變活人?”

    一些眼尖的賭客們,已經發現了那個東南亞人身上的傷勢,竟然全部都在不經意間愈合了,當下便是不由得開始指點議論起來。

    而身為當事人的東南亞人,同樣是不知所措的打量著自己,震驚半晌后才目光復雜的看著劉懷東,“謝謝……”

    “你會說漢語?”劉懷東聽到那兩個字后,頓時流露出幾分驚喜的神色。

    東南亞人點了點頭,正要再次開口時,卻被陸高無情的打斷,“喂喂喂,賭場有規定不允許你們有語言上的交流的,能讓你幫他治療已經是破例了,現在既然沒什么問題,就趕快上場吧!”

    東南亞人扭頭狠狠的瞪了陸高一眼,而后便是一個鷂子翻身,看不出有絲毫負擔的縱身躍下賭桌,走到陸高身邊相隔半步的位置,這才冷冷開口,“記住你們的承諾,如果我贏了下場,那么這就是我在這里的第三場勝利,我要我應得的自由!”

    “好好知道了知道了,你贏了再說吧鄉巴佬!”

    陸高一臉不屑,看也不看那東南亞人的回了一嘴,之后等東南亞人鉆進八角籠里,這才扭頭對身邊的手下小聲問道:“讓你辦的事辦妥了嗎?”

    “放心吧經理,您交代的我都做好了,給黑熊王用的是七號!”

    “嗯,干得漂亮。”陸高嘴角泛起猙獰的笑意,吐出一串煙圈后,目光隔著朦朧的煙霧盯著鐵籠里的東南亞人,“哼哼,準備等死吧鄉巴佬,你應得的自由,下地獄去跟閻王爺要吧!”

    兩人之間的交流落在劉懷東耳中,劉懷東只是抿嘴一笑,瞇縫著的眸子里,似乎在醞釀著一個天大的陰謀……

    與此同時,七個高矮胖瘦,膚色年紀各有差異的拳手,則是被賭場的工作人員帶著從幕后走出,井然有序的鉆進八角籠里。

    不知為什么,那七個人進去后,就像是瞬間達成了某種默契似的,同時將不怎么友善的目光投向早早就在籠子里的東南亞人,并且站位也是若有若無

    的將劉懷東選中的東南亞人包圍起來。

    看到這一幕,只要不是傻子都該能反應過來怎么回事了。

    很明顯,后來的七個拳手,早在登場前就已經被賭場的人私底下打過招呼了!

    “哼,這幫無恥的家伙!”王怡然看到八角籠里的情況,不禁攥緊一雙粉拳,擺出一副嫉惡如仇的嘴臉。

    劉懷東則是拉起她一只柔荑,借機摩挲揩油的同時,嘴角含笑的緩緩開口,“別擔心寶貝兒,黑暗總是無法戰勝光明的不是嗎,只要你始終堅信,我們是正義的一方就夠了。”

    詭異的沉默,尷尬的沉默……

    半晌后王怡然才不動聲色的把手從劉懷東爪子里抽出來,猛翻白眼漫不經心的開口,“你這碗心靈雞湯灌的……真有營養啊!”

    “那是必須的,要不怎么說我是心理醫生呢。”

    “不是中醫嗎?”

    “那什么,我比較多才多藝。”

    “你比較無恥……”

    就在劉懷東憑借自己精妙的語言技巧,漸漸平復了王怡然心里的不爽時,八角籠外,那個梳著大背頭的解說員則是對著麥克風嚎了一句,便帶動了全場的氛圍。

    “哇哦,我沒有看錯吧?看看這次電腦隨機抽取的七位拳手里都有誰?竟然是我們賭場的八角籠神話,來自俄國的黑熊王!”

    “說到這位神話般的存在,在座或許有不大了解這位拳手的朋友,就讓我來為大家簡單介紹一下……黑熊王在我們賭場,可是赫赫有名,他既是拳手中的傳奇,也是一個異類。”

    “自從半年前黑熊王加入我們賭場的拳手陣營,他前后累計參加過二百六十五場無規則拳賽,從未被人正面擊敗過,這便成就了他的傳奇之名!”

    “至于為什么要說他是個異類呢?因為黑熊王每次連勝兩局后,都會在第三場比賽主動認輸,而他這么做的目的,竟然只是因為喜歡我們這的伙食,擔心出去以后再也吃不到這里的飯菜!”

    “哦買噶的,高手的思維總是我們這些普通人所難以理解的……”

    聽著這個騷包貨喋喋不休的同時,劉懷東也在鐵籠外面,把目光投向一個身高兩米,腰圍頂兩人合抱粗細,且肌肉異常發達的壯漢身上。

    不得不說,那家伙光憑自己那副小山一樣的身板,以及兇神惡煞的長相,就能為大多數人帶來極其震撼的視覺沖擊。

    光是和他四目相對,就已經足夠讓很多人沒有動手的念頭了。

    就在劉懷東打量著那個黑熊王的同時,王怡然則再次在他耳邊念叨著,“喂,那個大個子看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怎么辦啊?輸了這么大一筆錢,我回去以后鐵定要被家族重罰了……”

    “呵呵,別擔心,他們有張良計,我有過墻梯么,你就等著看好戲吧,別忘了那十個億里還有我九千多萬的股份呢,我能白送錢給他們嗎?”

    劉懷東還是一如既往,用一副看起來很不靠譜的態度,喂王怡然吃著定心丸。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