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250章 只剩一口氣

    山谷中打斗的余波不停地撞擊過來,被她的傘化解了一大半,剩下的打在靈力罩上,噼啪作響。(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一股沖天魔氣從琰手上傳到了魔魂藍焰槍上。槍頭的空間扭曲成漩渦,魔魂藍焰槍從琰手中飛出,刺穿了沙人。

    琰身形一閃,繞過了沙人,剛好抓住飛過來的槍柄,順勢朝著玞刺過去。

    玞雙手向斜下方一伸,虛空中出現晶瑩剔透的沙礫,結成兩把三尺長的大刀。玞魔頭雙手舉到架過頭頂,輕而易舉地擋住了琰的進攻。

    “琰,你區區元嬰修為就想殺我,太狂妄了!”

    琰身后的沙人也已經重新聚集起來,劈頭朝著他砍下。

    琰向旁側一跳,快速地結了一個法訣,朝著玞一指“焚炎血戮!”

    玞的目光一凜,沙人奔到他的位置,他踩在殺人的肩膀上騰空而起,舉刀朝著琰砍過來。

    半個山谷的地面燃燒著藍色的火焰,沙人所在的位置就在中心。沙人被魔焰包圍,如同身在沼澤之中,身影慢慢矮了下去。

    魔焰吞噬了一切,只剩下黑色的焦土。

    琰擋開玞的雙刀,嘴邊掛著淡淡的微笑。

    玞臉色突變,慌忙回頭“雪柔!”

    雪柔掛在魔物的十指上,銀灰色的眼眸中空無一物。

    余嘯越看越納悶。這魔物看著挺厲害,作用就只是殺了玞的妻子和孩子,擾亂他的心而已嗎?

    琰也是輕輕嘆氣,魔物到現在都沒有傷害玞,對他的感情未免太深。

    “怎么了,玞。見面也不打個招呼,忘了她們的名字了嗎?”

    余嘯以為自己聽錯了,高傲的琰魔頭,居然用起了激將法,他不應該是那種提著槍就莽,百戰百勝的大佬嗎。

    激將法還真是管用,魔物把雪柔甩到一邊,舉起手臂,揮著利爪就朝著玞抓了過來。

    玞手一抬,三個沙人站了起來。

    魔物身上飄蕩著陣陣黑氣,兩下就撕開了沙人,直奔玞而去。琰用魔魂藍焰槍挑開一名沙人,直攻玞的背面。

    玞手中的沙刀突然發出魔氣聚成的黃色光芒,天地靈氣縈繞其上,威力大增。

    余嘯突然覺得透不過氣來,她身上靈力所化的防御罩閃爍幾下,滅掉了。

    天地靈氣混亂,空中烏云密布。

    她呼地一下站了起來,琰魔頭什么時候吃的北逆丹。

    烏云翻滾,越壓越低,昏天黑地,如同伸手就能碰到天。余嘯緊握著傘柄,不敢飛起,踮著腳看到厚重的黑云望不到邊,整個寧吉山都在范圍之內。

    寧吉山的魔族全都驚慌起來,紛紛跑到屋頂和城墻之上,觀看奇異的天象。

    這雷劫要是降下來,就算劈不死玞,他的屬地也都完蛋了。

    余嘯覺得自己失策了,她不應該傻傻地站在山坡上,應該找個山洞,或者挖個地道躲起來啊。

    玞也發現了不對,但被魔物糾纏,一時沒反應過來。

    烏云仿佛壓在每個人的心頭上,帶著壓倒一切的威嚴。

    本來魔氣滔天的琰突然收回了魔氣,如同死了一般。

    “是你的異象,”玞雖然回過神來,卻沒想明白,“你要和我同歸于盡?”

    “有魔物陪著你死,還不夠?”琰淡淡地說道。

    他體內魔氣猛地攀升,又被他強行收回,他卻像沒事人一般,只是臉蒼白了些。

    烏云頓了一息,劇烈地翻滾起來。雷聲轟鳴,烏云之中不斷有天雷閃動。

    一條手臂粗的天雷打在琰所在的位置,他身上突然白光大作,半朵青霜草的殘花飛在他頭頂,擋住了天雷。

    天雷如雨,余嘯在雷電中上跳下躥。

    “啪!”

    一道雷擊中她,還沒揣熱乎的上品法寶傘頓時被毀,傘面已經不見,只剩下黑糊糊的傘骨。

    天雷除了有抗雷屬性的法寶,其他的不管什么品階,都如同凡品。

    余嘯見青霜草花幫琰魔頭擋住兩次天雷了,把心一橫,抓下脖子上的花瓣,纏在澤幻珠上,順著山坡滑了下去,猛地把澤幻珠塞入山體之中,自己身形一動,鉆進了澤幻珠。

    嘟嘟和羞羞果一人捧著一只大獸腿,詫異地看著她。

    “別提了,”余嘯也盤腿坐在它們身邊,“就看咱們的造化了。”

    身在澤幻珠中,也能聽到外面悶雷陣陣,不時閃著電光。

    嘟嘟和羞羞果愣了愣,加快了吃食的速度。

    余嘯在澤幻珠中等了十幾日,外面氣息平靜了兩天之后,她才跳出了澤幻珠。

    天上的烏云還壓在頭上,電閃雷鳴,只是沒有降天雷下來。

    景象已經完全改變,沒有山坡山谷,周圍茂密的樹林消失得無影無蹤。

    兩個魔頭、還有那個魔物,都不見了。只有不遠處一片黑色的霧氣在飄蕩,一點生機也無。

    澤幻珠上的花瓣只剩下半片。

    余嘯一陣輕松,兩個魔頭太懂事了,居然同歸于盡。欣喜的大笑過后,她把目標對準了玞魔頭的城。

    城被天雷毀得只剩下一片廢墟,焦黑的殘垣斷壁上冒著縷縷青煙。

    城中留守的魔人不多,又遭到了雷劫重創,正是乘火打劫的好時機。

    她正準備有所行動,黑色的霧氣中伸出觸手一樣的一縷,無聲無息地纏到了她的脖子上。

    余嘯頓時被掐得只翻白眼,靈力也使不出來,又感覺到了熟悉的殺氣。

    黑霧拖著她進入霧氣中間。

    琰盤坐在焦土之中,法衣破損,渾身是傷,全身都是血。

    他雙眼緊閉,半邊臉焦黑,一只角都被削去了一半,看上去和死了差不多。現在離得近了,才感覺到沖天魔氣。

    黑色的魔氣像是天上的烏云一樣翻滾,似乎想從他的身邊逃離。藍色的魔焰圍繞在魔氣外面,阻擋著魔氣,二者相擊,掀起的威力讓琰魔頭周圍的空間都扭曲起來。

    他就像是一觸即發的炸彈一樣。

    琰魔頭正在重新沖擊化神,但受傷嚴重,無法把這些魔氣內收回識海,看這情形是要失敗了。天上異象重新聚集,隨時準備再次降下來。

    這就是琰魔頭說的,“只剩一口氣”的狀態。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