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37、姜衡自拍

    李均和姜衡兩人的婚禮進度一直在前進。(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先是將最緊急的幾件事辦完,訂結婚戒指, 訂禮服, 訂鞋子, 拍攝結婚照, 還有賓客名單確認。兩人緊趕慢趕終于在一周內將所有的邀請函都發了出去, 李均邀請的基本上是親人朋友,大多都是他爸商業上的伙伴,娛樂圈內就只有客棧熟悉的幾位, 也就是他們小群里的,他想了下,還是把周瓊鈺加進了名單,畢竟也算是照顧過他的同班同學。

    姜衡邀請了自己的家人和朋友, 以及圈內跟他關系好口風也比較緊的導演和演員, 人數也不少, 姜衡在電影圈工作時間也有十幾年, 大大小小的導演認識很多,合作過的大牌演員也數不清,篩篩選選也有二三十位。

    總歸是將所有的邀請函發出去了,之后又得等大家的回應,一個個去問其實還挺麻煩的, 特別是姜衡覺得麻煩到禿頭, 電話要一個個打,有些幾位導演還拉著他聊新劇本,問他有沒有興趣再合作一把, 姜衡現在對拍戲哪里有半點興趣,他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婚禮上面,就等著向大家宣布,他抱得美人歸!

    李均倒還好,親戚那邊都有他爸負責,再來跟他熟悉的幾位哥哥都知道他要結婚,然后就是曾經在鄉下認識的幾位朋友,現在也都在不同行業領域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李均就是可以自己非常佛系,卻能讓別人充滿積極向上的干勁兒。

    不知不覺,又迎來周六。

    李均和姜衡忙了一天邀請函的事,才開始做晚飯,這些天大多時間都在外面,吃的也是外面食物,再好吃姜衡也覺得有點索然無味,非常想念李均做的每一道菜,在他的哀求下,李均下午只好打電話叫人送菜過來,然后給他煲湯做飯。

    今天喝的是魚湯,吃的是紅燒肉。

    從客棧回來后,每天花一個小時健身運動的姜衡腹肌明顯恢復,體重也在逐漸回到原來的水平,為了結婚,一定不能胖,但肉還是要吃!

    兩人洗完碗,又到帶著沙子出去遛噠一圈,現在已經進入九月中,晚上的氣溫已經逐漸下降,沙子可以出去玩了,習慣被帶出去散步,不到時間它都不愿意回家。

    他們發現住的區域附近有好幾個方向可以走,之前往湖邊走的方向人多,這回他們往夜跑的方向,人就比較少,他們走的是小道,更不會跟夜跑的人相撞,兩人偶爾情動一下還能偷偷在樹下接個吻。

    不過,他們今晚遇到了點麻煩,寧靜的小道上多出來一只瘸腿的小野貓,走路的樣子也是一瘸一拐,一直在叫,應該是腿疼,聽起來有點凄涼,沙子直接用嘴去啄它的腦袋,小野貓也不怕它,被它輕輕啄兩下后,就不叫了。

    李均和姜衡相視一眼,越往前走路越黑,他們擔心沙的視力不好,也打算返程了。

    李均:“沙子,我們回去了。”

    沙子看看地上的小貓又看看李均:“嘎嘎。”

    姜衡:“怎么辦?”

    李均:“還能怎么辦,帶回去吧,反正養一只是養,養兩只也是養。”

    姜衡抱起沙子,李均則把受傷的小貓咪抱起來。

    兩人也不繼續散步了,而是直接回家。

    回到家中,光線得到補充,小貓的毛色就顯得更加清晰,是一只正八字臉的黃白色小貓,估計長大后是一只橘貓。

    也行吧,他們家也不挑什么品種不品種,畢竟沙子原本長到這個時候都能可以進鍋的家禽,也就不在乎是否再多一只小貓了,就當作沙子給自己找的小伙伴。

    李均對沙子說:“以后它跟你同吃同住,是你的小伙伴,你要好好照弟弟。”

    姜衡:“你確定這是弟弟?”

    李均找來消毒酒精和紗布,清理小橘貓小腿上的傷口。

    處理完后,他抱起小貓咪遞到姜衡面前:“你看看是不是弟弟。”

    姜衡一臉嫌棄道:“蛋蛋真小。”

    李均:“不要拿自己和貓比,要點臉。”

    姜衡驕傲道:“和你比,我也是大一點的。”

    李均只好給姜衡一個白眼,他暫時不把小貓放出門,給它做了臨時窩,放在沙子的舊窩旁邊,把小貓咪放了上去,沙子決定今晚陪它的新伙伴,也不去新窩窩睡覺了。

    姜衡:“沒有貓砂怎么辦?”不一會兒,李均從雜物間里找出一袋貓砂,他上前幫忙剪開袋倒進貓砂盆,“我們家居然還有貓砂和貓砂盆?”

    李均說:“二哥之前在我這兒寄養過一只貓,那只不太合群,不過住了沒多久,二哥就把它帶走了,留下幾袋貓砂,貓糧是真的沒有,明天早上再去買的吧。”

    姜衡:“那它晚上要餓了怎么辦?”

    李均:“我記得咱家好像還有羊奶,先泡一點,能撐到明天早上的。”

    姜衡:“還是你厲害,什么都知道。”

    李均說:“你少花點心思琢磨公開咱倆的事也能知道。”

    姜衡戳了戳沙子的毛:“說你呢。”

    正準備睡覺的沙子:“……”干我屁事。

    處理完兩只小東西,李均和姜衡終于想起來他們今晚的安排。

    好幾期節目都沒看,今晚好不容易有了空閑,兩人洗完澡后爬到床上靠著一起看第八期。

    李均也好久沒聽到姜衡吐槽了,彈幕的畫風依舊沒有變,喪氣的網友永遠在喪氣,見不得別人好的網友看什么都覺得這不對那不對,剩下的就是嘉賓的粉絲和水軍,以及正常的觀看的網友,營業的營業,追星的追星。

    姜衡的粉絲這期節目已經安靜很多了,辱罵李均的網友也沒幾個。

    因為今天正好是姜衡三人被安排在客棧自己解決午飯那一集,李均衛延四人則在屏幕的另一邊觀察邊吐槽他們三人糟糕的表現。

    這一集的粉絲對姜衡的表現真的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大、開、眼、界!

    看到這里,網友們才意識到非常不對勁兒——

    “這個分組是什么意思?姜老師也屬于不會做飯行列?”

    “給機會他們三人展示精美絕綸的廚藝?”

    “今天的標題應該改成:震驚,離開李均后的姜老師居然對廚藝一竅不通!”

    “wdm,這個分組絕了,也就是說李均和衛延中有一個是姜衡的男朋友,節目組這是在明晃晃的告訴我們真相嗎?再猜不到是不是要切腹自盡。”

    “再get不到節目組的心思,我可去直播吃姜衡拿過的鍋鏟!”

    “誰能告訴我,這是不是我認識的姜老師?我認識的姜老師不可能這么沙雕!”

    “誰告訴他們一杯就是一碗飯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xswl,連菜都不會切,你們到底被家里人寵到程度?”

    “這么說,李均一直很寵姜老師……?”

    “我要向均哥道歉,之前真的覺得他會做飯沒什么,直到我看到這三個沙雕,他簡直就是個天使!”

    “今天的姜老師好蠢……”

    “同感,但也好可愛啊,甜死我了!”

    節目中,他們三人從廚房出來后,網友們內心想把他們按在廚房地上打一頓——

    “我擦,這廚房還能用嗎?”

    “作為一個廚藝愛好者,要是誰把我的廚房弄成這樣,怕早已成為我的刀下亡魂!”

    “狂風過境也不為過,我怎么感覺衛老師額頭的青筋快爆起了。”

    “咦?均哥還會散打?我居然支持他把姜老師打一頓!”

    “我也……”

    “不行,我是真的想打死他們,手好癢。”

    “果然,我就知道這豬食超難吃的!”

    “神他媽茶泡飯,哈哈哈哈哈!”

    “問個問題,咸菜是姜老師從家里帶的,最后他給均哥打電話時夸均哥做的咸菜很好吃,這個邏輯順下來,最終得出來的結果是什么?”

    “……”

    “……”

    “啊啊啊啊啊啊臥操啊啊啊啊啊我磕的cp他媽是真的!”

    ……

    姜衡看完節目后,姜衡滿臉堆的都是笑意:“突然不想公開了呢。”

    李均無奈地看著他:“……”就現在這樣跟公開有什么區別嗎?

    關掉平板,姜衡果斷抱起李均的手機刷微博,兩人經常這樣,倒沒什么。

    要是關掉屏幕,手機里肯定倒映著他笑得特別詭異的臉。

    李均只好起床去刷牙,等他刷完回來,姜衡撲過來猛親他的臉,薄荷的味道,真好聞。

    李均:“干什么?”突然這么熱情。

    姜衡:“感激上天,這群網友終于有了智商,知道我倆正在同居了。”

    李均猜網友肯定不是這么回應的,但他也不在乎這個,下周就要在節目里公開,好像也沒什么可以回應的。

    李均打了個哈欠:“睡覺吧,咱們明天上午還要挑選結婚使用的照片。”

    姜衡這才想起來:“好,睡覺。”

    睡下前,李均總有種不詳的預感,但姜衡親吻他耳垂,弄得他癢癢的,這個預感一下就消失了,直到第二天早上,他接到高信的電話。

    李均剛起來,頭腦還不太清醒:“你說什么?我昨晚發什么微博了?”

    高信:“不是你發的嗎?”

    李均抓過自己的手機,打開微博,看到那條轉發幾萬條的微博的發布時間,用力的按了按太陽穴。

    這時間正是他們昨晚看完節目之后,李均說:“昨晚姜衡用我手機刷微博。”

    高信:“……”

    與此同時,迷迷糊糊中的姜衡也接到伍琛的電話,站在梳妝臺前的李均都能聽見了伍琛的咆哮聲!

    “姜大傻,你昨晚是不是偷偷用李均的號發微博了!”

    姜衡完全沒反應過來,咕噥:“啊?沒有啊,我用我自己的。”

    李均又看了看自己微博下的那條微博。

    李均123:good night。[姜衡自拍。]

    作者有話要說:  【二更】

    ----

    姜衡:小均,我抵死不公開。

    李均:……

    姜衡:真的,我發誓。

    李均:……[冷漠臉]

    ----

    謝謝丸子很快樂扔了1個地雷

    謝謝沐綰歌扔了1個地雷

    謝謝素月清秋扔了1個地雷

    謝謝?折枝扔了1個地雷

    謝謝大家的營養液~~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