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32章 速度如影(感謝 ooo66的萬幣打賞支持)

    藍瀾想再補一爪擊斃血流半個身子的莫珂,可惜已經沒有時間,因為木關挾著憤怒以及因為莫珂逃脫的狂喜攻了過來,他不得不抵擋。(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伸出左手往后狠狠一甩,嘭,拳掌相交,爆出一片勁力波紋。

    轟一聲巨響,以兩妖站立處為中心,街道石板猛然炸開往十丈外席卷。

    兩名妖心境大妖全力出手近身搏斗,且絲毫沒加收斂,余波威力震得附近樹木店鋪劇烈搖晃,不時有“咔嚓”的斷裂聲響,三十丈范圍的妖修一個個大驚失色,挨得近的連滾帶爬往遠處跑,生怕被波及丟掉小命。

    藍瀾實力較木關遜色,只一擊便左臂酸軟,胸口隱隱作痛,氣息翻涌不暢。

    他知道擋不住木關攻擊,是以出掌抵擋化解的同時,順勢借力,自碎石灰塵囂起中沖天飛出,去如電火,右手利爪如勾,有藍色妖氣迸發,發出嗤嗤破空聲,抓向倉皇往遠處飛掠的莫珂。

    不殺了代表祭塔談判的祭徒,制造出大事端,他回去如何交差?

    莫珂腳下急點,往十數丈外躍去,空中甩出一串血珠子,他心中驚魂未定,一時間,腦子有些混亂,先前還與羽族大妖談得好好的,為何藍雀大妖突施殺手?

    要說為了正式談判前的幾句挑釁,莫珂是怎么都不會相信。

    能修煉到妖心境的大妖,豈會有蠢貨?

    就連白頭翁翁疾的暴躁易怒,莫珂都認為有故意做作的成分在內,也是談判的需要,一個扮紅臉一個扮白臉的伎倆而已,只是被他一通不按規矩出牌的怪招給打亂了節奏。

    對于一直扮笑臉的藍瀾,莫珂實在想不通這又是為何?

    刺殺他如果也是談判需要,那就真是見鬼了,這里面,肯定是有利益之爭。

    他能躲過去,是藍瀾靠近他的時候,提到“鶯娘”二字,因為鶯娘的那封回信,把約見地定在六百里外沙州的淺翠城,使得莫珂對鶯娘戒心大起。

    藍瀾提及鶯娘,不得不讓敏感的莫珂對藍瀾的立場產生懷疑,是以心悸剎那,想也不想矮身施展虛羊步,躲過了最致命的偷襲,眼下這點皮肉翻轉傷口,看著嚇人,其實沒甚大礙。

    見藍瀾與木老拼斗一招,仍然鍥而不舍借力追來也要置他于死地,他心中有些明白了。

    這家伙是想栽贓嫁禍,攪黃這次的談判。

    如此推斷,得利的只會是羽族內部堅決要求投靠人族的那一方。

    那么藍雀的真實身份昭然若揭,他是打入對方內部的奸細!

    莫珂在心中嘿然冷笑,還真是好算計啊,藍瀾用談判代表身份擊殺祭塔的談判祭徒,斷絕摶風一派系的后路,使得祭塔震怒,羽族順理成章沒有退路只能投靠人族。

    他既然看破了藍雀的鬼蜮伎倆,便不會輕易涉險,遠遠避開便是。

    在白楓城內,藍瀾還能掀起多大風浪不成?

    他已經悄然呼叫了樹祖前來,必須保證留下這頭暴露身份的藍雀,還得是活口,后面再與摶風他們談判,這可是一手絕好的牌。

    剴力怒吼一聲,身軀黑霧繚繞,毛發飄動,他擋在沖殺過來的藍瀾必經之路上,狠狠一拳轟了出去,出拳瞬間,拳頭上有不起眼的淡金色澤閃爍,他已經領會樹祖施展金剛拳的一些精髓訣竅。

    “找死!”

    藍瀾冷哼一聲,他本身以速度取勝,與妖心境同階硬碰硬,確非他所長。

    若是對于阻擋他的血脈境小妖也要繞過去的話,他這張老臉就丟盡了,他不屑去繞,去勢不變,在利爪對上黑氣縈繞的拳頭之前,四趾并攏,尖爪合一,突出的骨節如金屬錐形銳利,藍芒閃爍,這是他的絕技之一,錐爪拳。

    他是成心要破壞羽族內部某些保守家伙與祭塔的談判,順手打殺幾個祭塔妖衛,也無不可,耽誤不了多少時間。

    嘭,拳爪相擊。

    剴力于瞬息間施展三重拳勁,頓時感覺如身處驚濤駭浪,面對四面八方的攻擊,冰寒妖力一潮接一潮,綿綿不絕,侵蝕消耗著他的拳勁,而他卻找不到爆發的方向。

    這才知道,他與妖心境大妖的差距之大,不是掌握一點金剛拳訣竅能夠彌補。

    一層淡藍冰霜,自他戴著的拳套往手臂蔓延,薄薄的,所過之處,連汗毛都凍得根根僵直晶瑩發亮。

    剴力再次大吼發聲,一抹淡金由肩過臂,瞬間直達拳頭。

    “轟”,剴力手臂上覆著的冰晶震成粉末,他用領悟的金剛勁力,奮勇朝前,彪猛一擊,終于把對方攻擊他的冰寒妖力生生打得一滯。

    他腳下石板受力不住龜裂片片爆開飛濺,大猩猩心驚之余,趁機咚咚咚往后急退,一步一個深深的腳印,如刀削斧刻,直到三丈外才穩住身形,他右手還僵在空中,微微顫抖,有霧氣蒸騰。

    從交手到剴力敗退,說來很長,其實就短短一息。

    不知情者瞧著,還以為大猩猩是觸之即潰。

    藍瀾眼睛微瞇,他這一招并沒有留手,用的是妖力陰勁,居然沒有把擋路的大猩猩打飛打殘,連打倒都沒做到,真是見鬼。

    先前不顧臉面偷襲一頭沒有戰力的山羊,也奇怪的失手,他郁悶得臉都青了。

    祭塔的小家伙,都這般厲害么?

    就這稍稍一阻,木關已經化作一溜殘影再次攻到。

    一根木拐突兀伸出,對著藍瀾后心敲去,拐影如霧,把藍瀾全身上下左右籠罩,眨眼間,便砸碎了藍瀾的身影。

    下一瞬,藍瀾卻完好無損出現在左近,擊碎的只是他留下的殘影。

    木關橫拐一掃,一蓬毫毛細針憑空出現,像一張丈許大小的針網,罩射向剛剛出現的藍瀾。

    藍瀾不愧是以速度見長的妖心境后期妖禽,不再與木關糾纏,連續幾閃,躲過絲絲刺響的毫針,留下一串殘影惑敵,自己再度飛向跑去遠處的莫珂,他要擊殺的目標是莫珂,與老狐貍糾纏無益。

    剴力驅逐掉手臂經脈內侵入的冰寒妖力,正好瞧見藍瀾突破木老的攻擊封鎖,他一腳蹬在破裂的石板上,砰,石碎飛濺如雨,他身軀如彈橫蠻撞向藍瀾的必經之地,雙拳擺出望月式,蓄雷霆之勢,猛地轟去。

    “自不量力!”

    藍瀾嘴角掛一絲冷笑,這次沒有選擇出拳與大猩猩對攻,他鬼魅般的身影眼看著是撞了上去,實則避過拳頭,從大猩猩頭頂越過,只是速度太快,像是從大猩猩身體穿過去一般。

    “砰”,藍瀾凌空一記倒踢,正中剴力后心。

    雙拳轟在空處,心知不妙,不及防備的大猩猩,瘋狂運轉妖力和微薄的金剛勁力于背上,卻也給蹬得拋起五六丈遠,空中撒出一道血雨。

    撲通,大猩猩重重地摔撲在碎石地面,砸出一個石坑,半響爬不起來。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