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94、穿回來第九十四天

    第九十四章

    賀千建目光霎變, 脖子往前一抻就要說話, 辯解已經到了嘴邊,余光不經意瞥見賀言風的神色, 猶如一盆冷水淋頭,恢復了理智,他僵直地坐著,抿緊了嘴。(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于飛將賀家人的神色收入眼底, 心底松了口氣的同時, 又浮起些許疑惑,他壓了壓眼底的懷疑, 不動聲色道:“那么,能和我說說你們之間的摩擦嗎?”

    江臣抬眸,視線從神色僵硬的賀千建身上淡淡略過,稍稍偏頭,目光所及是下顎緊繃的少年。

    “這件事說來話長。”他淺淺勾勒下唇,很快又回落下去, 淡聲道:“于警官想讓我從頭說起還是簡單概括一下。”

    “從頭說起, 越詳細越好。”于飛看了眼賀家人,問:“需不需要找個單獨的房間?”

    “不用了,這件事賀家人也應該知道。”江臣沉吟一瞬, 緩緩道:“2000年6月,我在北光中路親眼目睹了一場車禍,一輛貨車與一輛小車相撞,街上沒有其他行人, 我獨自一人救出了小車司機和里面的兩個男孩。”

    聽到江臣第一句話起,賀家人就集中了注意力,當他提起時間和地點時,賀家人神色驟變,賀千建豁然變色的臉夾雜其中,倒沒有顯得多么突兀。

    江臣似乎沒看到賀家人突變的神色,他輕輕拍了下賀千閔的腿,繼續道;“我最后一個救出來的男孩年齡最小,受傷最嚴重,我本來想等到救護車來了再走,但當時我家里有些急事,就把他就給了后來出現的路人,先一步離開了。”

    于飛若有所思的看了眼賀千建,收回視線點點頭,示意江臣繼續。

    江臣:“距離車禍大約過了一周,我朋友發現有人跟蹤我,并且在期末考試的前一天騎自行車撞傷了我。”

    于飛道:“你怎么確定那人是在跟蹤你?”

    “他親口承認。”江臣輕描淡寫道:“從車禍那天開始,他暗中跟蹤了我將近三年。”

    “三年半?”年輕警察道:“這種情況你完全可以報案,而且之前我們問你身邊有什么異常情況的時候,你怎么沒有提起這件事?”

    “因為我很確定他與這件事無關。”江臣道:“而且我也是這個學期才知道他跟蹤我的事情,之前我并不知情。”

    “他為什么撞傷你,與你目睹的那場車禍有關?”于飛瞬間抓住了重點。

    江臣視線落在額頭上已經滲出冷汗的賀千建身上,停頓了兩秒,收回視線道:“因為在被他撞傷之前,我本來準備去醫院看看受傷的那個小男孩。”

    于飛一針見血道:“你的意思是,跟蹤你的人撞傷你,是為了阻止你去醫院。”

    年輕警察藏不住話,連忙追問:“為什么?是那場車禍有什么蹊蹺嗎?”

    江臣目光掃過賀家每一個人的神色,最后落在賀千建身上:“不僅僅只是蹊蹺,甚至是靈異。”他并不賣關子,繼續道:“在車禍發生之前,我就已經注意到了那輛車,當時車朝南開,坐在司機身后的是大一些的那個男孩,可車禍之后,他卻出現在了副駕駛后面的座位上,而司機后方座位上的男孩,變成了我最后救出的小男孩。”

    楊蘊臉色劇變,倏地看向賀千建,賀言風緊緊握住她的手,朝她輕輕搖頭,制止了她想說的話。

    事實上,他心里的震驚完全不亞于妻子,盡管之前收到了江臣發來的監控視頻,哪怕已經對當年的車禍產生了懷疑,可在江臣以目擊者的身份親口說出當時的情況之前,他心底都還抱著這一切或許都只是誤會的期盼。然而江臣的話猶如當頭一棒,讓他徹徹底底清醒了過來。

    不僅僅是賀言風感覺當頭一棒,賀千建也感覺自己像是被當頭一棒砸得頭暈眼花,他萬萬沒想到江臣會在這個時候在賀家人和警察面前說出這件事,他深深埋著頭不敢抬眼,怕看到賀家人冷漠仇恨的眼神。

    此時,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腦海里一遍遍呼喚系統。

    大概是感覺到了他的急迫,這一次系統終于回應了。

    【什么事?】

    混雜著電流的冰冷電子音宛若天籟,賀千建緊繃的神經都松弛了些,怕系統又會不理會他,他沒有絲毫廢話也根本不敢抱怨,就把所有情況快速講述了一遍。

    系統聽完好一會兒沒有說話,賀千建焦急地在腦海里道:【系統?系統!你還在不在?】

    就在此時,消化了這個信息的于飛繼續問道:“您能夠確定,你當時沒有看錯?”

    “確定。”江臣道:“車禍發生在一瞬間,后面的人都系著安全帶,不可能有時間迅速交換位置后又重新系好安全帶,我救他們出來的時候,他們身上的安全帶都系的好好的,我記得很清楚。”

    “怎么可能?”年輕警察不相信:“你眼花了吧。”

    “他沒有眼花。”賀千閔低著眼淡淡道:“我就是當時車禍的小男孩。”

    年輕警察一愣,有些茫然地看向于飛。

    于飛早就從賀家人的神色里看出了些東西,此時聽到賀千閔的話也不覺得奇怪,反而火石電光之間找到了其中關竅:“那個大一些的男孩就是賀千建?”

    江臣稍稍側頭,看向賀千建。

    于飛和年輕警察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賀千建低著頭看不清神色,似乎也并不知道所有人都注視著他。

    就在年輕警察以為賀千建心虛時,他慢慢抬起了頭,直直望著江臣道:“當年確實是你救出了我和千閔,我很感謝你,但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記錯了還是有其他原因才會這樣說,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既不能預知車禍也不可能在一瞬間把自己和別人換個位置,如果我真的有這種本事,不就是超人了嗎?”他自嘲一笑,看向于飛道:“如果你們懷疑我,我可以接受檢查,哪怕是送到實驗室研究我也愿意配合,現在我百口莫辯,也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我沒有做過,只能向大家證明我真的是個普通人。”

    于飛道:“我們只是過來問詢調查,不會抓人研究。我們可以繼續嗎?”最后一句話,是于飛看向江臣說的。

    江臣點點頭,無視客廳里各色復雜地神色,將高二下學期見到孫志威脅張志鵬,孫志帶著人將他堵在巷外,以及暑假時在滑冰場發生的矛盾簡單說了一遍,“孫志害怕被學校勸退,直接找到了我,用賀千建交代他做過的事情為籌碼,要求我去校領導面前替他求情。”

    “那些事都是賀千建指使的?”

    賀千閔轉頭看向賀千建,翹起一側嘴角道:“當時孫志說這些的時候我也在場,他手機里來往的短信全都在,我們以防萬一備份了一遍,我知道你很謹慎,和孫志聯系用的一直是另一個手機,但是我們還是找到了你的ip,需要給你看看嗎?”

    對上賀千閔譏誚的神色,賀千建極力掩飾著自己難看的臉色。

    他敢暗示車禍的真相是江臣和賀千閔污蔑,是因為系統告訴他哪怕江臣他們說破天也找不到任何證據,事實也確實如此,可他卻不敢保證孫志沒有留下證據也不能確定江臣是不是真的查到了他的ip。

    系統雖然在他的腦海里,卻并不是無條件聽他的命令,而且因為系統規則的限制,只有在他使用交換和最優選擇功能的時候,系統才會出手,而賀千建和孫志有段時間幾乎每天都要聯系,根本無法驅動系統每一次都為他掩藏ip,只能自己想辦法從黑市買了張據說隱藏信息的電話卡和孫志聯系。

    見賀千建一直不說話,賀千閔冷嗤一聲:“你不會說這是我和我哥為了誣陷你偽造的證據吧。”

    賀千建慌亂道:【我該怎么辦?】

    系統:【承認。】

    【承認?!】賀千建在腦海里尖叫一聲:【我承認了在賀家就待不下去了!】

    【我早說過不要做這些無用的事。】系統冷冰冰道:【有我在,你在哪里都能成為人上人,何必一定要待在賀家。】

    【我必須留在賀家!】賀千建咬牙道:【這些東西是我和江臣交換的,換過來了就是我的,他憑什么搶回去。】

    【那就承認。】似乎知道賀千建會反駁,系統很快接著道:【你只需要承認聯考之后的事情。】

    賀千建琢磨了許久,恍然大悟:【孫志高一丟了手機,現在的手機是后來買的,并沒有之前我讓他跟蹤江臣的證據。】

    賀千建看向江臣,神色羞愧:“我承認,之前聯考沒考好,所以一時沖動就讓孫志去找你麻煩,后來在滑冰場也是因為期末考試成績耿耿于懷,才會找你麻煩和你打了一架,是我太小心眼,對不起。”

    “但是我不承認讓孫志跟蹤過你,包括他騎自行車撞你,也不是我的意思,當時你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可能阻止你來醫院看我和千閔。”賀千建一臉坦蕩:“我做過的事情我都承認,我也知道我錯了,但是我沒做過的事情,我不可能承認。”

    江臣有些詫異地抬眸,賀千閔給了他一個“早料到如此”的表情,此時此刻,江臣才知道,為什么這么多年賀家人都沒有看出賀千建絲毫破綻,因為他深諳哪怕說假話也含雜一分真的說話技巧,并且賀千閔說得沒錯,賀千建之前在書房真的不如此刻的演技發揮。

    于飛忽然問道:“你在江臣出事前一天,帶著花去禮德大廈做什么?”

    “我去找——”腦海里響起系統的聲音,賀千建聲音一頓,自然地接著道:“去找我一個朋友,不過那天我沒帶花,那個女生也是我未婚妻的朋友,我不可能給我未婚妻的朋友送花。”

    于飛道:“可是那天有人見到你帶了一束花進電梯,再下來時話就不見了。”

    賀千建道:“應該是那人看錯了,我不可能送花給我未婚妻的朋友。”

    于飛緊緊盯著賀千建的神色,收回視線,對賀老先生點了下頭道:“我們今天的問詢就到這里,打擾了。”

    “不是還要問千建嗎?”賀老先生淡淡道。

    “該知道的我們都知道了。”于飛起身:“今天打擾賀老了,得罪的地方過幾天一定登門拜訪道歉。”

    “不必了。”賀老先生擺手道:“我還不知道你小子什么德行,快走吧。”

    于飛笑笑,在年輕警察驚訝的神色里,和賀家人道了別,離開了老宅。

    回警局的車上,年輕警察實在憋不住話,問道:“老大,我們這次過來是不是無功而返啊,我怎么覺得什么都沒查到。”

    于飛一邊開車,一邊淡淡道:“你覺得他們誰說的是真話。”

    “我覺得他們說的好像都是真的,不過車禍那事確實挺靈異的,哪有人能夠瞬間換個位置啊,我就不太信,不過小劉說的那監控視頻也挺靈異的,而且都發生在同一個人身上,要說巧合也說不過去……”年輕警察湊過去道:“你呢?老大你覺得誰說的是真的?”

    “一切不合理的背后都藏著線索,揭開那些線索就是真相。”于飛勾唇道:“派人給我盯著賀千建,我倒是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有什么異于常人的能力。”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