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八十四章 雙胞

    秋夜和水門向三代火影匯報了任務的詳細內容。(看啦又看小說網)

    聽完后,三代火影抽了口煙,說道,“川之國有了那么一場勝利,那邊的兵力可抽出一部分到雨之國,像你們這些年輕的忍者就先不用上戰場了,休息幾天吧,最近完成一些普通任務就好。”

    忍者這個職業,主要就是完成各種各樣的任務來賺取傭金,同樣忍村也是靠著這些傭金維持,在和平期年間,有許多委托人會發布任務,而這些委托人可不會因為發生戰爭而消失,最多有點影響,但還是有大量任務囤積著。

    倒不如說某種類型的任務隨著戰爭爆發而更加多了,其中之一就是護衛任務,木葉的人手目前其實相當不足,畢竟大部分忍者都上了戰場。

    但這些任務也不能不做,畢竟任務完成數量、任務完成率對一個忍村來說可是相當重要,畢竟數據越好,委托人才會越相信。

    戰爭的其中一個原因,便是為了彰顯村子的武力,勝利了才代表強大,那么才能吸引更多的委托人。

    所以,村子之間的戰爭,是絕不會將所有忍者都派上戰場的,總會留一部分去完成那些普通任務,秋夜和水門在三代火影眼中都是珍貴的苗子,也上過戰場了,經歷過惡戰,有足夠的理由留在村子里,他可不敢真的把兩人一直丟在戰場上。

    死了怎么辦。

    在秋夜前往川之國的那段時間,他的三名隊友便是留在木葉執行一些低級任務,而秋夜回來后,作為中忍的他就能帶領他們去執行比較高級的任務了。

    出了火影大樓,兩個各自回家,他們還有兩三天時間可以休息,便相約明天在十三號演習場見面,一起修煉。

    回到家中,家里只有新宏一人,媽媽望月玲并不在,新宏正拿著一堆東西準備出門,當中有衣服,也有營養品。

    “媽媽呢?”秋夜問道。

    “快生了,現在在醫院呢。”新宏的聲音有點焦急,現在戰爭期間,他的工作量其實挺大的,怎么說也是木葉少有的幾個武器供應商,難得能抽空出來,當然是趕緊去陪老婆了。

    秋夜自然是跟著一起去醫院了。

    木葉醫院住院樓,望月玲一副百無聊賴的樣子,看見自己丈夫和自己兒子一起來看她,樂得眼睛都要發光了。

    她的預產期就在最近幾天,前一個星期已經住進了醫院里,可真是快悶死她了,每天發呆,休息,發呆,再休息。

    “小夜回來了啊,沒受傷吧。”望月玲笑語盈盈,一副慈母的樣子問道。

    “一點輕傷,已經痊愈了,之后一段時間應該都不會上戰場了,火影大人讓我去完成那些普通任務呢。”秋夜說道,戰場上的傷輕輕帶過,說著些能讓望月玲安心的話。

    “那就好,你也可以看著弟弟妹妹出生了。”望月玲果然放松了許多,一臉神圣地撫摸著大肚子,散發著母性的光輝。

    秋夜不是沒有見過孕婦,但每次看見時都內心都有種很偉大的感覺,更別說是自己的母親了。

    望月玲拉著秋夜一直說話,一旁的新宏覺得自己好像被無視了,重重地嘆了口氣,抬頭一看,還是沒人理他。

    明明之前每次來看老婆時,親愛的妻子那滿腔的幸福感都藏不住要溢出來,哪像現在,難不成自己只是備胎嗎?

    他都故意發出聲響了,那么充滿憂傷的嘆氣聲,就沒人能聽見嗎,虧你秋夜還是個忍者!

    還是說,其實聽見了,但故意無視?!

    想起自家兒子的為人,新宏覺得這非常有可能,太過分了,你作為兒子,需要孝順的可不只有老媽,還有老爸啊!

    你的忍刀還是我打造的呢!

    怨念非常的大,秋夜的見聞色還是第一次聽見如此強烈怨念的‘聲音’,心中不禁感概,自己的老爸到底有多缺愛啊,等到弟弟妹妹‘們’出生后,也不知他會不會患上產后抑郁。

    但現在沒空理會自己老爸,需要關懷的只有媽媽就夠了,在以后,還有兩個小家伙。

    一副我是好哥哥的表情看著媽媽的肚子,現在秋夜已經可以清晰聽見了,在媽媽的肚子里,有著兩把‘聲音’。

    “雙胞胎啊……”

    望月玲似乎早已經知道這件事,因為她正興致沖沖地跟秋夜商量著名字的事,字里行間,都顯示著她要想出兩個男孩子或兩個女孩子的名字,孕婦的心情一日三變,雖然說之前已經想好了兩個名字,但現在她又覺得那些名字有點土,要重新再取過。

    秋夜沒有怎么發表意見,只是聆聽著媽媽的意見,他不像水門,他有自知之明,在起名方面,或許比水門好一點,但絕對好不了多少。

    之前跟玖辛奈說自己那忍劍術的前綴名時,還被狠狠嘲笑過呢,尤其是打算結合風遁的‘風鋒’,被笑慘了。

    明明就很好啊,風的鋒利,不是很貼切嗎?為什么會被這樣反對!連他的隊友都是一臉嫌棄!

    木葉醫院不允許家屬過夜,天色漸暗后,秋夜和新宏被護士趕了出去,對此新宏十分憤怒,他和自己妻子還沒說幾句話呢!

    因此,在回家的路上,他都沒有跟秋夜說話,正擺著冷酷嚴肅父親的譜。

    然后他就發現,秋夜好像也不怎么想理他,心請很好地哼著小調走著。

    扎心了,當天夜晚新宏睡得不怎么好。

    翌日一早,秋夜便來到十三號演習場,開始修行。

    當日上三竿,水門和玖辛奈才姍姍來遲,隔著老遠就能聞到酸臭味,不過聞著聞著就習慣了,吃著吃著也會吃飽。

    但水門還是很有上進心的,他一直希望能追趕秋夜,而當一起上過戰場后,水門發現目前來說兩人的差距好像還挺大的,要加把勁了。

    于是他也開始進行飛雷神的各種實驗。

    最近一段時間,水門的課題只會有兩個,深入研究飛雷神,還有進一步開發螺旋丸后續衍生的理論。

    剩下玖辛奈也沒有閑著,竟然也開始努力修行,這可是十分難得啊!

    這時,秋夜突然想起一件事。

    “那么努力,難道你今年能畢業嗎?”秋夜停下修煉,開口問道。

    “是啊!”玖辛奈說道,手上動作卻沒有停下,“本來猿飛大叔打算讓我再留一年的,但我吵鬧哭著要畢業,他被我煩怕了,才答應讓我參加畢業考試,不過他也表示我的考試會很難,所以我現在要努力修煉變強!”

    “再留一年也沒什么啊,畢竟你身份特殊。”

    “哼!明明我們一起被人叫做怪物鐵三角,但是我要留到六年級才畢業,豈不是丟臉死!”玖辛奈氣沖沖地吼道。

    “不,其實你沒有和我們一起畢業時,已經丟了很大的臉了。”這句話秋夜沒有說出口,因為怕被打,玖辛奈可不會想水門一樣慣著他,任由自己的破嘴說著賊損人的話。

    最主要的原因,是秋夜在練成見聞色,而且感知水平慢慢變強后,他漸漸能聽到玖辛奈身體的深處,藏著一股非常可怕的‘聲音’,充滿了憎恨、惡意等等感情。

    秋夜相信,這便是封印在玖辛奈的尾獸,九尾了。

    所以他現在不怎么敢刺激玖辛奈。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