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四十五章 兩位正主出現

    傍晚時分,雷洛終于趕到了黑風寨山洞的入口處,在守衛奇怪的眼神中,裝出一副‘身受重傷’的樣子然后走入其中。(www.vzwzdv.live)

    依舊是在那個古色古香的房間內,他是‘顫顫巍巍’的將無底洞內發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說了出來,當然其中自己滅掉黑虎的事情改為了僥幸逃得性命。

    “這么說,你們運氣很差的遇到了上次襲擊阿豹他們的那只黑虎,而你是在黑虎攻擊阿豹三人時,才九死一生的逃了出來,他們三個就沒你運氣好了,結果都沒有逃出來,對吧?”

    冷面書生依舊是坐在他的太師椅上不咸不淡的陳述了起來,仿佛手下的陣亡并沒有讓他感到痛心一般,頗有些無情無義。

    在冷面書生對面,雷洛此時將裝滿蝕心草的藥包放在腳邊,整個人全身上下有著數道傷口,臉上更是涂滿了泥土和干枯的血跡,除非對方能夠驗血,不然絕對不可能看出來他是裝的。

    “回二當家,我在逃出無底洞后一路上遭遇了無數猛獸,其中更是有數次差點交代,所幸還是逃了回來,如果豹哥三人真活著的話,他們的腳程應該會比我快不少,一定會在我之前先回到寨內的,”雷洛仿佛心有余悸的說道。

    “看來他們三個是真的命不好,不過所幸蝕心草和你是回來了,至于他們三個,死了也就死了吧,”冷面書生沒有絲毫惋惜之意,薄情寡義的說道。

    聽到此話后,雷洛心中冷笑,當初還說不會虧待三人,結果現在如此無情無義,果然這冷面書生也不是什么好東西!

    “那么,二當家,這些蝕心草要怎么處理?”他也不想糾結豹哥他們三人了,連忙問出此行的目的。

    不過他知道,這個問題已經有了答案,冷面書生不可能完全相信他,一招對方的謹慎性格,這些蝕心草肯定會自己調配。

    “此行任務你完成的不錯,沒有愚蠢到陪他們三個一起死在那里,至于這些蝕心草的話,放在這里好了,我會自己處理的,你先下去休息吧,”冷面書生終于開口打發了。

    “那二狗就先下去了,”雷洛連忙裝出一副心力憔悴的模樣說道,然后就‘一瘸一拐’的走出了房間。

    看著雷洛走出房門,冷面書生看了看地上的蝕心草后思索起來:“那地方的野獸還是如此棘手,這小子看來運氣是真的不錯,居然能夠在那種怪物手上逃得性命,人也算機靈,但是……”

    就這樣,雷洛交完差后是返回自己干活的地方,繼續那黑風寨醫師的工作。

    一連數日之后,整個黑風寨都沒有其他大事發生,倒是那些土匪來來去去的更是頻繁。

    十余日后,雷洛像往常一樣去山壁上采藥,就在返回的途中,他卻看到幾個黑風寨土匪行事匆匆的跑過這邊,看上去忙忙碌碌的。

    就在他走到黑風寨大門口時,就看到冷面書生穿著一身嶄新的儒袍,一臉正色的在山洞外面恭敬的站立著,那模樣就像是在等待著大人物一般。

    在他身后更是站立著數名小頭領,此時同

    樣神色恭敬的站立在冷面書生的身后。

    在他們旁邊,白家的人馬也一臉正色的站立著,而白家這邊帶頭的自然是那位白風統領了。

    “二狗,你把藥草放一邊,站到我身后來,”冷面書生突然看到雷洛采藥回來,連忙叮囑道。

    “好的,二當家,”雷洛聽到后連忙將藥草放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然后整個人緊緊靠了過去,就這樣站到了冷面書生的身后,和一眾小頭領并排在一起。

    對此,這些小頭領是知道雷洛的身份,全都沒有多說什么,有些人還對著雷洛做出一個笑臉。

    雷洛同樣會以一個笑臉,然后和他們一樣,眺望著前方,想要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讓黑風寨的土匪恭敬相迎。

    就在很多土匪快等的不耐煩時,一陣馬蹄聲永遠出傳來,聲音越來越近,眾人全都神色一緊,又恢復到一開始的正色模樣。

    遠處山道上終于是揚起一陣煙塵,那表示來人終于接近了,雷洛連忙朝著那處地方看去。

    當先露面的是一個身材極其健碩的彪形大漢,在他身邊并行著一個華服男子,那名男子身形消瘦,個頭沒有大漢高,所以出現的晚了一息。

    當兩人出現后,他們身后跟隨的人馬逐一出現,那些人馬全身都是白色長袍打扮,氣息彪悍,居然都是白家的護衛。

    帶頭的兩騎先一步來到黑風寨山洞口,他們二人連忙拉住坐騎,然后翻身下馬,動作一氣呵成,此時自然有兩個小弟上前負責牽馬離開。

    “見過白天峰公子!”黑風寨和白家的人馬全都異口同聲的喊道。

    聽到此,雷洛是詫異的看著眼前這個華服青年,想不到此人就是那位白家家主一脈的弟子,白家家主的第一繼承人白天峰。

    “此人與白云峰居然有七八分相似,必然就是那位白家少主白天峰了,就是不知道他對于那位弟弟的死心不心疼了,”雷洛看到華服青年長相后如此惡意的想到。

    雖然說是親兄弟,但是世家弟子冷酷無情,加之對方與山賊盜匪之流合作,很明顯不是什么好東西,所以那兄弟情對方不一定看得很重。

    “哈哈,還是白公子有面子啊,老熊我回寨子里可從來沒有這么大的排場,哈哈哈!”彪形大漢此時也說道,聲音中氣十足,響亮異常。

    “哪里哪里,白某人初到貴寨,還是要勞煩熊大當家,畢竟這里可是你的地盤,”白天峰見此后笑著說道。

    “白公子說的哪里話,要不是有你們白家這些年的照料,我們哪有這么安生的日子,”這位被叫做熊大當家的大漢客氣說道。

    “白家與熊寨主算是互惠互利的合作關系,白某人也最敬佩熊寨主這樣的江湖豪杰了,”白天峰又說了幾句恭維的話。

    雷洛卻看出來了,這位白天峰雖然嘴上說著敬佩,但是眼角之中還有一絲倨傲,對于這些土匪,心里肯定不是和表面上一樣客氣。

    “好了,白公子,咱們就不要客氣了,還是正事要緊,里面請吧!

    ”熊大當家突然神色一正的說道,然后就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請!”白天峰也回了一個手勢,接著兩人并行進入洞內。

    當他們二人與雷洛擦身而過之時,他才有時間打量起這位黑風寨的大當家,那書信之中的熊公。

    這位熊大寨主年歲大約四十左右,一頭短發,身高足有八尺出頭,體態異常健碩,渾身肌肉隆起,一股彪悍粗獷的氣息從其身上散出,那模樣一看就是土匪,都不需要解釋什么了。

    而且他的面色同樣猙獰異常,一條刀疤從右臉一直延伸到脖頸處,搭配上那副雄偉的身材,威懾力十足,等閑一般人甚至不需要動手就會被他嚇住。

    如果讓雷洛排出自己遇見的長相最兇悍男子的話,此人當屬實至名歸的第一。

    這兩位正主此時并排進入山洞內部,白風統領與冷面書生二人則跟在他們身后,再然后外面的人馬也逐一進入洞內。

    雷洛此時才想起自己的工作,連忙拿起之前采摘的藥草,就向著那處放置草藥的山洞走去。

    “二狗子,二當家叫你待會也去議事廳商議,可不要忘記了!”一個小頭領來到雷洛身邊傳達道。

    正愁沒有辦法進議事廳的雷洛聽到后,大吃一驚,當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在冷面書生的眼中,我只是一個不會武功的藥童而已,白家這么大的事情居然能讓我參加,不過這樣正好,就去看看他們在謀劃什么吧!”

    雷洛放下手中藥物,跟著這位小頭領進到了議事廳內,看到里面或坐或站,密密麻麻的擠滿了人后,是隨便找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站定在一旁。

    既然來都來了,他連忙打量起了議事廳內的情況,就看到此時議事廳涇渭分明的分成了兩路人馬,各自站立在議事廳內的一邊,互相也不攀談,雙方之間的氣氛還有一絲的古怪。

    雷洛這邊是黑風寨的人馬,這些土匪密密麻麻的靠攏在一起,人數較多,但是紀律不佳,不時有人交頭接耳的小聲商量著什么。

    而另一邊則是由數十個銀袍男子帶頭坐在前排,然后分成幾列的黑色勁裝男子站在他們身后,這邊人馬則是令行禁止,全都神色肅穆的等待著。

    這樣一看,兩邊的軍紀差距一目了然,土匪終究是土匪,自然比不上白家訓練有素的護衛。

    在議事廳上首位置,熊大當家坐在他的主座上,靠近黑風寨一側則坐著冷面書生,靠近另一側則坐著白天峰,白天峰下手位置則坐著那位白風統領,此時他們也都沒有說話。

    “白家出動這么多人馬,到底在謀劃著什么呢?”雷洛見到熟悉的銀袍和黑色勁裝后,是在心里嘀咕道。

    “咳咳,大家都靜一靜,接下來我們就來說一下幾日后的安排計劃!”冷面書生見人都到齊后,是站起來大聲說道。

    聽到此話,一眾人全都肅靜起來,雷洛也知道接下來就是正事了!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