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六百九十五章 幽天泣宗主

    征召殿。(看啦又看小說網)

    雷洛拿著王景給出的書信來到了這里,然后交接了那個煉器任務,算是完成了今年的任務份額。

    “哎,王護法應該死的比較安詳吧,對方畢竟是幫那老太婆‘煉制’出了千蝕毒鼎的煉器師,這可是幫了其大忙一件,想來能夠給一個痛快!”

    “不過最怕的就是那老太婆想要實驗一下千蝕毒鼎的威能,萬一被煉制成毒尸那就有些痛苦了,不過我想對方應該不會這么殘忍吧?”雷洛在心里猜測道。

    雖然知道王景必死,但他還是猜想著那位王家老祖到底會怎么收拾對方,想來應該不至于對王家后輩施展那歹毒的煉尸之術才對。

    現在這世上要說誰對血衣老嫗手中的千蝕毒鼎最熟悉,那么就是他自己了,這件法寶從頭到尾每一寸每一塊都是他親手煉制的,有什么神通自然都一清二楚。

    這樣想著,他就離開了征召殿,然后朝著宗內飛去,不過在回到洞府之后,卻發現幽?s并不在洞府內,而是有事情出去了。

    “難道是又被天幽殿那幫人叫過去了!”雷洛神色不悅道。

    幽?s除開修煉以外,也不會離開自己的洞府,可居然不在這里,那就只有一個可能,就是收到了天幽殿的命令。

    天幽殿。

    此殿內部極為寬大,并且只有一個巨大的方廳,廳內兩邊擺放著十余張漆黑的巨大座椅,而在大殿正首位置上還有一張十丈高的巨大黑色龍椅。

    這一張龍椅不知是用何種材質構成的,雖然通體漆黑,但是卻有玉石一般的光澤,并且散發著淡淡的熒光,好似天地靈寶一般。

    而就在此時,這一張漆黑龍椅之上,正端坐著一位雙眼陰翳,身形消瘦的中年男子。

    雖然此人相貌不算出眾,但是卻有一股君王般的威嚴,外露的氣勢更是強橫無比。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讓雷洛心心念的魔焰宗宗主,幽家宗家掌權者,南玨國四位元嬰后期修士之一,幽天泣宗主。

    四周的漆黑座椅上此刻也端坐著數人,其中血衣老嫗,冥火殿閻長老,冥?壯侵鰨?a孀詿蟪だ希?募抑心昴兇傭莢諂渲小?/p>

    而在大殿的中心處,則躬身站立著上百位身穿黑袍之人,其中有一位女子身穿紅黑兩色的緊身長裙,在人群之中顯得格外醒目。

    而此女的修為也同樣在一群金丹期之人中顯得鶴立雞群,實際上就連幽宗主也有些意外,自己外出這么久,對方居然進階元嬰期了。

    “幽?s,你既然已經進階元嬰期,這四周的椅子就可以讓你挑選一張了!”他語氣平淡的說道。

    幽?s抬頭看了一眼四周,然后身形就出現在兩側的一張座椅之上,不過這個位置比較靠下首處。

    在正首的左右兩邊,分別坐著大長老和冥?壯侵鰨?禿孟裨嬌拷??孜恢茫??諾娜說匚瘓馱礁咭謊??/p>

    不過就算如此,下方的一眾金丹護法全都是用羨慕的目光看向了幽?s。

    因為他們做夢都想坐在四周的椅子之上,而那座椅代表著元嬰期的修為,還有更大的權利和地位。

    “幾位長老,這段時間我不在宗內,可有什么大事發生?”幽宗主淡淡的問道。

    四周長老全都互望一眼,然后還是冥?壯侵饗瓤?絲冢??胱謔粵兜仁慮槿?薊惚?艘槐椋?詈笞芙崳?躉鴣敲揮寫笫隆?/p>

    大長老也將魔焰宗內的事情匯報了一遍,事無巨細,但是也沒有大事發生。

    幽宗主則是在正首位置上假寐著,就好像四周匯報的事情并不能讓其感興趣,甚至看上去都像是要睡著了一般。

    不過在座之人都是元嬰修士,自然知曉對方并不可能真的睡著,而下方的一眾護法更是大氣都不敢喘,生怕一個不慎觸怒在座的幾位長老。

    “很好,魔焰宗無事發生才是好事,不過讓我沒想到的幽?s居然進階為元嬰期了,當真是可喜可賀!”幽宗主用一種欣慰的語氣說道。

    在座或者下方之人全都面露不解之色,因為他們可都知道幽?s長老當年是什么處境,實在是想不出宗主為何會露出這種語氣說話。

    “不過幽?s長老,你既然進階元嬰期,那么就要為本宗做更多的事情,而這次剛好有一件要事需要一位元嬰長老前去,此事看來是非你莫屬了!”幽宗主接著有些慎重的說道。

    聽到此話,一眾人這才反應過來,感情是先夸贊對方幾句,然后是在這里等著呢。

    不過他們也都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任務,居然需要一位元嬰修士前去執行,而且看宗主說話時的慎重模樣,看起來此任務非同小可。

    幽?s自然不會拒絕,此女甚至都不知道拒絕為何物,只是點頭應是,并且做出了一個等候命令的姿態。

    “嗯,不錯,這次的任務其實并不難,我要你去蠻域的圣地,將那里的圣火給我盜取一點過來!”幽宗主接著緩緩說道。

    此言一出,全場都是倒吸一口涼氣,一眾金丹修士極力克制著自己的驚訝之情,而四周的元嬰長老則是面色陰晴不定起來。

    他們現在只有一個念頭,這宗主是要幽?s去送死,居然派對方去蠻族人領地的最深處,去盜取對方的圣火!

    幽?s也知曉此事有些難辦,但是看到正首之人陰冷的目光后,只是略一猶豫,然后就點頭答應了對方。

    “嗯,不錯,你可以先回去準備了,這次的任務至關重要,關系著我宗年輕弟子在納祭殿的異火試煉,所以我要你在那之前趕回來,你可明白!”幽宗主接著吩咐道。

    幽?s點了點頭,然后身軀化作一道暗紅色遁光就飛出了天幽殿,顯然是聽從對方的話語,真的回去準備了。

    “宗主,此事當真交給幽?s去做,那可是蠻族領地內的圣山,而且對方的上師和咒術可都不是吃素的,其中媲美我等元嬰修士的也不再少數!”

    “尤其是那兩域的三大上師,更是和你同階的修士,別說幽?s長老,就算是老夫出手都不是那三人的對手!”大長老有些不解的問道。

    他自然是不理解,宗主派對方去蠻族內盜取對方的圣火,怎么看都是派人去送死,而且還是一個元嬰修士。

    包括血衣老嫗等人也都覺得幽?s必死無疑,只有那位幽家的中年男子露出一絲陰狠神色,顯然是知曉自家宗主的本意。

    “怎么,諸位是在質疑我的決定!”幽宗主語氣森然,神色突然不悅道。

    四周之人連忙否認,一眾元嬰長老自然是不敢當面反駁對方,而下方的金丹護法更是從頭到尾都沒有說過話,不過他們心中都覺得幽?s長老已經是必死之人。

    “既然如此,那么還有其他要事嗎?”幽天泣隨口問道。

    “在下護法幽泰,有事稟告宗主!”

    就在此時,一個尖細的聲音傳來。

    整座大殿內的人全都面露驚訝之色,包括幽宗主在內的一眾元嬰長老全都露出好奇的目光看向了殿內護法之中的某人。

    “你有何事稟告?”幽宗主不耐煩道。

    雖然如此,但是這個叫幽泰的畢竟是他幽家宗家弟子,還是要聽一下對方有什么事情的,如果是一個分家或者外族的長老,估計連說話都不敢。

    “啟稟宗主,幽?s長老還收有一個徒弟,此子現在是筑基初期修士,幽?s長老前去執行任務,萬一,我是說萬一對方遇到了什么意外,此子要怎么處理呢?”幽泰誠惶誠恐道。

    他現在幾乎是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畢竟四周同門全都看著自己,外有數道元嬰期的神識掃過自己周身,而且宗主更是盯著自己,壓力不可謂不大。

    “哦,幽?s還收了個徒弟,不過就是一個筑基期的小輩而已,隨你們安排吧;”

    “還有一件事,最近我宗領地內好像有些老鼠在四處蹦?,干脆就派出一些弟子前去圍剿好了,也算是提前練兵!”幽宗主接著說道。

    幽泰則是神色大喜,眼中浮現出一絲陰狠毒辣之色,看來是想到了什么辦法對付雷洛。

    “好了,護法們全都下去準備吧,這件事就交給冥?壯侵髂憷吹鞫齲 庇淖謚骰恿嘶郵值饋?/p>

    “我等領命!”一眾護法異口同聲道,然后全都躬身退下。

    “老夫明白!”冥?壯侵韉懔說閫返饋?/p>

    等到一眾魔焰宗的護法全都離開了天幽殿后,元嬰長老卻是一個都未動,顯然是知道宗主還有其他事情要吩咐。

    “我派幽?s去蠻域算是給其一個挑戰,不過如果此事萬一辦成了,我們魔焰宗的年輕弟子豈不是可以在納祭殿收取更多的圣火!”幽宗主隨意道。

    他也知道這件事情辦成的可能性幾乎等于零,因為蠻族的三大上師可是曾經與自己交手過的,對方的神通可都不弱。

    “宗主現階段派出弟子外出練兵,難道是為了我等魔道五宗的比試,還有那正魔兩道的大比有關?”冥?壯侵鶻幼盼實饋?/p>

    他是想到了對方做此事的深意,也就知道這等大事才會讓對方派出元嬰修士出去鋌而走險了,而且幽?s不會拒絕此事,如果是其他人那可就不一定了。

    “不錯,畢竟那件事可關乎到我們魔焰宗的前途,這就是我派幽?s出去的原因,而且你們也都督促督促,門下弟子也都要加緊修煉了!”

    “據我所知,那正道四門的弟子中,也都出現了不少的青年才俊,甚至我見到那天清門內有個火靈根弟子,資質超絕,可能兩百余年就能凝結元嬰,是我等正道的大患!”幽宗主接著說道。

    “什么,兩百余年就能凝結元嬰,此子的資質居然如此恐怖,那可真是前無古人了!”

    四周長老的神色全都陰晴不定起來,畢竟自己等人歷經千辛萬苦凝結元嬰,那可都花費了四五百年,就算是資質最高的宗主,也花費了三百年左右。

    話說回來,幽?s長老的資質確實出眾,難怪幽宗主會有些疑惑,因為對方也只花費了兩百余年就進階元嬰了。

    不過他們宗內凝結元嬰最快的其實并不是幽?s,某人只花費了一百五十年就凝結了元嬰,而他們都不知道此事。

    “哼,這等資質如果不能控制在手的話,還是趁早滅殺掉算了,這女人雖然好差使,但是畢竟是分家之人,我幽家宗家的地位不可撼動!”幽宗主在心中陰狠道。

    他壓根就沒想過幽?s能夠完成任務,這次派對方出去其實本意就是讓對方去送死而已!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