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039章 靜心堂外

    一天之后,仁德堂外。(www.vzwzdv.live)

    雷洛盤膝而坐,一陣金光籠罩在前方的仁德堂正廳之上。

    同時在他盤膝而坐的左側,還佇立著一座灰色石雕,這個雕塑是一位束發男子,身穿儒袍。

    在這個雕塑的下方有一行字,上面標注的正是雕塑的名字,“聞人玉書”四個小字十分的醒目。

    可惜雕塑因為兩千年前的大戰,還有時間的推移已經遍布傷痕,完全看不出這位千山書院先代宗主原本的面貌。

    雖然天道輪可以修復此物,但是他卻沒有這樣做,而是讓這個雕塑經受時間的洗禮和沖刷,順應自然,以示尊重。

    雷洛走入仁德堂正廳之內,接著在正首處一座由紅木雕刻而成的圣人像面前三跪九叩,做足禮數。

    而他手中的白玉令之上也同樣浮現了“仁德”二字。

    可惜到現在他也不知道此物有何妙用,灌注法力也同樣無法催動分毫,就好像一個裝飾物一般。

    “儒門弟子雷洛,今日來此是為了祭拜……”

    這一次,雷洛對著圣人像說了很多,不像是之前在渡生堂,四象堂一般只是參拜一二。

    他如此做不過是有感而發,因為自己學習儒門功法的領路人正是這位仁德堂的玉書先生,而此刻到了對方曾經的居所,自然會有些感慨不吐不快。

    當一陣輕微的晃動出現后,雷洛對著圣人像躬身大拜,任憑四周的房屋塌陷,將自己和圣人像一同掩埋。

    過了一會兒,他才從塌陷的廢墟之中走了出來,全身遍布煙塵,狼狽不堪。

    好在一個法術就可以驅散掉這些灰塵,同時他再次走到了那座雕塑之前,對著這位玉書先生的雕塑再次躬身大拜。

    雷洛行禮之后緩步走向仁德堂之外,一路朝著山峰下走去。

    “皇甫道友,我們既然過了四象堂,也到了仁德堂,那么靜心堂應該不遠了吧?”他一邊走一邊詢問道。

    這是他最關心的地方,據說此地擁有一座‘無垢塔’,只要身處此樓之中,就能讓修士凈化心神,此塔也有消除煞劫的不可思議妙用。

    “確實不遠,依照你的腳程,三日的時間足以到那里!”皇甫玉倩解釋道。

    雷洛繼續出發,目標正是靜心堂。

    同一時間,千山書院內無數的人影也都朝著一個方向飛遁而去。

    不過他們的目標可不是什么靜心堂,而是最核心處的一座山峰,千山書院的重中之重濟世堂。

    某處山脈上空。

    一隊身穿白衣的數十人隊伍中,齊宜年帶頭飛遁,而其身后則是數位天道門的元嬰修士。

    其中最靠近齊宜年的是一位和其長相有幾分相似,但是年約四十上下的中年男子,身上的白色道袍出繡有一條銀色蛟龍,栩栩如生。

    此人叫做齊文山,乃是齊宜年的嫡系后人,深得齊宜年的信任和賞識。

    此人資質高絕,天賦驚人,短短五百年就修煉到了元嬰中期,將來說不定可以更進一步成為天道門的頂梁柱。

    所以每次大事小事,齊宜年都會將這位后輩弟子帶上,并且花費了不少的心思和資源栽培他。

    就在飛遁之時,齊文山面色一變,接著從儲物袋之中取出了一枚藍色圓珠。

    不過此刻這枚圓珠的表面遍布裂紋,中心處原本應該有一團藍色的光源,但是此刻那光源也熄滅了。

    “尊祖父,靜和師妹她隕落了!”齊文山看到這圓珠如此后,對著前方之人說道。

    此言一出,齊宜年沒有絲毫的反應,而四周的其他修士全都面色一變,因為靜和可是他們天道門的長老,會是誰有這么大的膽子呢。

    “當初就不應該讓靜和去隱圣城!”一個中年女子開口道。

    此女是靜和的師姐,同樣是元嬰中期修為,此刻聽聞噩耗后神色有些不自然起來。

    “確實啊,那隱圣城是什么地方,三教九流,龍蛇混雜,靜師姐怎么讓靜和師姐去那里呢!”身后又一為元嬰初期修士開口道。

    “當初靜師姐安排靜和師妹去隱圣城,應該有讓她去紅塵歷練的意思在內,可惜她非要和天魔門那人一起行動,不愿和我們一起,這才導致慘劇發生!”

    “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天魔門那人應該看出了靜和師妹的底細,說不定是他刻意安排的!”齊文山猜測道。

    此言一出,另外幾人都覺得有些道理,并且開始議論紛紛。

    雖然他們天道門和天魔門關系不好不差,高階修士之間也有些交情,但也僅僅如此。

    畢竟兩宗可分屬于正魔兩道,有句話叫做道不同不相為謀。

    修仙界最大的道理是什么,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如果找到了足以讓人反目的稀世之寶,或者遇到了九死一生的危險,那么這點交情也就不夠看了。

    “你們無需再爭論,這是靜和的命數,接下來我們專心眼前之事,畢竟這次我們的主要敵人還是那幫人!”

    就在此時,齊宜年開口了,并且說話之時四周之人的爭論也真的停了下來。

    聽到此話,其余之人全都不敢反駁,紛紛專心致志的操控法器法寶,神色更是肅穆起來。

    “文山,等見到了那人,你去問一問情況,用的神通感應一下,看看那人有沒有說謊!”

    就在此時,齊文山的腦中傳來了一句話,而他馬上躬身應是,眼中卻流露出一絲古怪之色。

    某處山谷區域。

    天魔門的甘老魔此刻帶著一幫身穿黑衣的天魔門修士前進著,而他身后的幽天泣不見了蹤跡。

    “師兄,你讓那個姓幽的去找東西,是不是有些不合適呢,畢竟他可是一個半路加入我宗的外人,而且還憑空給我們招惹了一個敵人!”

    在他身后一個壯碩的大漢一臉不解,接著說出了自己的疑惑。

    因為就在之前,自己的師兄居然讓幽天泣去某個地方和什么人會合,然后去找某樣東西,并且安排了兩個初期長老隨他一起去。

    “呼師弟放心,我心中有數,幽天泣雖然是個外人,但是那里我早就安排了一個后手,保準萬無一失!”甘老魔自信道。

    說完之后他看向了遠處,那里是一片云霧的中心區域,看著就好像一處占地數百里的巨大龍卷云團一般。

    但是在那個云團之中,就是千山書院的核心之地濟世堂,據說當年那位玉書先生獲得了突破化神期的秘法,就是在濟世堂之內閉關的。

    如果自己等人要找到那個秘法,最后可能的地方就是拿出濟世堂了。

    而且根據當年留下來的典籍記載,當初幾宗攻入了千山書院,雖然滅掉了那位玉書先生,但是最后確沒有攻破濟世堂,好像被不知名的禁制阻擋了。

    所以才有他們兩千年后的這一次探索行動,不然一個被毀掉的山門能找到什么東西,總不可能有人能夠逆轉時間讓毀掉的建筑復原吧。

    他們要找的東西,還有那些寶物典籍,肯定都在沒有毀掉的地方,也就是當初沒有攻破的濟世堂之內了。

    某處巨大的山峰底部。

    這一座山峰很寬闊,但是四周沒有向上去的山道,這不是因為此地有古怪,而是這座山峰只有幾百丈高。

    此峰的高度還沒觸碰到上面的云霧,所以不需要山道來隔絕那些云霧,修士隨隨便便就能上去。

    在這座山峰之上建有幾座高樓,幾座別院,那最高的高樓才堪堪觸碰到云霧的底部,由此可見這里是多么低矮了。

    這處地方據說是當年給犯了錯的書院弟子們閉門思過的地方,此地同時也有個別稱,叫做靜心堂。

    正因為此地的特性,所以當年幾大宗門聯手攻打千山書院時,這里就被無視掉了。

    因為這處地方是處罰人用的,也沒什么寶貝,當時敵人都攻打上門來了,也不可能真有弟子還在里面閉門思過。

    所以這里遭遇的大戰不多,最多就是幾大宗門后來派人搜查了幾遍,沒有找到什么好東西后也就略過了此地。

    浩然書院等宗門內也都有類似的地方,里面也不會放什么寶物,所以大家看到弟子空手而歸后,都認為此地也不會有寶物。

    一直到今日,四個黑衣人和一個血衣人來到了此地,正是乾老魔一行人。

    不過他們都沒有動,而是在等著什么人,等的血刀狂都有些不耐煩了。

    不多時,天邊飛來了三道漆黑的遁光,而其中的一人滿頭白發,身形佝僂,氣血衰弱好似大限將至。

    “咦,天魔門修士!”看到來人后,血刀狂驚訝道。

    來人正是幽天泣,身后跟著的同樣是兩位天魔門元嬰期長老,當他們來到這里后,也同樣有些意外。

    不過幽天泣依舊是拿出了一封密信,并且親手遞給了眼前的乾老魔,畢竟這是甘老魔親口吩咐的。

    乾老魔很快看了一邊密信,然后手指尖一團火光浮現,這封密信就燒為灰燼了。

    “哼,這個老鬼還和我談舊情,不過看在當年的情分上,我就幫他一次!”他語氣頗有些不屑道。

    “幽道友,你們三個這段時間就和我們一起行動吧,不過除了那個東西外,我們找到的其他寶貝可都不會分給你們!”接著他又說道。

    此言一出,血刀狂等人是頗為意外,因為自己這位同伴自從進階元嬰后期后脾氣驕橫了不少,出了名的不給任何人面子,怎么今日突然轉了性子。

    不僅答應了一個素未謀面之人的請求,而且還對眼前三個天魔門修士的態度也頗為奇怪。

    “這點請道友放心,來之前師兄吩咐過,我們三人的任務就是取得那一物,其余的我們分毫不取!”幽天泣客氣道。

    不過他在說出此話后面色突然變的有些猙獰,接著體內血氣翻涌,一股猶如體內臟器被絞碎一般的痛苦蔓延全身,讓其身軀都開始抽搐起來。

    好在這一絲痛楚來得快去的也快,但是卻讓他心中警鈴大作,因為這一絲痛苦自己之前從來沒有發生過。

    只有當初,只有當初自己在和某人交手時,對方施加在自己身上的痛苦才會如此劇烈。

    “是那個小子,那人要來了!”感受著體內的血液都有些發抖,幽天泣很少見的惶恐道。

    他的神態動作也讓另外幾人有些莫名其妙,天魔門那兩位長老都有些意外,因為幽天泣在宗門可是出了名的沒脾氣,可今日怎么如此惶恐呢。

    他們自然不知這位幽天泣長老當年差點就隕落在了某人的手中,而且并非是以現在的修為與人交手,而是以后期大修士的修為和人斗法的。

    對于那人的神通,幽天泣可是心有余悸的。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