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126章 落腳發展

    傳送陣大亮,雷洛正在一陣白光的包裹下出現。(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合歡宗四周的值守弟子都沒有見過來人,對方也不是宗內有名的修士。

    不過很快,他們就知道來人似敵非友了,因為對方抬手幾道劍氣,就毀去了腳下的傳送陣。

    “放肆,敢毀我合歡宗的傳送陣!”一人見此厲喝道。

    但是接著,他就付出了代價,其身軀同樣被幾道劍氣給毀去了。

    一股元嬰后期修士的強大威壓充斥整個天送殿內,四周那些駐守的筑基弟子在這股威壓之下瞬間失去了意識,就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雷洛看了一眼天送殿內的其他傳送陣,沒有多此一舉的將他們全都毀去,而是又抬手放出幾道劍氣,將南玨國傳送陣毀到了絕對修補不了的程度。

    接著他的身形就走出了天送殿,然后看到了幾個飛速沖過來的人影。

    他毫無顧忌的將元嬰后期的修為放出,整個合歡宗內的高層修士全都感應到了這一個懷著敵意的氣息。

    “公孫永安何在!”一聲怒喝響徹方圓百里,那聲音猶如滾滾天雷,傳向四周。

    在這股厲喝聲之下,低階修士的耳膜打鼓,頭昏腦漲,顯然是抵擋不住這一個音波神通。

    “大膽,居然敢直呼我宗太上長老名諱!”一個元嬰期修士疾射而出,并且出言怒斥道。

    但是下一刻,雷洛的身形就沖到了他的身側,一拳擊碎了其身軀,將元嬰一把抓出后,就對其施展了搜魂術。

    “啊”一陣慘叫之后,此人的元嬰崩碎,肉身化作干尸。

    “好好的,非要當什么出頭鳥!”雷洛將此人的干癟尸體隨手一丟后,就嗤笑道。

    此人不知道公孫永安在何處,只知道宗內有這位前輩而已。

    至于此人出頭的想法,不過是看來人在合歡宗山門之內,所以想要給宗門留下一個好印象,想要出頭罷了。

    結果很不巧的是,他被一擊斃命,后悔都沒地方后悔去。

    “還有誰?”雷洛隨手滅掉了一個元嬰修士后,掃視四周所有人,然后冷聲問道。

    四周之人無不退避三舍,不敢上前分毫。

    “道友是什么人,為何出現在我合歡宗之內!”一個質問的聲音響起。

    只見一個身穿白色宮裝的蒙面女子飛身趕來此地,而此女的修為擁有元嬰后期,可以說是合歡宗內的最高層修士了。

    “終于來了一個管事的!”雷洛看到女子出現后,淡然的問道:“公孫永安人現在在何處?”

    此言一出,四周之人一陣沉默,那宮裝女子面色微變,最后面露一絲寒煞,對著四周打出了一個手勢。

    只見四面八方,十余位元嬰修士包圍了上來,看他們的架勢顯然是不打算放某人離去了。

    “這么說,你們沒人能夠回答我這個問題,看來公孫永安現在真的不在合歡宗內了!”雷洛掃視四周,接著分析道。

    他之前從甄夫人的口中得知對方云游四方去了,現在看來應該是沒有錯了,不過要是能夠知曉對方去了哪里,說不定以后就有機會見到對方。

    當他看到宮裝女子的神態變化后,就明白自己來的不是時候,那公孫永安確實不在合歡宗內。

    “沒辦法送他上路,可惜!”他搖頭感慨道。

    說完此話后,雷洛身形一閃,下一刻出現時已經來到了四周包圍網的其中一人身邊,并且一拳轟出。

    “不好!”那人還未反應過來時,就被一拳擊中,下一刻身軀蹦碎,一個元嬰慌亂的逃了出來。

    但是很快,元嬰周身被血色絲線纏繞,并且下一刻就被拉回了雷洛的右手掌心之中。

    “不!”一聲慘叫,雷洛五指微微用力,這個元嬰修士就被其瞬間滅殺,神魂俱滅。

    “怎么,你們還想阻攔我?”他掃視四周,然后譏笑道。

    此言一出,附近的元嬰修士全都和他拉開了距離,神色之中遍布憤恨之色,但是卻沒有貿然出手。

    因為他們到現在都沒有看到來人是怎么出手的,而自己身邊的一位同伴就被對方瞬殺了,

    這也說明對方想殺自己,也同樣易如反掌。

    一側的宮裝女子倒是看到了一些痕跡,但是此女的神色同樣閃爍忌憚之色,一位眼前人的神通看來要比自己等人強不止三分。

    “只有調用護山大陣,并且集合數十位同門一起聯手,才有可能擋住對方!”此女如此分析道。

    想到此,此女的眼中閃過一絲不甘,因為對方的實力自己等人居然擋不住。

    “公孫永安到底去了哪里?”就在此時,雷洛飛身到了宮裝女子面前十余丈開外,冷聲質問道。

    “無可奉告!”宮裝女子冷漠的說道。

    此言一出,雷洛面露一絲譏笑,接著身形再次消失,下一刻出現時已經來到了第二個元嬰修士的身邊。

    伴隨著一聲慘叫,此人的身軀炸裂,元嬰也被捏在了他的手中。

    “放開胡師弟!”宮裝女子帶頭警告道。

    但是雷洛就好像是沒有聽到這威脅之言一般,隨手一捏之下,元嬰發出一聲慘叫,然后徹底消散于天地之間。

    這位胡師弟到死都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中招,死的都有些不明不白的。

    但就在此時,雷洛的身形再次一動,沖到了第三位元嬰修士的身側,并且瞬間出手。

    第三人剛剛反應過來之時,腰腹處被抓出了一個血洞,整個人氣息漸漸消失,但是尸體之內的血液被一股古怪的力量牽引而出。

    等到其尸體落地時,已經變成了干尸,而元嬰更是滿臉痛苦的掙扎著,可絲毫掙脫不開那只禁錮他的大手。

    “道友還是考慮清楚在回答,我問什么你就答什么,你一次不回答,我就殺你宗內一個元嬰修士,兩次不回答,我就殺兩個,一直殺到你回答為止!”雷洛同樣警告道。

    說完之后他五指微微用力,手中的元嬰再次發出慘叫,而前方的宮裝女子臉都要氣歪了。

    想她身為合歡宗有數的高層,何曾被人如此當著宗內所有人的臉威脅過。

    但是眼前人的神通實在是太強,自己剛才也沒有看清對方到底是如何出手的,貿然動手的話,還會有人隕落。

    “公孫前輩不再宗內,具體去了哪里我們也不知道!”宮裝女子冷聲回復道。

    “早如此說不就好了!”雷洛點點頭,算是相信了此女的話,接著繼續問道:“合歡宗內,誰人知道他的蹤跡?”

    “公孫前輩云游四方,我們這些后輩怎么可能知道他的下落!”宮裝女子嗤笑道。

    這倒也可以理解,一個化神期修士想要一個人靜靜,想要游歷天下,憑借元嬰期修士的神通,確實難以發現對方。

    “既然如此,道友以合歡宗祖師的名義發個誓,剛才所言都是實話,那么雷某馬上就離開貴宗如何?”

    “你放肆,還想讓我以祖師的名義發誓,休想!”

    “啊”

    雷洛毫不猶豫的捏碎了手中的元嬰,接著目光掃視四周,那些元嬰期修士看到后全都逃也似的飛出了百丈距離,不敢靠近分毫。

    “雷某也警告道友一次,選擇權在你手中,如果你不想選,那我幫你選,我在合歡宗外呆個百年,只要是你宗弟子出門,都給我小心一些,如何?”他毫不猶豫的威脅道。

    此言一出,宮裝女子臉色徹底沉了下來,因為這個威脅不可謂不毒,這是徹底要讓他們合歡宗顏面盡失,忍氣吞聲當縮頭烏龜了。

    “好好好,道友居然做到如此地步,我們合歡宗算是記下了你的情!”她最后只能神色怨毒的警告道。

    接著此女不情不愿的發了一個毒誓,用的還是祖師爺的名義。

    發毒誓之時,此女就好像受到了這輩子都沒有受過的屈辱一般,如果不是吃不準眼前人的神通,她甚至都要不顧一切的將對方滅殺了。

    但是她不能如此做,因為她不是一個人,她的背后還有整個宗門,一旦自己如此做了,萬一沒有滅掉對方,那么合歡宗真就要做百多年的縮頭烏龜了。

    那公孫前輩云游四方,只有對方聯系他們,他們可聯系不到對方,所以也沒辦法讓公孫前輩出手。

    如果前

    輩在的話,那輪得到一個元嬰后期修士放肆。

    總之,雷洛也沒有太過于為難合歡宗,既然公孫永安不在此地,自己也就沒有大鬧下去的必要了。

    合歡宗和他仇怨不深,神劍門那是血海深仇,不可相提并論。

    雷洛確認公孫永安不在合歡宗內后,就施展影遁術飛速的離開了合歡宗,這自然是讓此宗顏面盡失,但是很快就封鎖了這個消息。

    六個月后。

    雷洛從合歡宗出來之后,就去了百花州的州牧府,然后用傳送陣來到了衛皇城,接著轉到再次來到了東勝域。

    前前后后花費了六個月的時間,他來到了神劍門的山門所在,而此地早已將成為了飛廢墟,反倒是旁邊的凡人居住地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渡口依舊是開放的。

    雷洛沒有停留,繼續朝著東勝域的最東方出發了,依靠影遁術的速度飛行了又三個月后,終于來到了東勝域最東之地,東海之濱。

    東勝域的三州之地排列為“三”字型,北方為天煞宗所在的橫武洲,南方為血魔殿所在的大川州,中心則是神劍門所在的天刑州。

    三州都與東海交界,但是東海不像是北海,這里除了一望無際的大海以外,海中的妖獸不多,屬于偏遠之地。

    謠傳從圣天皇朝的東海之濱朝東出發,在海洋深處有數座仙島,但是這不過是傳言罷了。

    雷洛帶著五行劍宗的弟子在東海之濱的附近找尋到了一處還算不錯的山脈,此地四周有不少凡人聚集小鎮,而且山脈內還有數條中等大小的靈脈。

    他確認了靈力最濃郁的地方后,就讓天機殿內的五行劍宗之人出來了。

    “哇,這里就是圣天皇朝嗎!”

    “好濃郁的靈力,四周的天地元氣也比南舉國濃郁許多!”

    “這里好漂亮,還有海!”

    這百多號人出來后,就發現圣天皇朝的不一般了。

    最后在溫仙子的指揮下,他們開始大興土木,建造山門,而陸玲瓏則是忙活著布置傳送陣等等。

    花費了三個月的時間,這一處東海之濱的山脈內出現了一座還算頗有規模的宮殿群,而在宮殿群的最中心大殿內,則是兩座亮著白光的傳送陣。

    這時候,白木靈、雷佳瑤、溫秋瑩和溫仙子等金丹元嬰修士走入傳送陣之中,不一會兒人影就消失不見了。

    同一時間,另一座傳送陣之內,無數的修士從傳送陣中走出,而這些都是南玨國的五行劍宗弟子。

    又三個月后,在東勝域神劍門的遺址內,原本的神劍山莊已經恢復了大半,甚至那當年的濃霧法陣又再次籠罩在了巨大的積水湖旁。

    這自然是雷洛使用天道輪的神通‘修復’過來的,而神劍山莊也成為了五行劍宗的又一處落腳之地。

    在湖中居,雷佳瑤幾女是嘗到了某人贊不絕口的魚燴。

    雷佳瑤只是吃了一口就感動的淚流滿面,看來修煉這么多年,此女辟谷丹沒少吃。

    “現在五行劍宗算是基本落腳了,不過天煞宗和血魔殿的實力強悍,五行劍宗能避就避,實在不行就舍棄神劍山莊,回到東海之濱,千萬不要勉強!”雷洛提醒道。

    溫仙子點了點頭,畢竟他們對于圣天皇朝來說還只是外來人,在此地也沒有任何的勢力,那東海之濱地處偏遠之地,另外兩宗看不上。

    反倒是恢復過來的神劍山莊,屬于一處寶地,會讓人眼紅。

    “接下來你們要去哪里,我和沒辦法一直陪著你們的!”接著雷洛詢問道。

    “老祖老祖,我們接下來啊,要去圣天皇城內闖蕩,想去看一看銀龍舟,想去看一看三千里大小的城池,還有去登天樓大吃一頓!”雷佳瑤這個小丫頭語氣激動道。

    雷洛是搖了搖頭,叮囑了一番后,就暗道一聲這丫頭和小白狐一模一樣。

    滿足了口舌之欲后,幾人分別。

    溫仙子等人出發去了東勝王的王府所在,神劍山莊和東海之濱的宗門也井井有條的建設著,五行劍宗正在飛速的發展。

    而他則是將目光看向了北方天煞宗的方位。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