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42、第142章:溫憲出嫁

    別說是涵妃驚呆的站了起來,就是流云跟景萃都站了起來。(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這會兒, 有些呆呆的問了一句, “主子, 太二姑娘給你的平安扣怎么會這這里。”

    說著話, 流云還下意識的要進屋去找找, 自家主子的平安扣還在不在。

    宮中后妃之物,就這么流落在外面,很容易就會被別人弄去做點啥動作,若是涉及什么陰私的時候,就很容易出問題,兩人自然很著急。

    這會兒, 看到這個平安扣后,自然很著急。

    而涵妃驚訝的原因,自然是, 四爺為何會有這平安扣。

    不過,看著流云去找平安扣, 就被她叫住了, “不用去了。”

    因為是涉及到女主的東西,涵妃一直放的好, 自然是不會丟的。這會兒看著了,她努力壓住內心狂跳的心情, 壓著聲音,問了一句,“不知四貝勒, 是在哪里尋的此物?”

    她總算知道,四爺為何今晚這么反常了,竟然是因為這個事情來找她。

    這一看,這平安扣跟她的很像,但是卻不是同一物,因為上面鑲嵌的花色不同。她自然是一眼就看了出來。

    “回昭妃娘娘的話,這個平安扣,我們爺一直在尋找。這是當年主子爺在親征葛爾丹時候,曾經在主子性命垂危時救他的人,這么多年了,爺都想找到她,卻是一直了無音訊。”

    說這話的是高吳庸。

    這會兒,他邊躬身說著,邊細細打量著上首昭妃的臉色,到是發現很平靜,難不成是他們粘軒處的消息有誤?

    當年,救主子的,不是昭妃娘娘?

    反而是,送這個信物來的那幕后之人?

    “那后來呢。”

    這人怎么說話說到一半的,流云性子一急,就趕忙問了出來。

    高吳庸看了眼自家主子,最后才沉聲道:“后來,就在奴才四處查的時候,忽然有一天,有個丫頭撞了我下,順手就將這個平安扣給我了,說是讓幫一個忙。”

    涵妃聽的有些明白了,忙讓四爺起來,又低聲道:“流云,去將我那個拿出來。”

    這會兒,既然專門來找她了,定是想問什么問題的。

    只是,這個原女主,難道上次還是沒有死嗎?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記得這是康熙親自帶著人去的。

    四爺起身后,就看著涵妃,眼神里帶著的冷意都跟著暖了不少,這會兒看著涵妃道:“昭母妃,是否知道這是從何而來。”

    后來四爺也找人看過,這平安扣,其實并不值多少銀子,做工也不算精細,還是江浙一帶才有的。

    根本不是京城所有的,是以他才奇怪,不是京城的人,又怎么會認識他,還特意去救了他。

    這會兒,他需要確定,是誰救了他。

    而且送這個來的人,到底是什么意思,還要讓他做一件事情,堂堂皇子,又怎么愿意被攜恩索報?

    四爺小心眼的很,若是這個是他自己發現的,他幫下沒關系。

    可這直接送來了,他就起疑心了。

    就讓粘軒處趕快下去查,這才查的說,有宮人看到過宮里昭妃娘娘曾經有這么個平安扣,還以為是昭妃娘娘的被哪個宮女偷了呢。

    涵妃看著四爺看著她的神情,這才嘆息一聲,將這平安扣的來源說了一通,恰好這會兒,流云也帶著自己的那套平安扣出來了。

    四爺見流云打開后,果真發現是一模一樣的兩套,不過是上面鑲嵌的花色不同。

    他微微一沉思后,就跟涵妃確認想要看看她的平安扣。

    “給四貝勒看看。”

    涵妃話音一落后,很快,四爺就從流云手里接過平安扣,只是一看到上面的殷紅花型印記,心底微微一動,眼底閃過一抹動容,忙朝涵妃再次躬身磕了一個頭,“兒子謝昭母妃救命之恩。”

    這一聲救命之恩,說的異常感激,涵妃的紅包群里,忽然響起一聲滴聲,“滴,恭喜你完成任務,攻略四爺任務完成,獲得七星星珠天權新珠一顆,積分二十萬。 ”

    涵妃都沒反應過來,任務就完成了。

    都已經收到紅包群的獎勵了,涵妃趕緊讓四爺先起來,只是低聲叮囑道:

    “太子妃跟當年的石貴人曾經是姐妹,這信物本是該給太子妃姐姐的,后來姐姐不在后,后面又輾轉送到我這里來的。”

    別的是非曲折,涵妃沒有多說,在座的人都是聰明人,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大抵是有人冒充原來的石府大格格,想要達成什么目的吧。

    只有四爺起身,看著涵妃,心底的情緒很復雜,告退的時候,再次朝涵妃輕聲道:

    “兒子多謝昭母妃對兒子和十四弟,五妹的照顧,以后若昭母妃遇到事情,可派人到府里來告知兒子一聲。至于幕后之人,兒子會派人抓住的。”

    四爺帶著難言的心思回了府邸,這一回去,就一直在書房里沒有出去。

    ****

    涵妃且不知道四爺復雜的心思,完成攻略四爺的任務后,她心情很輕松。每日過起了養花逗鳥還有哄女兒的養胎日子,斗轉星移,轉眼一看,兩月又過去了。

    宮里自進了八月后,這皇宮里的天兒,也一天天的漸漸涼了起來。

    這一天夜晚的時候,住在永壽宮西配殿的五公主,忽然間被噩夢驚醒了過來。夢里,她夢到她母妃滿身是血的來找她了。

    “啊”一聲,溫憲趕緊捂住xiong口呼氣,丫頭急忙間進來,趕緊安撫她,“公主,沒事兒了沒事兒了,不要怕。”

    眼看就要大婚了,溫憲總感覺心底七上八下的,這會兒,一見丫頭,她就拉住她的手,一臉焦急吩咐道:“今晚的時候,我要見母妃。”

    與其這么不安的終日擔心著,還不如去見一次。

    涵妃早上不過剛過來,就收到溫憲的消息,說是大婚前要去見一次她母妃。

    “主子,這個點,要讓她去嗎?”

    流云接過涵妃遞回去的杯子,邊低聲問道。

    這女兒出嫁,想見一下親生母妃,這于情于理都是應該的。她雖然想改變溫憲四十一年歿了的命運,但是也要看命啊。

    涵妃嘆息一聲,抬頭往殿外看了看,問了一句,“九公主起來了嗎?”

    “起了呢,還不到卯時就起來,去到校場練習騎射去了。”

    聽到聲音,她差點就將口里的茶水吐了出來。

    也不知道她這女兒是怎么回事,從三歲起,就日日早起去校場練習騎射,日日不缺習,簡直比個男人還要酷愛打仗,簡直將她驚呆了。

    “等下回來后,讓她陪她五姐去一趟永和宮。”

    景萃在邊上聽了,還在為涵妃換衣服的手一抖。看了看自家主子,想說什么,又壓了下去。

    九公主這頭收到景春的消息后,低聲問了一句,“可是五姐要去看她母妃?”

    景春聽了,低頭嘆息一聲,“可不是么?這下月就要大婚了,主子怕出意外,說來讓小主子您跟著去一趟,這德妃娘娘當年可是從一個小宮女,坐上一宮主位,又豈能是個簡單的?”

    九公主接過嬤嬤遞上來的錦帕,擦了擦汗水,聞言,對著景春笑了,“那景春姑姑,如何不想想,能將這么厲害的德妃娘娘打壓下去,母妃又豈能是個簡單的?”

    景春聽了氣結,她就不懂她小主子高興什么,忙道:“那哪里能一樣?主子可是……”

    當年大格格這般厲害,不也死的透透的。

    這話一到口邊,她就不說話了。

    看著她這景春姑姑這個樣子,九公主更是笑的不行。將手里的錦帕遞給嬤嬤后,輕聲笑道:“好了,回吧,母妃這么安排,自然有她的道理。”

    這個德妃目前也就這樣了,任憑她這么翻,也不可能再翻身。

    *****

    永和宮

    夜晚的時候,涵妃跟康熙請示一番后,康熙沒怎么阻攔,就準了溫憲要見德妃的請求。

    因著怕出事情,涵妃說了讓女兒陪同溫憲的事情,也同意了。

    這頭,九公主噶盧岱陪著溫憲到了永和宮的時候,里面德妃的人就出來了,一看到兩人就躬身行了一禮,“還請九公主在外面等著,主子想單獨見見五公主。”

    “大膽,你竟對九公主無禮,公主可是奉萬歲爺命一起陪同五公主來的,”

    景春聽了忙要上前,被九公主攔住了。

    只見她笑呵呵對五公主道:“五姐,去吧。母妃的意思,就是讓我在外面,我在外面等你。”

    雖然只是輕輕的一句話,卻讓溫憲渾身一暖,點點頭后,道了聲“謝九妹。”后,就跟著嬤嬤一起進去了。

    “小主子,真的不進去嗎?”

    景春自然對所有曾經對她主子不利的人,高度警惕。

    可九公主卻是閑庭信步的游起了永和宮。

    別人也許不知道永和宮里面發生的事情,她有精神力,自然是里面的聲音,一句不差的傳進了她耳朵里。

    她這會兒,越發對自己母妃佩服不已,要說,她母妃才是真的厲害——

    真的是一點不差的,預料到后面會發生的事情。

    這不,這會兒,這位德妃娘娘就開始要拿她五姐的那個平安符么?

    內殿

    德妃已經不知道被關了多久了,只是這會兒,看著自己女兒光鮮亮麗的站在自己面前,德妃心底各種心思起來,很是不是滋味。

    她在受苦,原來她的孩子,卻是過著滋潤的日子。

    “你知道,母妃跟昭妃,曾經有過很大的過節。現在你大婚,她卻送你平安符,到底這個平安符安不安全,尚且不知。”

    德妃的聲音淡淡的響起,卻見溫憲低低的朝她鞠一躬后,低聲道:“母妃放心,昭母妃對我們很好,這幾年,也將我們當親生的對待。”

    見到自己母妃還好好的,溫憲才將擔憂的心放了下去。

    這是她到將心放了下去,只是德妃的臉色去,卻忽然冷了,即便很快消散下去,但是德妃還是相當的憤怒,她的孩子,如今都對別人親近了,是個女人都受不了。

    雙手握緊了懷里的平安符,眼中的恨意一閃,努力壓住憤怒后,她這才一臉笑意道:

    “溫憲我的女兒,你好好安心待嫁,既然你這么喜歡你昭母妃,母妃這心底也放心了。只是你要嫁人了,母妃什么也不能送給你。

    你既喜歡你昭母妃給你的平安符,那母妃就用它給你繡在荷包上,到時候連同母妃為你準備的嫁衣一起送過來,你看可好?”

    德妃的聲音的很是溫柔,五公主立馬就紅了眼眶,眼淚‘噼啪’往下掉,又抱著德妃哭的昏天地暗,最后又話了不少家常,才回的永壽宮。

    這頭,五公主回去后,跟涵妃請安后早早就睡覺了。

    而九公主,卻折了回來,跟涵妃是說了今兒永和宮的事情。

    涵妃嘆息一聲,摸了摸女兒的腦袋,低聲道:“那女兒,可記得了,等你五姐出嫁的時候,將母妃給你香囊給你五姐?”

    九公主聞言,眼神一深,最后還是朝涵妃點頭,低聲抱著涵妃的手臂撒嬌,“母妃,真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母妃了。”

    至于她五姐,能不能活,全看她造化了。

    她母妃,真的是為她做到好幾層保護圈了,若依然沒法,那就誰也怪不了。

    ……

    時間轉眼一過,很快就到了九月下旬。

    九月二十五,黃道吉日,利于婚嫁,動土,見貴人等。

    皇宮里,早就定好的五公主大婚,卻是今日要出嫁了。

    作者有話要說:  不好意思,昨天修文,更沒加到,今天加更補上哈~~感謝大家支持,感恩~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王子愛吃肉 4個;可能否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親親】

    可能否 30瓶;貓媽 20瓶;孤影夢希 5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