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383章 江湖危機

    黑影拼命朝前跑去,卓樂峰本想追擊,可看著倒在地上的魏曉磊,最終停了下來。(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查看魏曉磊的傷情后,卓樂峰立刻攙扶魏曉磊回到車上。趕緊聯系私人醫生準備手術,他們需要第一時間將子彈取出來。

    現在已經是凌晨四點多,可卓樂峰還在等著手術結束。他現在的身份不可能直接報警,更不好去正規醫院。所以,發生這種事情,他要么自己盡快解決,要么等著胡楚光的消息。而按照卓樂峰的性格來說,他也不會坐著干等。

    醫生從里面出來,言道手術很順利已經取出子彈。魏曉磊在輸血之后也恢復了精神,對于今晚發生的事,魏曉磊依然心有余悸。

    一看見卓樂峰進來,他想起身,也被卓樂峰一把摁住道:“這兩天你就在余醫生這里休息。余醫生是自己人,他會照顧你!

    魏曉磊忍著疼痛道:“卓哥,對不起。若不是我拖累,你就能抓住那個人了!

    “你小子,這時候還拍馬屁!我知道你當時是好心想要推開我。只是下次記住,你卓哥沒那么容易掛掉,所以,保護好自己,別給我添亂就行!

    “嘿嘿,對,卓哥是什么人,豈是我能比的。只是,今晚的事情太邪門,那個黑影到底是什么人!

    卓樂峰搖搖頭:“王新遂被殺,也不見有人來交接貨物,這事看上去像黑吃黑。但如果有人故意設計,在栽贓給我,說我們搶貨殺人,那我卓樂峰還真的有嘴說不清。所以,我得盡快找到王峰朗,搞清楚昨晚到底發生了什么!

    “哦,對了,卓哥。在黑影沖出門的一剎那,我沖過去撲住了他,雖然被他推開,但是我伸手在他身上撕下了這個東西!蔽簳岳谄D難的從口袋里套出一塊碎片。

    卓樂峰驚喜的接了過來,發現這是一塊白色蕾絲邊。

    魏曉磊回憶道:“我當時手抓到了他的衣服里,如果沒猜錯,他應該穿著一件蕾絲邊打底衫。卓哥,難道黑影是個女的?”

    “白色蕾絲邊打底衫?”卓樂峰在仔細回想之前那個黑影的動作。說實話,因為事發突然加上當時周邊黑暗,卓樂峰根本沒看清那人的輪廓。只是現在拿著這塊白色蕾絲邊,他也確實覺得黑影的很多動作確實女性化。

    “你和他接觸時,還有什么特別的感受?”

    “特別的感受?好像在他身上聞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水味!

    白色蕾絲邊打底衫,淡淡的香水味,這似乎都在預示著將懷疑的性別鎖定在女性。

    “不過……”

    “不過什么?”

    魏曉磊嘿嘿一笑:“如果黑影真的是女的,那他一定是個飛機場。我抱住他時,和他身體有過接觸,他的胸部應該不是很大。所以說,對a,要不起!

    “呵,看來這點傷對你確實不算什么。這個時候還能開玩笑。記住,如果還想到什么,必須第一時間通知我!

    魏曉磊確實給卓樂峰提供了一個方向。但是這個方向還需要細化。

    本來約好的取貨卻出現這種情形,卓樂峰心中猜測萬千。他必須要第一時間和胡楚光溝通。讓魏曉磊在私人醫那邊休息,卓樂峰又跟余醫生交代兩句后便馬上好離開。

    提前得到通知的胡楚光已經在附近等候,一接頭,卓樂峰就神色緊張道:“這事有問題。我去的時候,車內有掙扎痕跡,之后我發現王新遂死在不遠處的車間之內?梢韵胂,當時有人在車上企圖制服王新遂又或者是王峰朗,且導致了流血。再然后,王新遂父子可能逃出了車子,只是之后被人追上,王新遂被殺,王峰朗下落不明,F在當務之急必須要先確定車內和車間內的血跡屬于誰,其次要知道那批貨和王峰朗的下落。還有,這個白色蕾絲邊打底衫碎片,你得盡快找人化驗分析,看看是否能找到生物成分!

    胡楚光在接過之后又仔細詢問了碎片的情況,得知魏曉磊的線索后,他道:“這些交給我,我會盡快得到答案。只是這次你和王新遂父子交接,出了這種事,肯定會有后續麻煩。新頭村那邊或許會有動作!

    “這些我明白。新頭村和我有很多合作項目,如果此事擺不平,我和新頭村得鬧掰,這樣一來,不僅余菲娜坐收漁利,胡天任也能占據優勢!

    “給我三天時間!

    “三天就晚了!弊繕贩灞日l都清楚現在他的不利局面,“只要王新遂死亡的消息傳出去,加上那批貨下落不明,整個安京市黑道的矛頭都要對準我!

    胡楚光面色嚴峻,他當然理解卓樂峰的處境,可這事他現在也沒有半點眉目。

    “還是那句話,允許你便宜行事。我會盡快給你答復!

    迅速轉身離去,胡楚光可不想在此地和卓樂峰多做糾纏。他的離開也讓卓樂峰無奈的一拳砸在墻壁上。前陣子的一帆風順讓他想象著可以速戰速決,可決然沒想到的意外讓事情變得更加復雜。

    那個黑影是不是殺手?又或者那個黑影究竟是不是女性!為何今晚會發生這種事情。種種問題讓卓樂峰根本沒辦法安睡。

    但終究怕什么來什么,還在睡夢中的卓樂峰被急促的電話喚醒,他接通之后便聽到那邊齊功明的焦急:“卓哥,出大事了。新頭村忽然終止了和我們的所有合作項目。一大早,砂石廠那邊還發生了沖突,我們的人被新頭村的人打了一頓,還有幾個現在還被扣留在新頭村!

    從床上猛地坐了起來,雖說凌晨已經想到了這一點,可一旦真的發生,卓樂峰依舊有些失措。

    “卓哥,現在我們該怎么辦。我們的人和新頭村的人還在發生沖突,有弟兄說要去新頭村搶人!

    卓樂峰不耐煩的咆哮道:“告訴所有人,只要有新頭村的人來挑釁,一律不準動手。能跑就跑,跑不掉如果受了傷,所有的費用我會承擔。還有,暫時停止和新頭村的一切合作項目進展。讓那些兄弟和工人們先回家,工錢不會少了他們!

    “明白,我這就去安排!”齊功明聽出卓樂峰的怒火,他可不敢在這個時候再多說一個字。

    現在新頭村和卓樂峰依然鬧僵,這無疑表明,有人誤會了卓樂峰。那既然誤會了,便意味著王峰朗還活著!

    到了這個時候,卓樂峰清楚自己貿然去找王峰朗非常不合適,他需要有人幫他搭好橋梁。而這個最合適的人選自當就是樂澤穎。卓樂峰需要樂澤穎聯系王峰朗,勸說王峰朗冷靜。樂澤穎要給王峰朗帶去話,這事必然是有他人設計安排,一來是要除掉王新遂父子,二來極大可能就是挑撥新頭村和卓樂峰的關系。

    “這事你得馬上幫我去辦,不管你用任何方式,一定要幫我聯系上王峰朗!

    “你確定他還活著?但是萬一……”

    “沒有萬一,F在這個情形下,只有王峰朗才能終止和我的所有合作。所以,必然是王峰朗產生了誤會!

    不到中午,更糟糕的事情傳來。王新遂死亡的消息擴散,同時,道上到處流傳卓樂峰搶貨殺人,實為不仁不義壞了規矩。有些人表面上說是要替新頭村討回公道,實則是在渾水摸魚,在這個時候想從卓樂峰的手上搶走一些地盤和人手。特別是余菲娜,她自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在卓樂峰交代下,他是的人手都在忍讓退縮,可余菲娜的手下咄咄逼人,加上新頭村的怒火,瞬間讓卓樂峰的手下四處吃虧。

    如果說之前是卓樂峰個人遇到過諸多危機,那么現在則是卓樂峰做了老大后,他和他的所有手下共同遭遇了重大危機。

    有人要把事情鬧大,甚至不惜要對卓樂峰的親信下手。在安京市的人尚可以抱團,而在這個時候,孤身于各縣之間的肖如軒,顯然遇到了更大的麻煩。

    正在倉庫清點貨物的肖如軒確實預感到今天有什么不對,在看著工人搬完貨物,她準備簽字時,忽然聽到身后傳來聲響。門口的一個保鏢慌慌張張跑了進來,大喊道:“如軒姐,外面來了一波人,見人就打,見東西就砸,還說一定要抓你回去!

    “如軒姐,你趕緊先走!庇钟斜gS退了回來,招呼其他人安排肖如軒撤退。

    自從跟了卓樂峰,肖如軒雖然有江湖大姐頭的派頭,可她基本上還是處理生意的事。這次是她真正意義上第一次面對刀槍火海。根本不敢逗留,她趕忙跟人從后門離開。誰知道還沒上車,旁邊就竄出來幾個人。

    肖如軒嚇了一跳,驚慌失措的摔倒在地,眼看一把砍刀就要朝著自己砍來。肖如軒尖叫著連滾帶爬,手臂被刀口帶到?蛇@會她也顧不上疼痛,爬起來后又悶頭朝著前面沖去。

    一直沖到前面的湖水邊,她腳下一滑跌入湖水之中,又趕忙抓住旁邊的樹藤爬了上來,再一抬頭,發現追擊的人已經站在她的身邊。不僅于此,她的左右也圍上來兩人,這下肖如軒徹底跑不掉了。

    “你們是什么人!毙と畿幧眢w在哆嗦,神色愈發緊張。

    有人掃過肖如軒被湖水浸濕的衣服和身體,眼神之中露出了窺欲之色;ハ嗍沽耸寡凵,四個男人心知肚明的沖上去,有人摁住肖如軒的手和腿,有人已經趁此撕扯肖如軒的衣服。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