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三百八十五章:有病得治啊

    “這……”

    葉星每說一句,藥王園主臉色便變了一下,到最后,已經慘白的如同一張白紙。(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她一直以為,自己對修為和傷勢隱藏的極好,卻沒想到,在葉星眼里,竟然有這么多的破綻。

    忍不住驚駭的看了眼葉星,內心顫動。

    葉星分析的絲絲入扣,沒有任何問題,而且聽起來,似乎很簡單。

    但她身為頂尖煉藥師,卻明白,葉星所說的,聽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別說是她現在受傷的情況下了,就算是她巔峰時期,也做不到。

    至于一旁的卓清風,更是咽了口唾沫,已經徹底無語了。

    這樣的分析,真的是星少這么個十多歲的少年做出來的么?

    就算是對葉星的造詣,無比佩服,此刻還是忍不住震撼。

    根據一點點痕跡,慢慢推斷,找出原因,這種捕捉蛛絲馬跡,順藤摸瓜的手法,簡直就跟神跡一般。

    他就算是想學,也學不會。

    不對,別說是他,哪怕是他的師尊,恐怕也完全學不會,僅僅通過這些東西,就分析出這么多。

    如果不是對葉星的來歷很清楚,卓清風甚至要懷疑葉星是不是哪個靈域的頂尖煉藥師,喬裝打扮來的了,就跟藥界尊者丹尊一樣,時而扮演乞丐時而扮演瘋癲婆子一般。

    “其實,靈魂受損,也并非絕癥,只要方法得當,還是可以治療的,可惜……”

    這時葉星突然看了眼藥王園主,忍不住輕輕搖頭。

    “什么?”

    藥王園主猛地一驚,瞬間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直接就脫口道:“你有直接治療靈魂損傷的辦法?”

    她震撼的看著葉星,身體顫抖,眼神中爆射出前所未有的光芒,甚至都有些站不穩了。

    堂堂七階后期練氣境,怎么會連站都站不穩,可見她內心的激動和震撼。

    “有是有,不過和你有關系么?卓清風,我們走吧,本來這次過來,是聽說這藥王園主身份不凡,想和她做個生意,誰知道,此人根本就是個跋扈之人,罷了,罷了,這樣的人,不合作也罷。”

    沒有理會藥王園主的震驚,葉星搖搖頭,一臉嘆息,轉身就要帶著卓清風離開。

    “且慢!”

    藥王園主臉色一變,急忙出聲,同時身形一晃,瞬間出現在了葉星和卓清風的面前。

    卓清風頓時如臨大敵,體內真元凝聚,生怕葉星識破藥王園主的秘密,對方要殺人滅口。

    “怎么,閣下還想攔我不成?”

    葉星臉色冷漠,平靜的看著藥王園主,那眼神中有著高高在上的自信,仿佛攔住他的,根本不是一個能輕易碾殺他的七階后期練氣境,而是一個晚輩。

    “不……不……”

    藥王園主神色一驚,在葉星面前,甚至有一種戰戰兢兢的感覺,急忙道:“老身不敢,先前老身對兩位多有得罪,心中羞愧,所以想請兩位給老身一個機會,不知兩位想和老身合作什么,還請兩位明示。”

    “合作什么,就不多說了,因為本少已經改變了主意,還請藥王園主不要攔住在下,讓在下離開。”葉星淡淡說道。

    “少俠……不,大師,先前是老身多有冒犯,還請大師不要介意老身的冒犯,救老身一命!”

    退后一步,藥王園主頓時變得無比鄭重,對著葉星深深的鞠了一躬。

    她表情虔誠,仿佛一個晚輩見到了長輩,態度無比的恭敬。

    “救你,本少的確有救你的辦法,但是,憑什么要治理你?”

    葉星冷冷看了藥王園主一眼。

    藥王園主身體一晃,臉色發白。

    的確,之前自己對葉星如此態度,對方不怪罪自己,就已經夠好了,憑什么還要救自己?

    “只要大師愿意治愈老身的傷勢,老身愿以大師馬首是瞻,我藥王園的靈藥,也盡情供大師處理。”

    藥王園主咬了咬牙說道。

    葉星先前的話,打破了她五十多年來的信念,等于是將她推入了無盡的深淵。

    可現在,葉星告知他她,還有別的治療方法,就仿佛在無盡的深淵中,突然給了她一條求生的道路,讓它如何不想要抓住?

    為了能夠抓住這條道路,就算是付出再多,她也愿意。

    因為,她想要重回地仙境界,并非只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找回自己曾經丟失的尊嚴,向當年重傷自己的人報仇,甚至飛升于仙界與其丹尊的徒弟們共同切磋丹道。

    哪怕是付出再多,她也必須去做。

    “星少,藥王園主,是屬下師尊的朋友,還請星少出手相助。”

    一旁,卓清風竟然也突然躬身行禮,誠懇說道。

    “你……”

    藥王園主驚訝的看向卓清風。

    “園主大人,你是我師尊的朋友,便是卓某的長輩,卓某自然要為前輩發生。而且你放心,我相信星少一定會幫忙的,星少絕不是那種見死不救的人,否則卓某,也不會跟著星少做事了。”

    卓清風堅定道。

    “卓清風,你到底幫誰說話呢?”

    葉星白了卓清風一眼。“星少,我這也是為了我們星諦閣好,有前輩在朝天城幫忙,我們的星諦閣想要開起來,那是分分鐘的事情,何必再舍近求遠,找別的方法呢。”卓清風腆著臉道:“更何況,園主大人是卓某的前輩,卓某總不能置之不理吧,要是讓卓某師尊知道了,非打死我不可。”

    “星諦閣?兩位是要在朝天城建立勢力么?沒問題,一切都包在老身身上。”

    藥王園主看到葉星的態度似乎有所變化,急忙開口說道。

    葉星皺了下眉頭,無奈嘆道:“既然卓清風你這么說了,那么本少就看在卓清風面子上,繼續和園主好好聊聊吧。”

    “多謝大師,兩位看座。”

    藥王園主心中大喜,急忙親自看座,將葉星和卓清風迎接到了座位上,那態度,要多恭敬,有多恭敬。

    而后,泡上了一杯好茶,頓時間,茶香四溢,將大廳中之前的殺氣,沖的一干二凈。

    “大師,卓賢侄,這茶,是老身用王品茶樹隱王普洱炒制而成,具有疏通經脈,凝練真元的功效,兩位覺得如何?”

    藥王園主一邊親自倒茶,一邊恭敬說道。

    “還算不錯。”葉星抿了一口,點頭道:“不過這隱王普洱,年份不太夠,應該只有三百年左右吧,并且培育的土質也不行,隱王普洱,必須用無量土培育,并且澆灌青玉水,每年將老葉剪去,只留新葉,到了四百年份的時候,才是真正藥效達到頂級的時候。”

    輕抿一口茶水,葉星侃侃而談。

    前世身份尊貴,什么頂級茶葉沒享用過,藥王園主的隱王普洱對他而言,還真不算什么珍稀茶葉。

    當年的他,甚至還品嘗過靈域隱王普洱母樹上的茶葉,那才叫極品。

    而葉星的隨口一說,卻讓藥王園主悚然一驚。

    隱王普洱,并非百朝之地的茶葉,就算是在北天域,也極難見到,這還是她五十多年前,從靈域帶來。

    也就是說,就算是在北天域,聽說過這種茶葉的靈者,也沒有多少,而葉星隨口就說出了隱王普洱最核心的培育方法,令她如何不驚?

    “此人,雖然是百朝之地之人,但是背后,絕對有逆天強者教導,否則,不可能有這般見識。”

    藥王園主忍不住猜測,能教導出這等天才的,又究竟是什么人物?難道是靈域的那些藥皇不成?還是靈域總部的長老們?

    忍不住,對葉星更高看一成。

    “對了,不知大師之前所說的星諦閣,又是什么?大師需要老身做什么?”

    交談片刻,藥王園主連開口問道,直奔主題。

    其實她很想詢問葉星治療靈魂損傷的辦法,但也知道,有些事情,不能一蹴而就,只能循序漸進。

    先前的無禮,得罪了葉星,只有先將對方的事情辦好,才有提要求的權利。

    “星諦閣,是我和大威王朝皇室、丹閣、器殿以及血脈圣地一同成立的一家組織,主要是經營丹藥、寶兵等生意,在大威王朝,已經占據絕度的優勢,此次前來朝天城,是準備在朝天城開拓市場,擴大到整個百朝之地。”

    “不過,因為天魔秘境的開啟,如今百朝之地的勢力申請已經停止,所以想讓藥王園主你開口,幫忙成立。”

    “我們也不會白讓閣下付出,若是星諦閣成立,以后星諦閣在百朝之地中的利潤,將有閣下的一成。”

    葉星淡淡道。

    卓清風一驚,連看向葉星。

    讓出一成的利潤,這星少之前可沒對他說過。

    星諦閣的發展潛力,無比巨大,一成的利潤看似微弱,可一旦擴張到整個百朝之地,絕對是個無比驚人的恐怖數字,說讓就讓出去了?

    “原來是這點小事,大師你放心,包在老身身上了,至于那一成利潤,老身就不需要了,畢竟老身只是開個口,也沒付出什么。”

    藥王園主笑著道。

    笑話,她還等著求葉星指點治愈靈魂破損的方法呢,豈會占葉星的便宜。

    “不行。”

    豈料,葉星的表情卻十分嚴肅。

    “這一成利潤,閣下必須拿,因為,星諦閣一旦建立后,以后在朝天城的運營、擴張以及對外,都需要藥王園主你來負責。”

    妙啊!

    聽到這里,卓清風驚嘆的差點沒跳了起來。

    他一開始,還疑惑葉星為什么要莫名讓出一成的利潤。

    這時候,才徹底明白過來。

    沒錯,星諦閣一成的利潤,的確是個驚人數字。

    但是,卻必須要星諦閣在百朝之地中發展起來才行。

    雖然卓清風對星諦閣的丹藥,十分有信心,但朝天城,可不同于大威王朝。

    一個小小的大威王朝就有那么多丹道世家,整個百朝之地又會有多少?絕對是數不勝數。

    而且其中最頂尖的兩家,同樣也有藥王坐鎮。

    即便是百朝之地的丹閣分部,在這朝天城丹道市場,也沒有絕對的話語權,星諦閣再牛,想要發展起來,卻也不是一件易事。

    百朝之地,風波詭譎,這些丹道勢力能從千軍萬馬中殺出來,都不是易與之輩。

    一旦競爭不過,他們可不會和你講什么道德,各種陰謀詭計將會層出不窮。

    到時候,以星諦閣的實力,能擋住一家、兩家,還能擋住十家、百家么?

    可一旦把藥王園主拉進來,那就不同了。

    藥王園主在朝天城,那可是巨頭一般的存在,最頂尖的藥王,連丹閣分部閣主也尊稱一聲前輩,這樣的人,一旦入股星諦閣,誰還敢動手?

    等于是給星諦閣披上了一件保護衣,足以在這百朝之地橫行無忌,這卻不是小小的一成利潤,就能夠比擬的。

    “高,實在是高明!”

    此時此刻,卓清風對葉星是無比的敬佩,由衷的崇拜。

    他只想到,讓藥王園主幫忙成立,卻未曾想到,讓藥王園主也加入星諦閣的生意中,兩者之間,是格局上的差別。

    卓清風不知道的是,他和葉星之所以會有這么大的差距,還是因為他沒見過大世面,格局太小。

    而且自身能力有限,有些事情甚至想都不敢去想。

    比如拉藥王園主入股這件事,因為以他的身份和實力,根本做不到,因此也完全不敢去想。

    但葉星不同,他前世見識過太多,藥王園主在葉星眼里,只是一個合作對象,而不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前輩,想法上,自然就不同。

    而且,葉星這么做,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

    他現在,是利用藥王園主急切想要修復靈魂的念頭,控制住對方,但這個控制,其實是很微弱的,一旦對方不需要自己,在絕對的實力面前,處于劣勢的,還會是他葉星。

    但是將對方拉入星諦閣后,自然就不同。

    他會讓藥王園主慢慢的見識到,星諦閣的潛力,即便是將來對方靈魂恢復,重回地仙,也無法拋棄星諦閣。

    “讓老身加入星諦閣的運營?”

    藥王園主也是精明人,瞬間就明白了葉星的想法,這是打算用星諦閣,來捆綁住自己么?

    若是別的勢力說要用一成利潤,讓自己加入,妥妥的被她一巴掌扇出去。一成利潤,也好意思說出口,以她的身份地位,不拿出五成以上的利潤,豈能請的動她?

    但是葉星開口,她猶豫了一下,卻也只能答應。

    “既然大師這么說了,老身就恭敬不如從命。”

    藥王園主也沒怎么在意。

    一個下等勢力的一成利潤,想想也不會有多少。

    “不過,老身必須要說一句,如今的朝天城,諸多丹道勢力群雄并起,想要在這里分一杯羹,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藥王園主身份高貴,實力超群,讓她煉制丹藥,培育靈藥,朝天城沒人能比得上。

    可若是經營一家丹道勢力,就算是她,也不敢保證自己一定就能比其他人強。

    “這一點,就不勞園主費心了,園主所需要做的,是幫星諦閣在朝天城站臺,以及協調,其他的,交給卓清風他們就可以了。”

    葉星一邊說道,一邊從身上拿出三枚丹藥,遞了過來:“這是我星諦閣目前發行的三枚主力丹藥,閣下可以看一下,也正好鑒別一下,這三種丹藥的前途。”

    “哦?”

    藥王園主一眼就看到了葉星手中的三枚丹藥,以她的眼光,瞬間就看出了,不過是三枚很普通的凝血丹、真力丹,和沖元丹。

    這三種丹藥,是普通靈者平常消耗的最多的三種丹藥,但同樣,也是最沒有技術含量的丹藥。

    只是,當她的精神力,隨意掃入這三種丹藥之后,臉色卻瞬間變了。

    “咦?”

    驚疑出聲,藥王園主的臉色,瞬間變得極為凝重。

    因為這三種丹藥,煉制手法竟然和普通的凝血丹、真力丹以及沖元丹,截然不同。

    忍不住面色凝重,仔細的分析起了其煉制手法。

    這一分析,頓時大為震驚。

    相比卓清風,藥王園主什么修為和見識?一眼就看出了這三種丹藥的特殊。

    “這種煉制手法,絕對不是百朝之地擁有的,似乎是,靈域中某種頂尖的煉制手法。”

    “還有其中的藥物成分,和普通的三種丹藥,并沒有多大區別,但是因為煉制手法的改變,導致用料和難度,減輕了許多,成本上,比起普通的丹藥,要低一大截。”

    “但是藥性,卻在煉制的過程中,被更加完美的釋放,功效上,要比正常的三種丹藥,都要強上一倍不止。”

    “這……這……這……”

    如果不是因為葉星他們就在這里,藥王園主甚至震驚的快要站起來。

    越看,越覺得這三枚丹藥奧妙無窮。

    “這丹藥,是你們大威王朝丹閣研制出來的?”

    忍不住驚駭看向卓清風。

    這等改良,即便是她這個七階巔峰煉藥師,也根本做不到,真的只是一個小小的下等王朝的丹閣做出來的?

    卓清風苦笑一聲:“前輩,你太高看晚輩了,這三種丹藥,是星少研發,只是讓我大威王朝丹閣進行煉制,以卓某的丹道修為,豈能研制住這等逆天丹藥來。”

    “是大師你?”

    此時藥王園主內心的震驚,根本抑制不住,震駭看著葉星。

    葉星的見識,她剛才已經見識過了,絕對毋庸置疑。

    但是,真要說對方能研制出這等丹藥,卻還是讓她內心震撼。

    畢竟,見識,是一種很玄妙的東西,只要對方有一個逆天的老師,就能培養出來。

    這就好比,一個普通人,師尊是頂尖數學大師,一幫朋友也都是數學大師,常年跟著師尊混,聽這些數學大師侃侃而談,自然而談見識就會強起來,說起數學理論,前沿知識,都能侃侃而談。

    但這只是見識。

    要讓他自己發明一個全新的數學公式,卻是根本做不到的。

    因為創造,必須在自己的領域,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光靠見識,根本不夠。

    可現在葉星這么一個少年,卻直接研制出了這三種連她也驚嘆萬分的丹藥,內心的震撼,前所未有。

    難道說,葉星這么個少年在丹道方面的造詣,比她還要高么?

    如果說一開始藥王園主對葉星的恭敬,只是因為想從葉星手中得到治療靈魂損傷方法的話,那么現在,她從內心深處,都徹底的改變了自己對葉星的看法。

    能夠研制出這么三種丹藥的煉藥師,絕對不會是普通人。

    或許此子現在修為還底,可是將來,想要超越自己,都未必是件難事。

    “這三枚丹藥,只是我星諦閣目前發售的主力丹藥,等星諦閣在朝天城真正立足之后,葉某還會研制出更多頂級的丹藥,來擴大市場。”葉星笑了笑道:“不知現在藥王園主對我星諦閣的發展前景覺得如何?這一成利潤,還滿不滿意?”

    藥王園主苦笑了一下。

    星諦閣的發展前景如何?

    看到這三枚丹藥,藥王園主敢肯定,星諦閣正要在朝天城發售起來,絕對會瞬間轟動整個百朝之地,一舉成為朝天城最恐怖的丹道勢力之一。

    “好,既然大師都這么說了,老身就當仁不讓了,大師放心,在這朝天城,老身還是有些面子的,星諦閣和各大勢力對接一事,以后就交給老身了。”

    藥王園主毫不猶疑就說道。

    雙方談論到這里,自然十分熟稔,葉星又詢問了一下醒神花的事情。

    讓葉星驚喜的是,這藥王園里,還真的有醒神花。

    “這醒神花,我藥王園也僅有一株,不過大師想要,自然沒問題。”

    藥王園主倒是很隨意,一株醒神花對她而言,她還真不介意,唯一好奇的是,葉星拿這醒神花究竟有什么用。

    畢竟醒神花雖然能提升煉藥師的精神力,但有極大的概率,會導致精神力錯亂崩潰,成為一個廢人,幾乎沒人真的將醒神花,用來提升精神力。

    “我馬上讓侍女去采摘醒神花。”

    輕輕摁了一下身上的一道令牌,一道訊息立即傳了出去。

    此時,那侍女小青已經將許隆等人送了出去,重新回到了藥王園,站在大廳外,一張臉上,憂心忡忡。

    “也不知道那少年兩人怎么樣了?”小青咬著嘴唇,輕輕嘆了口氣。

    對葉星,她還是有些好感的,畢竟對方幫忙解決了自己身上的病情。

    但是剛才,葉星也做的太過了,以園主大人的性格,根本不會讓對方活著走出去。

    “希望他們兩個,能安然無恙吧。”

    小青嘆了口氣,只能默默祈禱。

    她只是個侍女,在藥王園里,根本沒任何話語權。

    就在這時,小青感覺身上的傳訊令牌突然亮了起來。

    “園主大人在叫我?”

    小青精神一震,急忙走了進去,心中卻是忐忑,園主大人不會是將那兩人殺了,讓自己打掃大廳吧?

    這種事情雖然是顯而易見,但是那名少年給他的信念,使其自己充滿了信心,這樣就被阻攔死去,有些過意不去。

    心中帶著緊張,小青推開門,朝里面一看。

    “嘎,怎么回事?”

    兩個眼珠子頓時瞪得滾圓,快要掉到地上。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