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40、第040章

    這個周末井珩正常休息, 沒有去實驗室加班。(www.vzwzdv.live)如果他自己不愿意去上班,他的假期其實本來還可以再長點。但他在安排好珠珠的上學問題后,就不想再留在家里浪費時間了。

    答應了周末帶珠珠去游樂場,井珩自然也沒食言。周六上午他先帶珠珠出去看了看秋千,定了一個戶外大秋千,還定了個室內吊籃藤椅,打算裝在陽光房里。

    上午出去逛一圈把秋千和吊籃藤椅定好, 中午回家和老馮大爺、尤阿姨說了一下戶外秋千裝哪, 室內吊籃藤椅放哪,讓他們下午在家看著點。

    下午井珩帶珠珠去了游樂場,打算陪她玩到盡興為止。晚飯可以在里面吃,玩到晚上關門也沒什么問題。玩這地方主要是排隊浪費時間, 真正上項目玩的時間根本沒多久。

    井珩不是這種地方的常客, 小時候會跟著井媽媽來玩, 長大后基本就沒再來過。他對這些年輕人愛玩的刺激東西, 本來就興趣不大,還是養老式的打麻將下象棋釣魚更適合他的氣質。

    珠珠是壓根連這些東西都沒接觸過,只在電視上看過, 但她卻非常喜歡。平時被井珩管著,怕暴露身份,法力不能用,不能飄更不能飛,一點刺激的都不能玩,這回可算釋放天性了。

    她拉著井珩的手, 在游樂場風一樣地奔來跑去,坐完搖擺傘坐旋轉木馬,坐完大擺錘坐跳樓機,過山車、峽谷漂流一個不落,根本不知道累是什么。

    井珩可沒有一次性玩過這么多項目,差點把老命都給玩沒了。可是他說了要陪珠珠一起玩,便只能硬著頭皮陪。在玩的時候看珠珠笑得停不下來跟個傻子似的,也就覺得值了。

    玩到傍晚餓了要吃飯,這才算得了真正的休息時間,因為排隊比玩還累。井珩帶著珠珠直接在游樂場里找了家餐廳,打算吃完飯再看看還要不要繼續玩。

    珠珠玩了整整半天,到現在還是精神抖擻,完全沒有累的樣子。平時多走點路就嚷嚷著做人太難了,今天卻是半點沒喊腳疼。到這會還興奮不減,眸子微微發亮。

    跟井珩到餐廳里坐下來,拿菜單點了菜。珠珠現在也能說出來自己愛吃什么不愛吃什么,點菜不再是井珩點什么她吃什么,而是井珩跟她說,她自己來挑。

    跟服務員點完菜,珠珠從自己的小背包里摸出手機,有模有樣地捏在手里打開。不知道惦記手機里的什么東西,連和井珩講話的心思都沒有,注意力全在手機屏幕上。

    那模樣,儼然就是人類低頭族中的一員。

    井珩坐在她對面看著她,端起桌子上的杯子喝口水。看她興致勃勃地盯著手機看,看一會開始笑,一開始只是面帶微微笑意,后來慢慢笑出聲,還有點止不住的趨勢。

    這讓井珩好奇了起來,便問她:“看什么呢?”

    珠珠還是盯著自己的手機看,也還在笑,不大停得下來。等她抬起頭來要跟井珩說自己在看什么的時候,注意力突然被視線中出現的一個人吸引了。

    她手指下意識地按掉手機,目光落在餐廳一角,對井珩說:“那個好像是小雨。”

    井珩聽她說話,順著她的目光回頭看了一眼,果然看到蕭雨芹和另外兩個女生坐在餐廳角落的桌子上,正在說笑。桌子離他們有點遠,說話也聽不到。

    井珩看一眼便轉回了頭來,當作沒看到。

    珠珠確定了那就是小雨,也把目光收回來了,腦子里還記著王老教授給她教的禮貌待人那點事呢,又開口問井珩:“要去和她打聲招呼嗎?”

    井珩語氣平平,“不用。”

    珠珠對井珩的話沒什么異議,直接點點頭,“哦。”

    而餐廳角落的桌子上,娜娜懟了一下小優的胳膊,因為視線里出現了神似井珩的人,有點小興奮,便問她:“你看那個人,像不像井老師?”

    小優順著她的視線看向井珩那一桌,看了半天道:“好像就是吧……”

    不可能,娜娜立馬否定,“對面坐著個女生欸,怎么可能是井老師啊?井老師是什么人,你不知道還是我不知道啊?他根本不會和女生約會,更不會來游樂場這種地方好不好?”

    蕭雨芹也看到了,自然是一眼就認出了井珩和珠珠。目光落在井珩和珠珠那桌看一會,心里生出一股不知名的滋味。她不知道,井珩對這姑娘居然是這樣的照顧法?

    小優看出來蕭雨芹在看著那桌發呆,便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是井老師嗎?”

    蕭雨芹回了神,看一眼娜娜和小優,沒去回避,“好像是吧。”

    而娜娜這時候也仔細看了一陣,“嘶”著一口氣,猛一下按住心臟部位說:“完了,好像真的就是井老師,不好不好,我的心要碎成渣渣了。最近這都是什么鬼運氣,撞到一次是他去內衣店,這一次又帶女生來玩游樂場……”

    小優順著娜娜的話也想了想,合理揣測道:“最近聽好多人說井老師沒以前那么嚴厲了,溫和了不少。而且,他之前上課的時候,手腕上還戴了個女生的皮筋。上次去內衣店,現在又和女生來游樂場玩,所以這個女生不會是井老師的……”

    蕭雨芹低著頭,直接打斷小優的話,“不是,這個女孩家里出了事,腦子也出了問題,現在是三四歲兒童智商,托在井老師那里照顧。你們別亂猜亂說,會給井老師添麻煩的。”

    小優和娜娜一直當蕭雨芹和井珩是熟人,而且知道蕭雨芹喜歡井珩,那種不一般的喜歡,就是一直沒說出口。上回蕭雨芹還去井珩家里玩了,自然是了解他的情況。

    小優和娜娜這就不多八卦了,信了蕭雨芹的話,碎了的心自動黏合起來,又問她:“既然你們都認識,那要不要過去打個招呼啊?”

    蕭雨芹往井珩和珠珠那桌看一眼,心想就珠珠那三歲五歲智商,如果把她的真實家庭情況暴露了怎么辦?她在學校立了那么久“白富美系花”人設,絕對是不能崩的。

    于是默了一會,她跟娜娜和小優說:“井老師不喜歡在外面被人打擾,還是算了吧。而且,我跟那個女生關系一般,不需要特意過去打招呼。”

    這話說得委婉,但娜娜和小優還是聽出來了,蕭雨芹和井珩對面那個女生關系不好,不是很合得來。聽著里面還有故事,大約能腦補出一出豪門富家女為愛不合的戲碼。

    娜娜和小優雖然好奇,但看蕭雨芹不大想說的樣子,再想想井珩都帶那個女生來游樂場了,著實有點招人嫉妒,也能感同身受蕭雨芹現在的心情,所以便沒再多問。

    為了讓蕭雨芹心里舒服點,娜娜還笑著說了句:“算了,不打招呼了,我們玩我們的。用家人和智商換來的這種福氣,可不是什么好福氣。”

    小優自然也腦補了相同劇情,附和著說:“就是井老師本人仗義吧,沒什么好羨慕的。井老師那么正經嚴肅的人,肯定不會對智商那么低的女生動什么歪心思……”

    動歪心思這話說出來就有點不能接受了,娜娜往小優的胳膊上懟一下,“不準yy我們井老師,他只適合供起來,ok?女人在他眼里,那都是木頭。”

    小優小聲感慨一句,“他屬于宇宙。”

    事實如此,在大家眼里,井珩會把自己的一生都獻給祖國的航天事業,獻給廣袤無垠的宇宙,喜歡他的人再多,欣賞也好崇拜也罷,甚或把他當成信仰,但都沒人會得到他。

    他就不屬于這個凡塵俗世,把他往庸俗的情情愛愛上去想,會覺得是在玷污他。他不管是長的那張臉,還是性格氣質,還是所從事的職業,都與俗世小情小愛相關不上。

    雖然娜娜和小優平時偶爾會開點蕭雨芹的玩笑,但也并沒覺得蕭雨芹真能和井珩在一起。在她們的意識里,蕭雨芹也就是各方面條件好點,命好點,離她們的偶像更近一點而已。

    蕭雨芹不敢亂說自己和井珩有更深的關系,也有這個原因在。井珩是夢大很多女生的信仰,如果她過分胡編,大概都不需要井珩出聲打她的臉,她就得被喜歡井珩的女生扒掉一層皮。

    而且,她也是真的喜歡井珩,有虛榮心不假,但也和其他崇拜井珩的女生一樣,希望他能好,不被麻煩纏身。所以她并不會給他真添麻煩,也給自己找難看。

    話題到此終結,蕭雨芹和娜娜、小優也都裝作沒看到井珩,吃完飯就先出餐廳走了。

    ***

    井珩和珠珠坐在桌邊吃飯,根本都沒有多聊蕭雨芹。珠珠對蕭雨芹的好感度并不高,因為初次見面就不愉快,第一印象不好。雖然拿了她的棒棒糖沒記她的仇,但也并不很喜歡她。

    珠珠完全沒把蕭雨芹放心上,而且她也總是沒辦法把她和尤阿姨聯系到一起。雖然兩個人長得有點像,但性格氣質上一點也不像親母女,就不像從一個家里走出去的。

    她也想不了什么更深層次的東西,這些東西在腦子里過一下就過去了,并不多想。叉子一叉吃到一口好吃的,那滿腦子就全剩好吃的了。

    珠珠吃飯前興奮著不覺得累,但等吃完飯歇了會,卻又覺得累了。本來還想再去玩點項目,但發現腳疼腿又軟,便開始哭哭唧唧不想走路。

    不想走路怎么辦,總不能讓她飄起來,于是井老師就背著唄。

    看她這情況是玩不了什么了,但她又一副沒玩夠的樣子,井珩只好跟她說:“不著急,沒玩過的下次再來玩,不一定要一次全部玩完。”

    珠珠恍然,趴在井珩耳邊問:“是這樣嗎?”

    井珩直接背著她往游樂場大門上去,“游樂場每天都會開門,只要我們有時間,就可以來玩。沒玩過的那些,下次再來玩就行了。”

    珠珠聽了這話就不糾結了,“好的,那我們下次再來玩吧。”

    井珩背著珠珠慢慢地走,出了游樂場去停車場,到自己的車邊才把珠珠放下來。因為晚飯吃得晚,現在天已經黑了下來,路燈光暈偏暖。

    珠珠先井珩一步到副駕坐下,也不知道腦子里在惦記著什么,又是系好安全帶,立馬就從包里摸出來,解鎖點開繼續看起來。

    井珩到駕駛座上坐下,目光掃到手機光暈,伸手去拉安全帶,問珠珠:“手機里有什么好看的?”

    珠珠這會又看得樂起來了,聲音里帶著笑意,“看你的照片呀。”

    照片?井珩下意識地疑惑了一下,拉下安全帶扣上,心里想到的是,珠珠那個什么都沒有的手機里什么時候有他的照片了?

    手機買來一個星期,他沒有讓珠珠給他拍過照片,他本來就不愛拍照這些。當然珠珠會用手機拍照,之前尤阿姨用手機幫她拍照,她就學會了。

    難道,什么時候偷拍了他?

    井珩轉頭看向珠珠,問她:“什么照片?”

    珠珠還在笑呢,沉浸在看照片的樂趣中。在井珩轉過頭來的時候,她機敏地把手機往胸口一收,蓋住屏幕,笑著看他:“就今天的照片啊,我給你拍了好多。”

    “???”

    井珩這是完全聽不懂了,“今天?”

    “嗯。”珠珠看著他點點頭,然后突然把手機屏幕往他面前一送,咯咯笑起來說:“你看!”

    井珩看了一眼,瞬間就僵住了,嘴里要是有口水,他怕是還得把自己給嗆死。珠珠給他看的照片是他在坐大過山車時候的,表情被刺激得那叫一個扭曲失控,加點字就是表情包了。

    他雖然是搞科研當老師的,并沒有明星的偶像包袱,但也從來沒見過自己表情失控丑成表情包啊。完全不能忍,幾乎是下意識,他伸手就要搶珠珠的手機。

    結果珠珠比他反應快,連忙往回一縮躲開了他的手。然后她還是把屏幕對著井珩,繼續往下翻給他看,“我給你拍了好多,你看,哈哈哈哈……”

    井珩:“……”

    看這一副又想挨揍的樣子!

    她到底是怎么在那么失控的情況下拿著手機給他拍照的??他在那些項目上的時候,完全都是懵的,根本不知道她拿手機拍照了。

    不過想想她壓根就不是人,飛對她來說都輕而易舉,在游樂項目上拍照這問題便不值得糾結了。井珩不再看自己的各種奇怪照片,沒眼看,而是看向珠珠,故意嚴肅起來:“給我。”

    珠珠直接又把手機往懷里一收,蓋在胸口,“這是我的手機。”

    現在開始不聽話了,那嚴肅對她來說也就沒用了。于是井珩把嚴肅的表情收起來一點,聲音也溫和了些,用哄人的語氣道:“乖,給我。”

    珠珠還是不想給,“你要干嘛?”

    當然是要把照片都刪了啊,那簡直太毀他嚴師形象了。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人的手機里有他的丑照,他自己手機里都沒有。對于照片,他只能接受嚴肅的自己。

    他試圖哄騙珠珠,“拍得挺好的,我再看一看。”

    珠珠半信半疑,表情微微懵起來,“真的嗎?”

    井珩認真地點頭,“真的。”

    珠珠是看不出來他說真話假話的,而且本能上會選擇相信他,于是就乖乖把手機拿出來,送到他面前,“那你看吧,不準動哦。”

    井珩沒答應,伸手把手機接下來,直接就點了屏幕上那張不忍直視的照片右下角的刪除鍵,點完刪除鍵點確定,屏幕上成功出現下一張無敵丑照。

    井珩:“……”

    快喘不上氣了……

    珠珠是真以為他只是要手機看看照片,當她眼睜睜看著沒了一張照片的時候,她突然反應過來自己被騙了。于是沒讓井珩再刪第二張,她伸手就去搶手機,叫道:“你這個大屁-眼子!”

    井珩一下子就聽懵了,捏住手機轉頭看向珠珠,“你說什么?”

    珠珠還要搶手機,正努力扒拉他的手指。她不用法力的話,力氣根本不大,扒了半天沒扒動,又氣又急地抬頭看向井珩,再說一遍,“你是個大屁-眼子!你說話不算話!”

    井珩這次算是聽懂了,氣得想當場暈厥。他忍一忍平一平情緒,再看向珠珠,聲音盡量溫和道:“跟誰學的?”

    珠珠氣著呢,就要自己的手機,扒拉著他的手指說:“不要你管。”

    井珩左手把手機拿過去,右手直接把珠珠兩只手都攥手里,讓她動不了,這回說真的了,“照片我不刪了,手機待會給你,你先把音發準。”

    珠珠現在開始有點不信他了,但還是問了句:“發什么音?”

    井珩深深吸口氣,字正腔圓道:“大騙子。”

    珠珠微仰頭看著他,“大屁-眼子。”

    井珩:“……”

    要窒息了……

    緩口氣,井珩不氣不餒,“跟我讀,潑…潑衣安……騙……”

    珠珠眼神認真起來,“潑腌騙……騙!”

    井珩看到了希望,“騙子。”

    珠珠大概也找準了,楊著聲音更認真說了遍:“騙子!”

    井珩松了口氣,“大騙子。”

    珠珠跟著讀,“大騙子!”

    總算是糾正好了,井珩說話算話,在珠珠把“騙”字發音發準了以后,便把手機還給了她。一堆丑照沒有刪,留著給珠珠自己沒事看了樂。

    于是,珠珠就看他照片樂了一路……

    他一路默默吸氣……不讓自己把車開路牙子里……

    ***

    珠珠到家的時候心情是好的,把手機裝回背包里,豎起三根手指跟井珩保證,“你放心吧,我說話算話,不會給別人看到的。”

    井珩能怎么辦,只能相信她,“好。”

    兩人說好照片的事后沒有直接回屋里,而是去草地那里看了看秋千。秋千下午就裝好了,現在已經能坐上去蕩著玩。

    珠珠背著小背包跟井珩到秋千那里,晚上看不大清,但還是一眼就愛上了。秋千很高很大,做成了一個花環,花朵很密,蒙了一層夜色也是很好看的。

    珠珠站在秋千前“哇”了一聲,然后轉身就抱上了井珩的脖子,在他臉頰上“啵”親一下,高興得只差跳起來跺腳了,對他說:“井珩,我喜歡你!”

    井珩被他又抱又親又“表白”,忍不住笑起來,笑得甜了,像個十八歲少年。在珠珠松開他跑向秋千以后,他站在原地收收臉上過了分的笑意,抬手到臉邊,碰了下被珠珠親過的地方。

    珠珠跑到秋千旁邊就直接坐了上去,自己嘗試晃了一下,沒晃起來,只好又叫井珩,“我飛起不來,你來推我好不好?”

    對于這種要求,井珩都只有照做的份。他邁開步子走過去,到她身后,幫她把秋千推起來。秋千飛得越高,珠珠的笑聲就越清脆,遠遠近近響成一串,像搖起來的銀鈴鐺。

    珠珠玩得起勁了,就一直說:“高一點,再高一點……”

    她蕩了一會也不知道又想起了什么,坐在秋千上突然搖身一變,身上的現代紗裙變成了古代長裙。袖擺和裙擺都又寬又長,胳膊上掛著披帛,仿佛一個彩衣仙女。

    秋千蕩得高,長長的裙擺披帛隨風飄曳,和秋千周圍的花環互成一體,仿佛這一小塊地方真成了仙境一般,仙氣飄散到很遠。

    珠珠扯著嗓子臭美地問井珩:“我好不好漂亮?”

    井珩看她高興,又估摸著她聽得到這里除了他們兩個沒有其他人,也就沒跟她計較隨意用法力的事。眼前的一切確實漂亮,漂亮到好像他是多余的。

    還好,夜色蓋住了他。

    珠珠在秋千上玩得開心,之后草地那一小塊地方,就全是她的笑聲,歡悅純粹得仿佛能感染整個世界。隨風飄散開了,空中半懸的月亮也彎了。

    和笑聲一起飄散在風里的,還有珠珠一會的一句——

    “井珩,你再推我呀,我喜歡你……”

    “井珩,再高一點呀……”

    “井珩,我愛你呀……”

    井珩——風好涼,被一個人愛好難……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諷仙.、大土豆、北冥有魚三個小仙女的地雷,最近有點忙,更新都有點晚,不好意思了,嚶~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