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59、第059章

    被花青這么突然出現一打擾, 下午的時間過得比上午還快。(看啦又看小說網)在她化成一縷妖風消失后,珠珠一直埋頭學習,看書做題搞閱讀到尤阿姨來做晚飯。

    聽到尤阿姨進來,珠珠和她打聲招呼沒有出去,聽著廚房里叮叮當當響一陣,又接到了井珩的電話。沒什么特別的事,井珩打電話告訴她, 今晚他還要加會班, 要晚點回家。

    經過了一年多的同居相處,對于井珩的工作閑忙珠珠還是挺了解的,也沒有什么不適應。

    其實井珩現在還算不是特別忙,珠珠記得她還是大河蚌的時候, 他才是真的忙, 很多晚上都不回家, 屋子大多整夜整夜地安靜, 只有她在水池里緩慢活動。

    井珩沒回來,晚飯珠珠和尤阿姨一起吃,吃完還是回到陽光房里看書。在桌邊落座下來, 醞釀找一下狀態投入其中。學進去之后,其實學習新知識也挺有意思,畢竟是在充實自己。

    她從六點多鐘學習學到八點多,效率比白天高了很多。快到九點的時候,放在一邊的手機又響了起來,是微信視頻邀請。她微抬目光看一眼, 伸手拿起手機解鎖點進微信,發現是秦冕。

    看是秦冕,珠珠沒多想,直接點一下綠色的接聽鍵,拿著手機等接通。連接有兩秒,等屏幕里出現秦冕那邊的畫面,喇叭里瞬間就吵得不行,全是音樂聲吵鬧聲。

    視頻畫面里有晃眼睛的燈光,但沒有秦冕。珠珠稍微愣了一下,然后便見秦冕一個甩頭閃進了畫面內。他一副浪蕩不羈的樣子,笑著問珠珠:“小仙女,在干嘛呢?”

    珠珠沒說自己在學習,她這邊的畫面也只能看到她的臉。她對著手機,眼尾壓著好奇,語氣平淡地回家秦冕的話,“沒干什么,在家呢。”

    秦冕又問:“你男朋友呢?”

    珠珠正對手機,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很乖,“他在加班。”

    秦冕“喲”一聲,“你這男朋友可真太忙啦,周末都不陪你?不陪不要緊,昨天還讓你去棋牌室,今天連出門都不讓了?要不要出來玩,我開車接你去。”

    珠珠確實對他那邊的一切都很心動,明亮的燈光,晃動的酒杯,帶著骨頭都律動起來了的音樂。有人在畫面里走過,有打牌玩游戲的聲音,好像還有人在唱歌。

    但珠珠也記得井珩中午跟她說過的話,不希望她現在接觸秦冕的圈子。大概是怕她經不住誘惑,玩散了心,真的成了盲流子,那時候想要再收心學習,幾乎是沒可能了。

    如果她心智成熟,有一定的自制力和抵抗誘惑的能力,這些倒也沒什么不能接觸的。

    珠珠腦子里一遍遍想井珩的話,把表情繃得正經,嘴角眉梢不露一絲笑,眼神平淡,對秦冕說:“不要了,井珩馬上就回來了,你玩吧。”

    視頻畫面里的秦冕還沒再說話,突然有個男生的頭伸了出來,看著珠珠很夸張地“哇”一聲,說道:“這就是小仙女嗎?秦老爺子這次審美確實不落伍啊,還真是天仙……”

    這話剛落下尾音,畫面又伸進一個男生的頭,也同樣“哇”了一聲,說:“什么神仙顏值?”

    然后第三個第四個,還有第五個第六個女生,都擠腦袋進視頻畫面里,全部盯著珠珠看,表情同一款的像在看什么神奇的世界奇觀,都被驚呆住了的樣子。

    雖然隔著屏幕,珠珠還是被他們看得怪不好意思的。她知道自己長得挺好看的,但也不需要表現得這么……驚訝吧?妖精修人身嘛,當然都是修自己覺得最漂亮的樣子。

    全部睜著眼睛動也不動地默聲看了珠珠一會,秦冕那些朋友們開始說話,表情眼睛還是僵的,只有嘴巴在動,你一言我一語,跟說相聲差不多——

    秦冕朋友一號:“傳說中的神仙顏值……”

    秦冕朋友二號:“秦老爺子好眼力……”

    秦冕朋友三號:“說是天仙下凡不為過……”

    秦冕朋友四號:“可惜有對象了……”

    秦冕朋友五號:“真的好萌好乖……”

    秦冕朋友六號:“我一個女生看著都喜歡……”

    ……

    一人一句說完后,集體默契地笑瞇了眼睛,對著鏡頭跟珠珠說:“小仙女,來玩呀~”

    珠珠被他們弄得越來越不好意思了,耳朵微微發起燙來。她以前在幼兒園小學稱皇稱霸,被那么多人圍著當頭頭,都是很自然的。現在面對心智比她大的年輕人這樣,就有點害羞。

    他們跟棋牌室的那些老爺爺也不一樣,老爺爺們喜歡她都是表現得很慈愛,把她當孫女兒。而現在這些算是大哥哥大姐姐吧,比她見識多的年輕群體,對她這樣,讓她忍不住有點飄。

    珠珠挺想笑的,但全壓在嘴角,心里癢癢的越發想過去玩。但她也并不想做不聽話的食言少女,井珩應該也快回來了,于是跟他們說:“太晚了,以后再一起玩吧。”

    拒絕的話一出,屏幕那側的人七嘴八舌起來,都在使嘴皮子技能誘惑珠珠過去浪。

    珠珠被誘惑得快扛不住了,在心跳微微快起來的時候,聽到家里的門響起了開鎖的聲音。燃起的強烈心思猛地掐滅,她抬頭往大門方向看了一眼。

    視頻那頭的人看珠珠移開了目光,看她沒再聽了,又叫她:“小仙女……”

    珠珠沒掛視頻,也沒再把注意力全放到視頻上。她聽著腳步聲看著井珩走進陽光房,看向他打招呼:“你回來啦。”

    手機里傳出男生的聲音,“誰回來啦?”

    井珩聽到男生的聲音,神經驀地一緊,但沒表現出什么。他看珠珠那姿勢,好像在跟誰視頻,自己也便沒走過去入鏡,只是到側邊看了眼,隨口問了句:“在跟誰視頻?”

    珠珠微仰著頭看他,“秦冕。”

    手機里傳出女聲的聲音,“這是男朋友回來了吧。”

    確實是男朋友回來了,珠珠把目光收回屏幕上,不再跟秦冕他們多聊,沖他們擺擺手,“你們玩吧,我男朋友回來了,我先掛啦,拜拜。”

    說完等視頻里的人都跟她說了“拜拜”,珠珠才把視頻掛掉。她看起來心情很好,放下手機,看著井珩在桌子邊的椅子上坐下來,和他說話,“他找我出去玩,我沒去,是不是值得表揚?”

    井珩笑一下,目光和聲音都溫和,“嗯,值得表揚。”

    鬼知道,他心里的感受和臉上的表情完全是兩回事。

    他不知道秦冕怎么突然又跟珠珠聯系上了,還要帶她出去玩。這件事讓他心底生出不安,并且不太能當作沒感覺。珠珠的交友圈在擴大,開始出現別的男生,他現在有點焦慮。

    可這是一件不可避免的事情,珠珠的心智不斷成熟,生活圈子就會越來越大,生活里也不可能一直只有他一個人。她會遇到各種各樣的人,也會遇到喜歡她追她的人。

    可能……也會遇到自己喜歡的人……

    有時候井珩覺得自己應該慢慢學會放手,任由珠珠按自己喜歡的方式長大,去過自己想過的生活。但他有私心,一直以來又付出太多,在珠珠身上耗費了很多時間精力,便有點做不到。

    晚上洗完澡躺在床上,井珩腦子里有幾種思想在強力碰撞,久久不能入眠。一是珠珠不斷擴大的生活圈讓他感到焦慮不安,二是他的感情,三是人妖殊途。

    實在睡不著,腦子里全是這些,還會想起珠珠和秦冕視頻的事情。心里悶得不行,井珩便直接起床不睡了。開門出房間,去酒架上拿一瓶酒,再拿個酒杯加上冰塊,到吧臺上喝酒解悶。

    倒了大半杯的酒,喝也只喝了大半,腦子里還是在想那些理不出清晰頭緒的事。他還記得自己跟王老教授說過,不理性的感情都是自尋煩惱,完全沒有必要。

    當時王老教授說他——“井珩,我可還真就等著看了,看你無可救藥喜歡上誰那一天,看你怎么自尋煩惱。”

    他可真行,不過一年的時間,真就開始自尋煩惱了,要讓王老教授看笑話了。他才知道,他原來也會控制不住自己飛騁的思緒,亂得腦仁都縮緊在一起,又憋又悶又煩心口又痛。

    喝酒解憂么?

    倒也不見得能解。

    一杯酒喝完,井珩又給自己倒上了第二杯。第二杯剛喝一口,放下杯子的時候眼睛發現有點花,看到珠珠披著微微揉亂的長發出現在他面前,表情微懵,在吧臺對面的高腳凳上坐下來。

    井珩以為自己喝多眼花了,結果卻是真的珠珠出來了。

    珠珠還沒十分清醒,表情懵懵呆呆,坐在吧臺邊,把兩條胳膊疊起來放在吧臺上,微耷的眼皮和她萌萌亂的頭發異常搭,看著井珩問:“你怎么不睡覺啊?”

    知道不是自己眼花了,井珩放下手里的酒杯。酒精作用于大腦,他有點沒有平時那么能控制表情和情緒,卻還是笑了一下說:“不太困,起來喝點東西。”

    珠珠看看他酒杯里的東西,眼睛睜大了些,問他:“酒嗎?”

    井珩看著珠珠,沒有說出話。他覺得珠珠無時無刻不在吸引自己,臉蛋模樣沒變過,漂漂亮亮的,可以很乖,也可以很萌,調皮鬧起來的時候像個小傻子。

    珠珠看他沒說話,抬起頭來看向他,在他眼里看到了不一樣的情愫,她以前從來沒見過。她知道井珩對她好,幾乎是無底線寵她,但那種寵都是主人對寵物的寵。

    她現在也不是什么都不懂,偶像劇追得臉紅姨母笑想跺腳,看小說也看得賊興奮。碰上井珩這樣的目光,她心里驀地一慌,心跳漏半拍,下意識往后縮了一點身子,離吧臺遠了些。

    井珩把珠珠這細小的動作看在眼里,瞬間清醒了一些,低眉垂下目光,端起酒杯又送到嘴邊,張嘴喝下一口。放下酒杯,手指捏在杯身上沒動。

    他在想什么?

    在想她情竇初開就喜歡他,真給他生孩子嗎?

    他在她心里確實有不可替代的位置,是她最重要的人,但都和男女之情無關。以前所有的相處,她都是心思單純的,只有他在亂動心思而已。她沒有喜歡上他,她沒變過。

    而且,他明明知道人和妖在一起有風險,結局難料,卻還是幻想她能喜歡上他,給他感情上的回應。他這樣的自尋煩惱不理智,讓自己都想忍不住鄙視自己。

    珠珠則是沒太看懂井珩的行為,他表情變化太快,上一秒看她的眼神還是熱的,下一秒低眉就涼了。好像是有心事在喝酒,但沉穩淡定的模樣好像又完全沒事。

    井珩當然不想讓珠珠看出自己的心事,但因為酒精的作用總是忍不住流露,他收回捏在杯身上的手,猶豫了一下突然開口說:“珠珠,不要喜歡上人類,不要談戀愛。”

    珠珠聽到這話眼神微微暗了一下,片刻問他:“因為我是妖嗎?”

    井珩低眉點一下頭,“嗯。”

    珠珠眼神更暗了,司胤真人和花青都跟她說過,人和妖不能在一起。井珩現在也這么說,她還能說什么?

    她默默垂下目光,默了一會說:“哦。”

    應完這一聲也沒在吧臺邊多坐,屁股滑下高腳凳,轉身就往房間去。走兩步又突然回來,到吧臺邊伸手捏上井珩的酒杯,看他一眼說:“我想喝這個。”

    井珩還沒來得及說話,她端起來“咕嚕”一口,把剩下的小半杯酒全喝完了。喝完放下酒杯,緩了好一會酒勁,才又抬起頭來看向井珩,問他:“我變成人就可以了嗎?”

    井珩沒聽說過妖能真變成人,他看珠珠喝了酒,眼神有點恍惚起來,立馬從吧臺對面過來,直接打橫抱起珠珠,把她往房間里抱,“先睡覺吧。”

    珠珠本能地勾住他的脖子,看著他的側臉,還是問他:“變成人就可以喜歡人了嗎?”

    變成人自然就沒有跨種族的問題了,可是妖怎么變成人?這是完全沒聽說過的事,應該也是不可能的。為了讓珠珠安心睡覺,井珩只好哄她,“可以,不說了,我們先睡覺。”

    珠珠卻不住嘴,繼續問:“隨便誰都可以喜歡嗎?”

    井珩下意識想到了秦冕,想到了自己現在在用男女朋友的關系束縛著珠珠。她大概是想要自由的,而他剛才已經說了一遍讓她不要談戀愛,現在說不出了,便點頭應了句:“嗯。”

    珠珠滿意了,感覺頭很暈,靠在他胸口閉上了眼睛……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