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64、第064章

    把情況都了解清楚了, 確定了樊易對她不是有所企圖,珠珠這便不再多想,埋頭看起她的資料書。(www.vzwzdv.live)她主要看的是數學,遇到沒見過的知識點就轉身問一問樊易。

    樊易給她講一個知識點,會把相關知識點帶起來都提一下,確實比她前后翻書或者在網上目標不明確的地搜索,效率高很多。有人總結似地帶著學, 自然比自學輕松。

    珠珠認真地埋頭看了二十多分鐘的書, 看得正認真起勁的時候,被兩個女生的聲音打斷了注意力。不用太刻意去聽,就把兩個女生說的話聽了十分清楚——

    “我下午不想上課了,太丟臉了……”

    “別想這么多啦, 地滑摔一跤怎么啦?誰還沒摔過跤啊?”

    “可是真的太丟人了, 我從來沒這么丟臉過……”

    珠珠和樊易與吳韻靈和她旁邊的女生互相看到對方的時候, 吳韻靈兩個人停住了說話。經過食堂那一場正面交鋒, 她和珠珠現在碰到,就有點仇人的感覺了。

    想想中午在食堂,她剛剛嘲諷了珠珠而得意, 結果得意都沒持續到兩分鐘,就臉著地出了那么大的糗。摔趴進餐盤里的那一刻,她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現在再看到珠珠和樊易兩個人在樓頂,滿滿的私下約會的既視感,她更覺得憋屈難受了。學校所有人都知道她喜歡樊易,追了他很久, 是最有可能和他在一起的人。

    結果,這個學渣又要截她的胡!

    搶了她即將到手的校花位子,又要搶她的男人!

    珠珠在學校已經呆一個多月了,現在當然知道學校出名幾個人之間的八卦。她看著吳韻靈的臉色變化,慢慢變到要吃了她一樣,她便合起了自己的資料書,打算默默走人。

    吳韻靈和樊易之間的事,她肯定是不要摻和的。不想主動惹這些事,她現在心里只有一個想法——抓緊一切時間把沒學完的高中課程學完,下次考試一定要考好,不要再排名倒數。

    然而她剛拿好書起身要走,屁股離開椅子還沒站起來呢,突然被旁邊的樊易抓了胳膊一按,又猛一下坐了回去。坐下還沒來得及反應,樊易又毫無預兆的,伸手一把攬住了她的肩膀。

    珠珠驀地一懵,轉頭看了眼樊易。

    而此時吳韻靈眼睛猛地瞪大,被刺激得快要哭了,氣急敗壞地喊了一聲:“樊易!”

    喊完真哭了,跺腳道:“我要去告訴老師!”

    珠珠懵著表情再轉頭,就看到吳韻靈梨花帶雨地轉身跑了。她旁邊的女生也沒站著,跟著吳韻靈跑去樓梯間,直接離開天臺下了樓。

    等珠珠反應過來的時候,樊易已經把那只攬過她肩膀的豬蹄拿走了。他跟沒事人一樣,繼續懶懶地靠到長椅上,對珠珠說:“時間還有,不著急走,還可以再看會。”

    珠珠轉頭盯著他,“你干嘛?”

    樊易一副沒大事的樣子,“解決點麻煩。”

    珠珠思考著,“你是不是在利用我?”

    樊易沒否認,慢慢點了下頭,學她的樣子,十分認真坦誠,“我記得你剛才才說過,有什么需要你幫忙的,盡管開口……”

    “……”

    珠珠微微抿住氣,目光往上翻了翻,突然伸腿踢了樊易一下。結果根本沒踢到,被樊易直接躲過去了。然后他動作比珠珠快,直接就剪住了她那條腿。

    踢出去的腿收不回來了,珠珠急得拿書往樊易身上打,“放開。”

    樊易沒放,有點無賴道:“叫哥哥。”

    珠珠更急了,“你個神經病!”

    幼稚鬼!

    樊易很聰明地在珠珠沒真惱起來的時候放開了她的腿,靠回長椅上坐好,一副很放松心情無比好的樣子,對珠珠說:“放心,她應該不會告訴老師。”

    珠珠的情緒被他牽著走,“為什么?”

    樊易看向她,“根據她的行事作風,只要我不說你不說,她是不會主動告訴別人,我在追你,或者我和你已經在一起了的。這種八卦傳開了,她多沒面子。”

    珠珠想想,覺得挺有道理的。她有點放心了,一副不好惹的樣子看著樊易,“你今天坑了我,我記住了,你以后可別給我機會,不然我肯定坑回來。”

    樊易看她那有仇必報的樣子,根本感覺不出來她有大他幾歲,相反完全可以當作一個可愛小女孩來看,于是不自覺笑一下,淡定地說:“隨時等你來坑。”

    珠珠不跟他較勁閑聊了,被吳韻靈出現這么一鬧,距離下午第一節課的上課時間已經不剩幾分鐘。她抱好自己的書起身,認真地對樊易說:“快上課了,我走了。”

    樊易沒起身,“你先走吧。”

    珠珠不管他走不走,抱著書轉身下樓去了。

    樊易看著珠珠的背影走遠,轉個彎消失在樓梯口。他心情很好地站起身,沒有立即下去,而是站在天臺邊看了看學校里的春日景色,然后才慢悠悠下樓。

    ***

    珠珠因為月考成績被嘲后,心里攢了一口氣,不能忍受這么丟臉的事情再發生第二次,便果斷開啟了學霸模式。白天在學校上課做作業,晚上到家里繼續補功課。

    她回家沒有跟井珩吐槽自己在學校遭遇的事情,井珩自然也就不知道。等井珩發現她有情況,她都在家熬夜好幾天了,每天都是看書學習到凌晨才睡。

    井珩也是無意間半夜起來,看到她房門下的縫隙里還漏著光,才知道她晚上沒睡覺。疑惑著敲了門進去,發現她還在亮著燈埋頭學習呢。那認真勁,仿佛要上清華北大。

    井珩對珠珠的學習成績沒什么高要求,只要她能和普通女孩子一樣,不會跟不上社會和時代的步伐,就可以了。按她目前的能力,一邊上學一邊補以前的內容,參加高考問題不大。

    他看珠珠這么過分拼命,自然過去合上她的書,跟她說:“這都一點多鐘了,不用這樣,學習要勞逸結合才行,這么著急干什么?”

    珠珠回回神,仰頭看著他,“我的靈力能撐住啊,我想下次考好一點,不要再排名倒數,丟臉被人笑話了。她們都比成績,我不能輸。”

    井珩多想了一點,問她:“有人笑話你?”

    珠珠其實不想跟井珩說學校的事的,因為他每天工作很忙,她不想讓他再多操心她的事。但現在井珩發現了問題,并問起來了,她就猶豫了,因為她說過不會再對井珩撒謊。

    想了一會,珠珠點了點頭,“她們笑話我是繡花枕頭大草包,是沒有用的花瓶,說我會成為朱八屆,姓朱的朱,復讀八屆高三的八屆……我不能一直讓她們笑話我……”

    井珩不知道她正在經歷這些,突然覺得自己有點失職,但還是問了句:“為什么不跟我說?”

    珠珠抬起目光看向他,眼神認真,“你工作那么忙,我不想讓你操心,而且我也沒覺得怎么難過,就是想爭口氣,讓她們都閉嘴。最近有校草給我補課,我進步還挺大的……”

    井珩被“校草”兩個字刺了耳膜,心臟不自禁皺縮了一下。他看著珠珠的眼睛,面色上倒是沒什么變化,出聲問:“校草幫你補課?”

    珠珠點點頭,“就那個長得還行的校草,成績還挺好的。每天中午幫我補一會,主要是我哪里不會就問他,他可以給我講一下,比我自己學快一點……”

    井珩感覺自己的呼吸在變重,他把表情和眼神都穩住了,片刻后才又出聲,“不要麻煩別人這種事,以后回家我幫你補,我是專業的。”

    珠珠看著他,想了想,“可是你每天上班都很累了……”

    井珩才不要她這種體諒,這種體貼懂事不需要用在他身上。他輕抿口氣,給珠珠講邏輯,“那你們校草每天上課累不累?你跟他親,還是跟我親?”

    珠珠想都不想,“當然跟你親啊。”

    井珩“嗯”一聲,“那不就是了?什么時候遇到事情不跟自己最親近的人說,不麻煩自己最親近的人,反而要去麻煩外人了?我們不欠別人這種人情,好嗎?”

    珠珠覺得自己受到了教訓,她看著井珩眨巴兩下眼睛,憑著自己心底隱隱冒出來的直覺,猶豫著問了井珩一句:“是不是我沒告訴你,還麻煩了別的男生……你生氣了?”

    井珩想繼續掩飾說“不是”,但怎么也沒說出口。他看著珠珠的眼睛,面色和目光都很認真,最后順應內心地出聲應了一個字:“嗯。”

    珠珠知道了,移開目光不再和他對視,眼珠子在眼框里轉一圈,仿佛在思考,最后又落在他的臉上,點頭道:“我知道了,那我以后不麻煩他了,回來累死你。”

    本來心情還挺暗的,聽珠珠這么一說,井珩沒忍住牽了下嘴角。想笑又忍著,把笑從嘴角掩下去,目光軟下來看著珠珠,“再強調一遍,以后在學校遇到任何事,都要回來跟我說。”

    珠珠繼續沖他點頭,心想如果不說他會不高興的話,那就都說吧。反正他一直都是很厲害的,解決了她生活里所有大小事,應該也不會被她的這些小事打擾到什么。

    深夜談心到此結束,井珩拿珠珠的手機看一眼時間,問她:“已經很晚了,你現在是上床睡覺,還是打算再學一會?”

    珠珠可還記著考試目標呢,覺得自己的精神狀態還行,便還要再學一會。她不是凡胎肉身,這種程度的熬夜,對她來說問題不大。只要她有靈力,精神就能永不掉線。

    井珩看她還要學,自己便沒走,反正已經睡過一覺了,現在不困。他坐下來翻開課本直接給珠珠講課,以簡單易懂的抓重點方式,把沒學過的知識內容講給她聽。

    珠珠一邊聽一邊點頭,為了成績,一點也不分心走神。她現在也有分辨能力,覺得井珩比她們老師講得還好,方法很巧妙,讓她能很快理解,而且記得也快。

    高中的知識本來就比初中難,要費很多腦子。她平時自學并不輕松,現在聽井珩這樣跟她講,瞬間就覺得輕松了不少。于是心中默默贊嘆,果然他是專業的,很厲害。

    珠珠學了整整幾個小時,最終還是沒撐住,在井珩的講課聲中趴在桌面上睡著了過去。井珩抬眼看她睡著了,也便放下了手里的筆,并合起書來。

    他坐在桌邊沒動,盯著睡著的珠珠看了會。小妖精模樣一點沒變,卻是明顯地長大了。雖然她還是單純,思維還是有點直來直去,但終歸不再是小孩的智商了。

    井珩眼神專注地看了片刻,感覺珠珠睡熟了,才起身到她旁邊抱她起來,打算讓她躺到床上去睡。抱著她起來轉身沒走兩步,突然聽到她趴在他懷里軟聲嘟噥了一句。

    “你喜歡我嗎?”

    井珩把這句有點含糊的話還原完整的時候,下意識停住步子,微微愣了一下……

    珠珠沒有睜開眼睛,一副仍在熟睡中的模樣狀態,停聲一會后,又繼續含含糊糊說:“不是主人對寵物的那種喜歡……是……男人對女人的那種……喜歡……”

    井珩低著頭看她,努力整合還原她含含糊糊的話。氣息瞬間輕到自己都聽不見,心跳卻異常明晰。他抱著她站著沒動,認真看著她埋了一半在他胸口的臉,片刻后低聲道:“喜歡。”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