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vzwzdv.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91、第091章

    珠珠點一下頭, 順著思路往下想,繼續問:“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不是早就可以通過出生日這個線索,確認出人選,然后守株待兔捉到她?”

    劉天師搖搖頭,“范圍太大,太難了。(www.vzwzdv.live)之前一直在嘗試, 但根本不知道女妖下一個地方會選在哪里。即便知道她落腳在了哪里, 縮小地方范圍后,篩查出來那一天出生的人也比較多,有的還不是本地出生人口。并且那自殺的十個人里,男女都有。我們不知道那三魂七魄都轉世成了誰, 就很難守株待兔。”

    聽著這樣的話, 珠珠思緒又不自覺飄遠了些。她突然想起來以前井珩跟她說過的話——人只要死了, 即便是投胎轉世, 轉世后的那個人也不是前世的那個人。

    現在想想也是吧,連轉世后的性別都不一定相同,怎么可能是同一個人呢?

    像劉天師說的這種, 一個人差點魂飛魄散,三魂七魄被保住,還能分開重新集結靈氣分別轉世成人,那這有男有女的十個人里,誰是前世的那個人呢?

    誰都不是,所以花青才會引這些人自殺, 抽掉他們魂魄中她需要的那一縷,重新組合起來,再找個合適的男身,讓前世的那個人復活過來。

    劉天師不知道珠珠在想什么,繼續自己的話,“不過這個方法我們仍然在用,女妖留在夢城沒走,那說明她打算在這里找合適的男身。性別和出生日確定,范圍會更小一點,希望這次運氣能好。”

    珠珠雖然稍微走神想了別的,也把劉天師的話都聽清楚了。

    她沖劉天師點點頭,繼續圓謊:“我記得她的味道,一定也會幫你們留意。只要我知道她在哪里,就馬上通知您。”

    說完她又想到什么,接著就問:“可是,她有玉髓花嘛?”

    怕暴露出什么,連忙又補一句:“還有這玉髓花是什么花?從來沒聽過的。”

    劉天師搖搖頭,“我也不是很懂,第一次聽說這個東西,典籍里也只是記載了這么一筆,沒有其他詳細說明。至于是什么樣的花,哪里可以采摘,還有其他什么功效,就不得而知了。而那個女妖有沒有玉髓花,我更不知。”

    這種花的名字,珠珠記得比什么都深刻。花青告訴過她,她如果想要變成人,必須得要這種花,其次便是強大的法力加忍痛卸掉蚌殼,經歷一場重生。

    重生不了的話,就是死。

    看劉天師也不知道更多,珠珠便不再多問了,還是表態會幫他們一起捉妖。

    坐著把該聊不該聊的都聊完了,老單和劉天師沒有留下來吃飯的意思。珠珠一個女孩子,他兩個老男人多留也不合適,便告辭上車走了。

    走前珠珠留了號碼給劉天師,仍對他說:“降惡妖這種事,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不然不知道下一個是不是就禍害到了自己頭上。我會到處幫您留意,您那邊如果有什么進展,也請讓我知道。”

    劉天師答應下來,覺得多個人幫忙多份力量。

    珠珠站在門外目送老單的豪車走遠,豎起了耳朵聽老單和劉天師上車后說什么。她怕劉天師是看出了她是妖,但故意裝著沒看出來,想利用她抓花青出來什么的。

    但聽到車子開車聽力范圍,也沒聽見劉天師有說她什么。

    劉天師上車后就對老單賣弄了一通,對他說:“你感覺出來沒有?這里真是好地方,風水好靈氣也盛。我跟你說,這樣的地方最適合修道。”

    老單是笑著的,“那要不跟井老師說說,讓你來他這里住,助你成仙?”

    “我成仙?”劉天師嗤笑,“我怕是沒這命,舍不下這花花世界。”

    ……

    珠珠站在門外一直到聽不見老單兩個人說話,才轉身回去屋里。

    把劉天師送走了,自然也松了口氣。

    她走去陽光房的吊椅上坐著,在吊椅上悠悠晃著,把劉天師說的話全部在腦子里又過了一遍。她不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但已經忍不住有點信了。

    還有她想,劉天師為什么沒看出她是妖?

    想了很久沒想通,后來腦子里靈光一炸,突然好像想到了。

    她想到了花青剛從石頭里被放出來那會,一直住在家里,老單找的天師也一直沒探到她的妖氣。后來她離開夢城,天師才通過翡翠珠子探到她。

    還有井珩這里靈氣多適合修煉的話,不止劉天師說過,花青也說過,她自己當然也有感受。如果這靈光一炸沒錯的話,是不是井珩這塊地方掩蓋掉了她和花青的妖氣?

    而且這地方的靈力足夠強,讓她們在小范圍內活動,都不會泄露妖氣。

    就像以前她總帶花青出去逛街吃喝喝,也沒被老單請的天師發現。

    珠珠覺得自己這靈光一炸的想法,很有可能是對的。于是晚上尤阿姨和老馮大爺都留在自己屋里休息,而井珩還沒回來的時候,她獨自一人又去了院子西北角。

    西北角是一堆假山造景,石頭錯落有致,后面堆得很高。因為堆得錯落,就在最后面空出來一塊比較大的洞穴。花青之前一直在里面修煉,珠珠平常也會來。

    洞穴沒門,珠珠直接化風進去。

    到了里面發現空無一人,但她嗅嗅鼻子就知道了,并不是真的沒人。

    這洞穴空間不大,通風效果不是很好,有很明顯的花青身上的味道。

    幾年前的味道肯定留不到現在,花青必然是回來了,只是沒讓珠珠知道。

    珠珠的直覺告訴她,花青現在可能就藏在這洞中的某處。大概是聽到了她過來的動靜,直接變身藏起來了。不管直覺對不對,珠珠直接開口叫她:“花青姐姐。”

    花青此時正化身成了一顆小石子躺在洞穴最隱蔽的角落里,默不作聲。她知道,以珠珠的修為法力,根本拆穿不了她的障眼法。

    她不想再和珠珠見面。

    珠珠卻不死心,繼續說話:“回來了為什么不見我啊?我賺錢了,賺了很多的錢,我賺了第一筆錢就給你買了手機。以后不管你去哪里,我都能隨時和你聯系。”

    花青心有動容,卻仍然默聲不動。

    珠珠又嘗試叫了她很久,和她說話,但始終沒有把她叫出來。珠珠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在,發現實在叫不出她,才怏怏著回去。

    回到房子里井珩已經回來了,見了面便問她今天老單過來說什么。

    珠珠有點沒精打采地坐去沙發上,拿起抱枕抱在懷里,呆呆地把老單和劉天師今天過來說了什么跟他說了。

    井珩很敏感,“你去找花青了?”

    珠珠轉頭看向井珩,“我覺得她就在洞里,可是她不出來,不見我,所以,單爺爺他們說的是真的?她害死了十個人,現在在找第十一個?”

    事情發展到這樣,井珩覺得不相信也有點難了。他知道珠珠對花青的感情,覺得自己說什么都不合適,只能把她攬在懷里撫慰她。

    花青已經害了這么多人,不管她是為了什么,都不可能再留她在人間繼續作亂下去。就算老單一時半會抓不到她,也總有她自食惡果的一天。

    ***

    劉天師答應了珠珠,事情如果有進展,會告訴她知道。一天后劉天師就給她打了電話,把最新進展詳細跟她說了一下。

    就是他們通過篩查所有本地居民和暫住居民,這次運氣很好,只篩找到兩個符合條件的,八八年八月八日出生的男性。

    兩個這數量很少,便容易操作多了。

    珠珠看劉天師有了線索頭緒,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嘴上說的是:“我最近沒什么事,在家休息,我幫您一起捉妖行不行?我可以聞味道,也不至于錯傷無辜。”

    劉天師正愁于探不出花青的妖氣,如果珠珠真能靠味道確認,自然能幫他一個大忙。

    根據自己對女妖做事的縝密程度的了解,劉天師推算,女妖肯定會先接近這兩個男人,然后用最穩妥的方式把人騙走,在不影響任何其他人的情況下,把人弄到沒人的地方,安心施法換魂。

    劉天師覺得,只要他安排人盯住這兩個男人,再通過觀察這兩個男人身邊的女性,確定誰是那只女妖,他們就能成功。而確定誰是女妖這個任務,現在就要交給珠珠了。

    劉天師不懷疑珠珠是否真能辨別女妖的身份,因為他現在完全沒有其他辦法。只要珠珠能確定女妖是誰,他就能有信心捉住女妖,把她再次鎮壓起來。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你今天吃飯沒呢 5瓶;某某琴 2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